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七十八章 一查到底 1

齊修遠看向小熊,問道:“那小熊你怎么又跑進宮來了”

小熊實話實說道:“我們有大事要跟您說。 ”

小寶見齊修遠好似沒其他問題了,立刻拿了秦芳的畫像出來,將這一路上的事說了。

齊修遠立刻將那些小問題都丟到了一邊,接過小寶手里的畫像,越聽臉色越沉,聽到最后就問道:“那刺客和土匪呢”

“都押在四叔府上呢,”小寶道:“本來是要把他們交給四叔調查的,但四叔不在家,我也不好把他們押進皇宮,所以就讓侍衛們留在王府看守了。”

齊修遠微微點頭,半響才反應過來,臉色微:“所以你一回京就去你四叔府上就是為了讓他處理這事”

小寶見他生氣的模樣,迷茫道:“難道這事不是該四叔管嗎”

那就不知道先回家看看老爹我

虧得他這么擔心他。

齊修遠控訴的看了兒子一眼,揮手道:“行了,你退下吧,這事你們不用管了。”

小寶小心的看了父親一眼,問道:“父皇,秦芳真的是大奸臣嗎”

齊修遠冷哼道:“不然你以為他還是大忠臣”

“那為什么那些人如此忠心于他我想就算他們真被秦芳洗腦了也該知道善惡是非,既如此又怎么會一心要殺我們齊氏為他報仇”

“等一等,”齊修遠舉手打斷兒子的話,瞪著眼問,“你剛說秦芳對那些土匪干什么洗腦這腦子還能洗怎么洗,掰開來洗嗎”

小寶&小熊:“”

“皇伯伯,你竟然不懂洗腦”小熊也瞪大了眼睛,他道:“洗腦就是將人大腦里的雜念和自我像洗掉衣服上的污漬一樣洗掉,讓一個人只接受自己灌輸過去的思想,比如絕對忠誠于自己,相信他們所做的事是為了全天下,全人類之類的。”

齊修遠眼睛一亮,問道:“那你們會洗腦嗎”

兩個少年一起搖頭,道:“那種人太可怕了,除了自己灌輸的思想不允許對方有思考的能力,這樣的人不就是傀儡嗎要了有什么用”

齊修遠一想也是,他已經是皇帝,想要向他盡忠的人數不勝數,壓根不用走這種歧途。

齊修遠把兩個少年趕出去,自己坐在龍椅上看秦芳的那張畫像。

看得出畫畫的人對秦芳是真的尊崇,不然不會把他畫成這樣,秦芳要真有這么慈眉善目也就沒大齊什么事了。

齊修遠將秦芳的畫像卷起來放在另一邊,他并不擔心秦芳的勢力,因為他死了,他的兩個兒子,一個被浩然處死了,一個在西夏政斗敗了被人弄死了,至于孫子,留在西夏的現在不說窮困潦倒,日子也絕對不好過。

不管在什么地方,賣國賊總是不會受人尊敬的,秦芳叛國,他的子孫后代想要出頭太難了,而沒有秦芳直系子孫做支撐,這些人的反叛又能持續多久

而浩然已經拔除了不少秦芳的勢力,這次更是帶出了他曾豢養的私兵,只要打開其中一人的缺口就能把秦芳的其他勢力連根拔除。

不過,齊修遠不擔心秦芳的勢力會做大,不代表他能忍受他們對齊氏的挑釁。

這次他們能與大元西夏合作刺殺小寶和小熊,那下次就能刺殺他和浩然。

齊修遠果斷的將此事交由齊浩然和大理寺一起審理查辦。

于是,剛高興的從西山大營回來的齊浩然還沒來得及回家就被叫進宮里了。

齊浩然高興的和齊修遠道:“大哥,這次閱兵很成功,我看好幾位將軍都有意向添置大炮。”

“行了,你也適可而止,真要逼急了戶部,小心他們卡你的銀錢。”大炮作坊也有他的份兒,所以齊修遠也很希望他賺錢,但因為是從戶部掏錢買,在他看來就是從國庫掏出來放到私庫,回頭戶部那幫官員還是會從他私庫里掏錢。

最要緊的是從這里進入私庫的錢還比不上戶部從他私庫里掏的,所以齊修遠對大炮作坊擴大業務并沒有弟弟那么興奮,他把秦芳的畫像丟給齊浩然,道:“你還是把精力多放一放在他身上吧。”

齊浩然展開一看,老半天才認出畫上的人,“這不是秦芳嗎誰把他畫得這么慈眉善目的”

“他的義子們,”齊修遠冷笑,“如果那些人稱得上是他的義子的話。”

齊修遠將小寶和小熊的話原封不動的轉告,末了冷笑道:“我不知道秦芳到底留下了多少人,既然十三年來他們不敢出現在我們面前,那我希望他們以后也不要再出現了。”

齊浩然臉色也有些沉凝,“他們最不應該的是去找孩子們的麻煩。”

要是來刺殺他他也就忍了,偏他們敢去找孩子,孩子就是齊浩然的逆鱗,誰也不準動。

齊修遠見弟弟生氣的模樣,果斷的閉上嘴巴,不再刺激他。

齊浩然氣咻咻的離開皇宮奔家里去了,正在側殿里低聲聲討榮親王無恥的官員們目瞪口呆的看著他臉色鐵青的疾步出宮

“這是聽到了我們說他的壞話了”

“也不算是壞話,是實話吧,”一個老御史氣呼呼的翹著胡子道:“他拉我們去閱兵,大力推銷那大炮不就是公職私用這些可都是事實,哪里是壞話了”

有本事你別小聲在這兒跟我們說呀,上朝堂說去

眾大臣互相對視一眼,都知道榮親王雖然小氣,卻不是心胸狹隘之人,就算他聽到他們說他的壞話也只會當沒聽見,心情好時說不定還會與他們玩笑兩句,就算是心情不好最多也就瞪兩眼,并不會往心里去。

但他們剛從西山大營看完閱兵回來,因為閱兵成功,榮親王那嘴巴都快咧到耳根后面了,哪有心情不好之說

所以問題出在剛才皇帝的召見上

見皇帝能讓榮親王氣成這樣的事

包括老御史在內的大臣們都知道,只怕又出事了,而且是大事。

他們也沒心情在此談論大炮的事了,紛紛回去工作,順便將需要面圣的工作再斟酌斟酌,免得成為被殃及的池魚。

齊浩然徑直跑到那十來個土匪和刺客面前,先是冷笑的看他們一眼,然后大手一揮把人都給拉去大理寺了。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