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七十四章 疑惑

這幾年不少地方都偶有天災,但大齊因為有海貿的收入和高產的糧種,所以一旦某地有天災皇上都會減免賦稅,并派人賑濟引導災民。/

再不濟還能跟朝廷暫時租借糧食,只要到年限支付少量利息就行,所以大齊朝內,除了剛收回來的北地和西地,真正餓到落草為寇的百姓應該是少之又少的。

何況這是在江南,江南經濟一向繁榮,這里離京城不過三四日的路程,依托京城和附近的大城百姓們的日子過得不要太好,這種情況下怎么會有土匪

因為剛剛經歷過刺殺,小熊覺得他國留在大齊內的探子也太多了,難保這些土匪就是清白的。

小熊從小寶手里拿過千里眼看了看,道:“戰事已停,我們下去看看。”

侍衛們攔在他跟前道:“世子爺,下面太危險了,而且我們還不知道領兵的人是誰,萬一”

“我之前也不知領兵的人是誰,不過我現在知道了。”小熊繞過侍衛就往下走,朗聲道:“他曾是我父親身邊的人。”

小寶也在千里眼里看到了騎在馬上的飛白,對侍衛們笑道:“他是你們統領的弟弟。”

他們的統領是侍劍大人,曾是皇上身邊貼身伺候的人,所以底下領兵的曾是王爺身邊伺候的人

那忠心的確是不用懷疑了。

大家忙跟下去。

飛白看到突然出現在自己眼前的世子差點瞪出眼珠子,他跳下馬行禮道:“世子爺,您怎么跑到這兒來了”

“我們要回京城呢,正巧路過這兒,”小熊躍躍欲試的問道:“你們這一仗還得打多久要不要我們幫忙跟在我和堂哥身邊的侍衛輕功都不錯,不如讓他們上去把弓箭手給挑了,也好方便你們沖上去。”

飛白忙搖手,“不用,不用,他們被我圍了已有二十來天,武器已幾乎殆盡,你們不來我也是打算今天晚上就總攻的。”

話音剛落,就有士兵來報他們已經在山匪的退路上埋伏好,只等命令。

小熊這才相信他們本就要總攻。

飛白將兩位小主子請進主帳休息,熱情的拿了最好的飯菜招呼他們,諂媚的道:“兩位小主子,你們不如繼續回京吧,這兒太危險了,我這兒事一完也要回去了,您二位出京也挺久的了,再不回去皇上和王爺該生氣了。”

侍衛們本是守在主帳外面的,聽見這話忍不住豎起耳朵,希望飛白能勸服倆人。

小熊喝了杯茶,道:“我無所謂,反正我來就是問問這些土匪是怎么回事的。”

小寶也笑道:“既然你有把握能剿匪,我們自然不會插手,所以也是好奇的來問問這些人為何落草為寇,據說他們傷了不少人性命。”

飛白臉色微肅,想了想道:“這事并不是不能告訴殿下與世子,但此事的確屬于軍國機密,小的不知道皇上和王爺愿不愿意讓你們知道。”

“是不是和探子有關”小熊沉著臉問道。

“您怎么知道”飛白微微瞪大了眼睛。

小寶和小熊相視一眼就齊齊冷哼一聲,忽悠他道:“我們也抓到了一個探子,這不就是一件事嗎,還有什么不能告訴我們的正好說出來聽聽,要是你能抓到活口就讓他們相認一下,看他們是不是認識。”

飛白并沒有懷疑,因為剛才他是看到一個被繩子緊綁的人。

想到太子已經開始幫皇上批閱奏折,而世子想知道什么事王爺從不瞞著他,飛白只是遲疑了一下就坦誠以告道:“這些土匪的來歷小的還未查清楚,但肯定不是普通百姓落草為寇的。”

“開春我就奉命來剿匪,我與王爺都以為只是一小股土匪,所以我并沒有帶多少人來,只是到了當地縣城后一問才發現,他們這兒根本沒有土匪搶掠百姓的事發生,再去問縣衙,除了開春時舅爺報的秦家那起案子,竟無一起土匪的犯案。知縣懷疑秦大爺是被買兇殺人,當時我派人在附近山里找過,也沒有發現土匪的痕跡,所以也認同知縣的說法,差點就帶兵離開了,也是我們運氣好,剛要走的時候縣內就又有一起大案。”

“也是出外游學的學子貪看風景走小路,結果遇到山匪被殺,還是被路過的村民發現尸首后報到衙門的,當時結伴同行的六個學子及其下人共十個人無一生還。我們直覺有異,這次就擴大了搜查這才發現一絲蛛絲馬跡。”

飛白喝了一口茶道:“這些人根本不像土匪,倒像是誰養的私兵,他們集結在山上,不搶掠百姓富商,卻有糧食有武器,每隔一段時間山上的人還會進城添置一些東西,行跡小心得很,要不是我們先發現了他們才巢穴只怕還不會留意到他們。”

“我們查清楚后就想先抓兩個人先審問,誰知道他們那么警覺,我們剛動手他們就發現了,而被抓的倆人用遍了刑罰也不說話,我們稍一放松,那倆人就自盡了。”飛白惋惜道:“因怕他們走脫,我才派人不斷的攻打他們,這兩個多月來我們不斷交戰,又封鎖了縣城,我估摸著他們山上的糧食和武器都不夠了,這才想發起總攻的。”

小寶和小熊對視一眼,他們本來只是忽悠人的,但這怎么審問都不開口的人怎么這么耳熟呢

“這事我已上報給王爺,王爺讓我查清楚他們的來路,所以這段時間我一直沖他們喊話讓他們投降,但山上的人不管我怎么威逼利誘都不心動一下,”飛白說到這里覺得有些心寒,低聲道:“這些人堪比死士了。”

小寶和小熊臉色都是一沉,道:“必須查清楚”

離京城這么近的地方竟然有這么一個堪比死士窩點的地方,實在是生命安全受到了前所未有的挑戰好不好

小寶和小熊立即決定他們不走了,想到現在都沒撬開嘴巴的刺客,倆人眼里閃過寒光,沉聲道:“山上的人一個不留,不能活捉就全殺了,決不能有漏網之魚。”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