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八十七章 一查到底 7

沒人聽齊浩然的解釋,一行人直接把犯人又給押回天牢了。.XsHuotXT

白大人身邊的隨從小聲道:“大人,要不要趁熱打鐵”

只要有眼睛的都看出那些人松動了,這可是之前從未有過的現象啊。

白大人雖然也心急,但他審理過不少犯人,知道此時一動不如一靜,還是需要再給他們一些思考的時間。

白大人見王妃已和王爺上了馬車要離開,立馬追上去,取經道:“王妃稍等,娘娘以為下一步該如何走才能撬開他們的口”

“這個不應該大人更擅長嗎”穆揚靈疑惑,“我并不擅長此道。”

“王妃過謙了,您帶他們游了一遍街就讓他們態度松軟”

“白大人,”齊浩然從穆揚靈后面伸出腦袋來,打斷他道:“審訊一事王妃的確不擅長。”

齊浩然義正言辭的道:“既然攻身不成,那我們就攻心,此次王妃就是攻心,白大人就照此去做便好。”

說得好聽,誰不知道攻心為上啊,可之前誰想過把他們拉出來逛街

白大人覺得在審訊上榮親王比自己都不如,他的意見不用聽了,因此依然巴巴的看著穆揚靈。

穆揚靈眨眨眼,道:“之前你們不是說其中有一個像李文遠嗎或許這是一個突破口。”

白大人立即看向齊浩然。

齊浩然輕咳一聲,尷尬的在穆揚靈耳邊低聲道:“我那是胡謅的,不是見他們遲遲不松口才用的無奈之策嗎”

“不錯,那李文遠家被抄家流放時他那孫子都三歲了,不會一點記憶也沒有,”白大人小聲道:“那話也就是在他們心神震動時才有些作用,事后再提起就是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了。”

“那土匪是不是真的與李文遠相像”穆揚靈堅持的問道。

“這倒是真的,”齊浩然道:“我小的時候跟李府的幾位公子打過架,后面先生們叫家長來時我見過他,那人的確與李文遠有些像。”

“那不就行了反正你們當時又沒咬定他就是李文遠的孫子,只是說他們長得像而已。”穆揚靈很無辜的看著他們道:“要不然你們再拉他們出來逛街,多聽聽百姓們有多恨秦芳”

齊浩然立刻道:“阿靈你忘了答應幫我遏制這些輿論的了”

穆揚靈就拍拍他的手道:“那是另外一件事了,你放心,我肯定幫忙。”

穆揚靈的幫忙就是把水攪渾。

她不可能真的去幫秦芳洗白,她所謂的替他說話不過是把更多的人拉出來分擔責任罷了。

因為她是報館的東家,所以她直接走后門將文章同時發表在時報和文秀報上。

而齊浩然看重的也是她的這種號召力,因為開辦報館和豐收糧鋪,阿靈在民間的影響力比他還盛。

這次穆揚靈不講什么大道理,她只是簡單的以自己為例。

穆揚靈在文章的開頭就點明態度,要說與秦芳的仇恨,她并不比任何一人少,要說對秦芳的反感,她不敢說第一,但第二第三總是能排上號的。

理由有三。

一,她是興州府人氏,自小生活在邊關,家國之仇的體會比之非邊關百姓要更深。

二,秦芳曾想把自己的庶女嫁給自己夫君做平妻,就算沒成功,依然有奪夫之恨。

三,秦芳留下的人手想殺的是齊氏子弟,而她的夫君,兒女都是齊氏子弟,且因為秦芳是間接因齊浩然而死,齊浩然和他的兒子們被列為頭號刺殺對象。

所以不管現階段她是最有理由恨秦芳的人之一。

但不代表她就能因此將亂世的責任完全歸咎在秦芳身上。

秦芳只是個臣子,還是一個寒門出身的臣子,就算他是丞相,他也依然受御史監督,百官也可以彈劾于他,束縛他的權利。

穆揚靈還特意將大周的官制以列表的形式稍做說明,以告訴大家,秦芳這樣的梟雄之所以能夠一步一步做大,不僅僅是因為他的能力,還因為當時朝政混亂,官員奢靡貪瀆成性,大周時,為官卻不愿同流合污的有幾人,那幾人伺候在何處

秦芳在任戶部左侍郎前還是嚴太傅的學生,據說很受嚴太傅看重,難道當時嚴太傅也看錯人了不成

嚴太傅沒看錯人,天下萬民也沒看錯人,在嚴太傅未與他絕交前秦芳的確做過好一陣的好官,不知益州百姓可還記得他們景炎八年送出去的那柄萬民傘。

一個曾經得到萬民傘的官員變成了舉世聞名的大奸臣,難道只是他一人的錯嗎

在秦芳行奸臣之事時,當時的文武百官在干什么,皇上又在干什么

秦芳每每提議增加捐稅時皇上反對了嗎文武百官反對了嗎

彼時天下是姓郭,不姓秦。

穆揚靈質疑道:“將大周的亂政完全歸于秦芳是否有失公正,畢竟拿主意的是景炎帝,當時的文武百官有多少人站出來反對了”

穆揚靈問道:“你們對抗的一直是秦芳,但其實你們最應該對抗的是自己和那位高高在上的帝王”

林維德將報紙放下,眼睛閃閃發亮,問隨從,“外面如何了”

“鬧翻天了,”隨從道:“時報和文秀報都被搶空了,好幾個書院的學生因為意見相悖打起來了,聽說連國子監的幾位博士都親自擼袖子上了。”

“百姓們則要安靜些,覺得王妃說得有道理的漸漸都不再罵秦芳了,反而把先帝罵了一頓,慶幸大齊取代了大周。”隨從笑道:“爺,王妃這篇文章真這么好,一下就把大家頭疼的問題給解決了。”

林維德笑道:“她倒是把前一個問題解決了,卻又把一個更嚴重的問題拋到了眾人面前。明日朝會諸公只怕要鬧翻天了。”

“什么問題”

林維德眼中異彩連連,含笑著拍了拍桌上的報紙,一字一頓的道:“削弱丞相權利,監督其責”

隨從張大了嘴巴,道:“這丞相權責不是歷來如此嗎怎么還能改”

“皇帝都能換人做,這世上還有什么是不可能的”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