第三百九十三章 論爭 3

“古往今來,多少才俊出世,然而誰能保一個皇朝不滅?沒有!”穆揚靈眼睛直視他們道:“諸位大人知道為什么嗎?”

“因為百姓吃不飽,穿不暖,無屋可居住,病無可醫,子孫沒有出路,生命無保障,只要這些問題一日不處理掉,有一日他們被逼到了極致依然會造反!”

“百姓就跟彈簧一樣,當有暴君昏官逼迫時他們只能盡量拉伸自己的身體去屈服,繼續屈服,一直屈服,直到暴君與昏官將他們逼到絕境,然后‘砰’的一聲彈簧松開來或斷裂開來,不管是前者還是后者,反彈的壓力都會一直拉著彈簧的人受傷,之前拉得多狠,受的傷就有多重。.XshuOTXt.CoM ”

穆揚靈道:“我兒提出改革官制不過是看不過是擔心二三百年后大齊要走大周的老路。”

“在場的諸位有不少人都是從前朝留下來的大人,應該明白前朝的吏治有多混亂,江南百姓中有一句話,叫‘一年清知府,十萬雪銀!’,一個一年收入十萬銀的知府都敢自稱清廉,那那些不清廉的知府呢?”

“朝廷三申五令不準貪酷,京城有御史臺與刑部,地方上也有御史巡查,但這些貪官污吏為何就能屹立不倒?”

穆揚靈沉著臉道:“因為你們官官相護,因為你們全都牽扯其中,因為你們全都得到了利益,包括上位的景炎帝,他也貪污了百姓的銀錢!”

穆揚靈這一番話說得大家臉都青了。

但這還沒結束。

嫌齊文謹的話難聽?穆揚靈會用實際行動告訴他們,沒有最難聽,只有更難聽。

“秦芳之事過了不到三天,他貪酷的銀錢想必你們還有印象吧?如果說大周朝下數萬名官吏喝的是湯,那他吃的就是肉,而景炎帝喝的是血!”

“大齊吏治為何能清明?因為圣上廉潔勤儉,而大齊建國才十三年,諸位大人還沒忘掉太康初始幾年的腥風血雨,所以那手才沒伸得更長,這就是上行下效!”

“但上行下效取決的是上位者的人品,人心是這個世上最難保證的東西,與其寄希望于它,不如寄希望于制度,就算有一天皇位上出了一個奢靡的皇帝,吏治該清明還是會清明!所以這官制得改,而且還得大改!以預防有一天上位出現個奢靡昏君,底下的百官不會跟風去搜刮百姓,凡是伸手被查到的,該砍就砍,該流放便流放,只有這樣才能保證我大齊長治久安。”

眾臣驚呆了,這是打算把他們往死路上逼嗎?

盤腿坐在最末尾的一個四品年輕官吏忍不住道:“那要是皇上逼著我們搜刮百姓怎么辦?”

穆揚靈還沒說話,小熊就已經鄙視他了,“不是合理之事你直接拒絕便是,你又不是佞臣,何必如此討好順從皇帝?”

眾臣再去看皇上的臉色,紛紛失望,皇上的養氣功夫越來越厲害了,竟然臉色都沒變一下。

坐在上面的齊修遠心里卻已經在抓狂了,這樣蠱惑群臣不聽皇帝鹽真的好嗎?

榮軒覺得穆揚靈說的過于理想化,問道:“那你覺得這官制該如何改?”

穆揚靈正襟危坐道:“首先是丞相,丞相權利過大,御史臺雖能監督丞相,卻也有頗多限制,不如廢丞相,立內閣,讓四位大人分丞相權利,再將行政權利適時下放,不僅能削弱四位內閣的權利還能鍛煉百官的行政能力。”

穆揚靈又道:“然后是地方官制改革,圣上,如今北地與西地已收回,但地名有用幾十年前的漢名的,也有用大金和西夏取的名字,地方政務混亂不堪,有些地方甚至在幾個州府的管轄之內,從屬拉扯不清,以至于連百姓都不知道自己屬于哪個州府。”

齊修遠立即道:“這個問題各地知府都寫了折子呈上,但因西地剛收回,問題繁多,朕讓左相與吏部戶部考證,不知現在如何了?”

吏部尚書和戶部尚書對視一眼,立即看向榮軒,榮軒就低頭彎腰道:“微臣等商議過,但因失地被割讓達三四十年,一時之間并不能理清。不知王妃有何見解?”

穆揚靈道:“重新劃撥行省,”穆揚靈頓了頓道:“我說的是整個大齊都要重新劃撥,就連地方官員的權責也要重新申定,以明各自的管轄范圍及權責,也好將一些權力下放。”

朝堂頓時嘩然,這個動作也太大了,比齊文謹提的修改律法還要震動。

不僅百官,這下就連榮軒都表示反對,他委婉的道:“此事事關重大,還是應該徐徐圖之!”

“當然,”穆揚靈道:“我也沒說讓你們立時就辦。”

眾人的心才一松,就聽見穆揚靈道:“但你們總要先心里有數吧,反正都混亂成這樣了,既然要重新劃撥行省,那順便再重申官員權責有什么不好?反正大部分都不會變。”

大部分是不會變,可誰知你想變什么要人命的地方?

百官紛紛后悔起來,早知道不讓她開口了,不知道現在阻止還來不來得及?

當然來不及了,穆揚靈說完一條就接著往下說,反正每次朝會都有史官如實記載,到時候他們要是忘了她說過的主意再讓史官翻找記錄便是。

“既然要重申地方官員權責,那官制自然是同時進行修改最好,當下,官員只能靠御史風聞而奏,或是每年刑部和御史臺巡視地方政務,但能當官的都不是傻子,沒有人會貪污受賄后還嚷得全天下人都知道,至于刑部官員與御史巡視就更容易應付了,他們在每一個地方停留的時間有限,只要地方官員對地方的控制力足夠大就不會讓人發覺他們的事,所以我覺得文謹提的修改律法,放開民告官的限制還不夠。”

群臣不約而同的看向之前那個提議讓榮親王妃上朝來自辯的官員,你出來,我們肯定不打死你,只是打殘而已。

那個官員顯然也知道自己闖禍了,縮著脖子坐在席上盡量縮小自己的存在感。

穆揚靈繼續笑盈盈的道:“我認為監察制度應該改一改,應當賦予御史更多的權責。”

< ="fps">< =""lss="s">s: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