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八十八章 一查到底 8

穆揚靈的文章在各階層中都掀起了軒然大波。.XshuOTXt.CoM

每朝都會有個暴君或昏君來結束一個王朝的時代,夏有桀,商有紂,秦有二世,但不管是誰,他們雖被罵做暴君昏君,世人卻總會給他們找各種奸臣或禍水來分擔責任。

比如夏桀的亡國是因為妺喜,商紂的暴虐昏聵是因為妲己,秦二世則是因為被趙高帶壞了,反正皇帝壞都是有一定原因的,不是被紅顏蠱惑了,就是被奸臣欺瞞慢慢變壞了。

像穆揚靈一樣直接指出皇帝之過大于奸臣的還是頭一例。

大齊言論開放,士族們雖覺得穆揚靈的說辭膽大包天,但見宮里的皇上一點反應也沒有,他們也就忍下了。

不明所以的老百姓們見了更加覺得王妃說得對。

而眾人總結下來她文章的意思,發現只有三個要點。

第一,皇帝昏聵則朝政混亂。

第二,丞相權責過大,很容易滋生**及把控朝政。

第三,文武百官分責不明,未能很好的監督百官,瀆職及貪酷現象很容易發生。

第一條大家只能寄希望于皇室教育和選儲君時盡量謹慎,而皇帝一旦上任就很難換掉,因為那意味著血流成河,不管是從大局利益還是個人利益出發都不劃算。

所以大家暫時不予以討論,關鍵是他們也不敢談,這樣的事還是讓皇帝去找他弟媳談去吧。

但第二條和第三條大家卻可以好好的聊聊天,到底要怎么削弱丞相權責,監督好百官。

齊修遠見大家的目光終于從秦芳的身上移開了,求之不得的主動提起這兩件事。

如今大齊已經一統,有些東西也該變一變了。

齊修遠將小熊留在宮中,讓他和小寶一起參與政事。

而點了火就跑的穆揚靈此時正樂滋滋的給齊浩然寫信,告訴他,他拜托她的事她已經完成了。

齊浩然收到信時正帶著人圍剿秦芳剩余的私兵,將小樓買回來的報紙看了又看,再看看阿靈的信,最后無奈的將信和報紙疊好塞進一個大信封里交給小樓,哼哼道:“告訴你們王妃,等爺回去再與她好好的討論這個問題。”

那些犯人最后還是忍不住招供了,不是因為他們被穆揚靈的說辭感動了,而是因為齊浩然和白大人送到他們眼前的資料。

穆揚靈的說法最多是讓他們心神震動了一下,對自己的堅持有了些微的懷疑而已。

但齊浩然調查到的東西卻是直接擊垮了他們的信念。

齊浩然那天與穆揚靈分別后就跑去找白大人,本意是想辦法弄出一些偽造的東西,最好讓那人相信他就是李文遠的孫子,就是被秦芳害后給收養做打手的。

既然要偽造證據那就得徹查李文遠一家,得弄出一些真材實料的東西,要想人相信一件事那就得讓它本身就帶了四五分真才行。

結果查著查著齊浩然發現那人還真是李文遠的孫子。

這一發現讓齊浩然和白大人都覺得心底發寒,由此將懷疑的目光對準了剩余的十多人。

這一往細里查才知道秦芳有多恐怖,他的義子竟大部分是他對頭的后代,都因為對抗他被流放被砍頭了。

被流放的也多半死在了半道上,可以說他的仇家除了袁將軍,其他的都死得不能再死了。

而剩下的則是北疆陣亡將士的后人了。

十來個犯人看到那些證據時第一想法就是:證據是他們偽造的

而齊浩然很快證實了這東西并非偽造,齊浩然還對他們道:“你們年紀最長的不過而立,那你們幼時照顧養育過你們的仆人或師傅應該還活著吧若你們還懷疑,不如去問他們。”

犯人們臉色都一沉,沉默了一個晚上后還是探究自己身世的**占了上風,將那些老仆人和師傅的地址告訴了齊浩然。

齊浩然以示誠意特意帶上他們去抓人,一抓到就把人丟給他們審問。

那些人都曾是秦芳請了來照顧義子或教育他們的,或是家仆或是門客。

國破時這群人死的死,逃的逃,散的散,其中有生活撂倒的,義子們不免在暗中幫扶一二,所以他們是知道這些人的具體地址的。

秦芳當年收留這些孩子時并沒有把他們培養成刺客或私兵的意思,只是單純的覺得愧疚所以出手了,算是給那些人家留一根血脈。

也因此他一開始行事并不機密。

據那些老門客供述,秦芳一開始是帶著善意去收養這些孩子的。

“丞相大人覺得心中有愧,見公子們年幼無知,就想著給北疆的將士和那些忠義之士留一根血脈,而我們都是被選出來照料公子們的,本來公子們長到十四歲就應該下山離開了,”老門客低聲解釋道:“在公子們之前已經有幾位公子年滿十四周歲離開了,不過與你們不同,他們直到離開都不知道是丞相大人收養的他們,丞相大人也不許我們告訴他們身世至于后來丞相大人為何變了我卻不得而知了。”

反正丞相大人喜怒無常,他早已習以為常。

大家臉上都顯怒容,眼冒寒光的問道:“既然愧疚為何要構陷我等父母”

老門客嘆氣道:“時也,命也,你們的父母一心要把丞相大人扳倒,他自然要保護自己。”

眾人冷笑,“他只要不做奸佞之事,我等父母何苦與他為難”

老門客閉了閉眼,半響才道:“丞相大人擅長揣測君上的心思,他所做的不過是君上所想的,就連榮親王妃都知道此事該是景炎帝之過的。”

齊浩然就在一邊冷冷地道:“別將此事扯到王妃身上,景炎帝可沒叫秦芳跟著二皇子造反。”

老門客張張嘴,想到他現在已經不是秦芳的人,而秦芳早已身故,他實在沒必要為了他得罪其他人,所以就閉緊了嘴巴不說話。

因為人是土匪刺客們親自審問的,他們相信了齊浩然拿出來的那些證據,養育他們長大的義父恩人一下變成了害死他們全家的仇人。

信念一下就崩塌了。

他們胸中一直強撐的那口氣一下就泄掉了,整個人都毫無生意,竟跟個活死人差不多了。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