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六十七章 行宮 1

齊修遠見她這么不相信自己領導下的朝廷,不由對她瞪眼。

但此舉的確讓他們節省了許多,這兩天收到的募捐就夠他們計劃給西地賑濟款的三分之一了。

齊修遠覺得他可以多撥一些錢來給西地購買耕牛農具和建造房屋等。

這么一想,齊修遠高興了,也不計較穆揚靈對朝廷的不信任了,想到他們也有三天的假期,總不能什么都不干就窩在宮里,干脆大手一揮,全家去行宮避暑。

這個全家不僅包括皇后和各位皇子公主,還有他們的母妃,齊浩然一家及范子衿一家。

三家輕車簡從的從京城出發前往三十里外的避暑行宮。

范子衿一家與齊浩然一家匯合往城門口去,皇宮侍衛早護著皇上等人在此等候了。

齊文謹和虎頭他們一樣騎馬,見他們來了就遠遠招手,然后看著他們的屁股問道:“據說你們又被范叔叔揍了,還能騎馬?”

三個孩子臉一黑,決定太陽出來之前不跟他說話。

皇上和皇后也聽到了動靜,叫人去把幾個孩子叫過來問話。

虎頭他們從后面往前面走,先經過皇后的轎攆,干脆先去見了她。

皇后拉著他們的手上下打量,含笑道:“聽說你們被揍了,我看這不是挺好的嗎?”

三個孩子:“……”

齊浩然和范子衿已經騎著馬跑到前面去見皇帝了,三個孩子垂頭喪氣的過來行禮,齊修遠就“呦”了一聲,“這還真的是被揍了?揍哪兒了?過來讓皇伯伯看看,去了行宮還能玩嗎?”

三個孩子嘟起嘴巴氣悶的看著皇帝。

齊浩然則垂著腦袋悶笑。

齊修遠就忍不住拿了手里的折扇打他的腦袋,“有什么好笑的?”

齊浩然立刻把笑容收起來,把臉憋紅了道:“我高興的,這么熱的天去行宮避暑還是第一次。”

齊修遠都不用看他的眼睛就知道他沒說真話了,干脆眼不見心不煩把人趕出去了。

齊浩然竟然乖乖的聽從跳下了馬車,范子衿則安靜的跟在齊浩然身后下了車。

齊修遠驚奇的問三個孩子,“你們的爹今天怎么這么安靜?”

小安低頭不語,虎頭就嘆息一聲,悲傷的看著外面的晨光道:“昨天二伯揍我們把手又給扭到了,我爹給他揉了藥酒,不知道今天好了沒有。”

齊修遠張大了嘴巴,問道:“昨天他揍你們揍得很厲害?”

虎頭和小獅子一起看向小安,道:“昨天二伯只揍了小安一個。”

揍到自己的手都扭了,那小安該有多疼?

齊修遠皺眉拉過小安,問道:“那你還能騎馬?”

小安輕咳一聲,小聲道:“父親沒用對勁兒,所以只是當時疼,昨天晚上擦過藥酒后就不疼了。”

所以打人的比被打的還要慘嗎?

齊浩然騎馬,范子衿則是坐馬車,隊伍才出了沒多久他就收到了萬公公送來的兩瓶藥酒,他微微驚詫,然后立即掀開車簾沖三個孩子喊道:“你們三個給我過來,你們剛才都和皇上說什么了?”

三個小腦袋低下頭去,嘀咕道:“我們實話實說了。”

范子衿氣得吹胡子瞪眼,吼道:“爺什么時候扭了手了?”

虎頭低聲道:“您不扭手怎么讓我爹爹給你擦藥?”

小安也安慰父親,“爹爹,我們一定不會再闖禍了,以后你就不要再打我們了,免得又扭到手。”

范子衿張張嘴巴,轉頭對齊浩然吼道:“你說爺是扭了手嗎?我那是打酸了手!”

齊浩然不解,“這打酸手和打到扭到手也差不多了,反正你以后不揍他們就是了,下次這種事跟我說一聲我代勞,我要是不在就找阿靈。”

合著他連一個婦人都不如了!

范子衿氣得摔下車簾,決定從今天開始努力鍛煉身體,他也是扎過馬步,練過功夫的,雖然荒廢了許多年,但總比普通人要強得多吧?

范子衿拿定主意要鍛煉身體,所以一到行宮就要求去狩獵。

齊修遠和齊浩然:“……”

他們是來避暑的,不是來狩獵的呀。

行宮都還是前朝留下的,齊修遠修繕過一次,但他還是第一次帶家人前來避暑。

穆揚靈抱了寶珠下車,好奇的打量行宮。

行宮建在大明山半山腰,有從山上引流而下的小瀑布,飛落下大水池后沿著挖出來的溝渠在行宮里繞了一圈才往山下流去,因為水汽足,所以整個行宮都很清涼。

穆揚靈深深地呼出了一口氣,齊浩然打發了幾個大孩子,抱了小豹子過來接穆揚靈,“小豹子和寶珠還小,別讓他們貪涼,我先送你們回我們的院子。”

穆揚靈含笑點頭,與大家作別后離開。

皇上和范子衿早帶著孩子們沒影了,也不知道跑去干什么了,皇后就和眾人笑道:“你們也去自己的院子里收拾一番吧。”

段賢妃就上前拉了小夏氏走,“你先陪我去看看我的院子,然后再回你的院子。”

段賢妃與小夏氏是閨蜜,本來這樣的活動她不會參加,不過聽說小夏氏會去她就跟來了。

皇后早知道她們關系好,小夏氏每次進宮只要有時間就會去看段賢妃。

皇后不介意,不代表其他嬪妃也會如此大度,段賢妃只憑大理公主的身份就占據嬪妃第一位,皇上和皇后也都敬重她,她們嘴上不說,心里卻多多少少有些吃味的。

小夏氏有安郡王這層關系在卻避過皇后與段賢妃交好,也活該被針對。

所以嬪妃們紛紛開口,“安郡王妃與段賢妃感情倒是好,到了行宮也不分開。”

“是啊,也不知道她們怎么就投了眼緣,倒像是親姐妹似的。”

皇后淡淡的瞥了她們一眼,道:“中午要在曲水亭里擺宴,要是不回去收拾東西只怕中午就趕不上了,你們時間要是多不如去曲水亭那里幫忙?”

眾嬪妃立刻不敢說話了。

而還沒走遠的段賢妃譏諷的翹了一下嘴角,扭頭對小夏氏道:“皇后賢良,不然我還真不會待你如此親密。”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