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六十五章 發怒

西夏的使團很快到達大齊,大齊的官員們將他們虐了一遍,把他們提出來的保管費一降再降,最后給了些金銀珠寶和綢緞茶葉算是贖金了。

戶部尚書一臉肉痛的把錢從國庫往外掏,最后眼巴巴的看著皇帝,希望內庫能補貼一二,實在是今年許多地方都有天災。

齊修遠也知道國庫的難處,他心情好,加上他的內庫去年收入頗豐,所以大手一揮,表示這次贖金,不,是土地保管費內庫出一半。

西夏拿到了錢后開始讓人撤出那片土地,消息經時報確認刊出,那幾塊土地上的漢人跑上街頭大哭大笑,額手稱慶,而京城的百姓也放起了鞭炮,各界都開始了慶祝活動。

穆揚靈也買了一車的鞭炮回家,對家里幾個熊孩子掐腰笑道:“雖然放鞭炮污染空氣,但今兒我高興,你們隨便放”

王府就是過年的時候都沒放這么多鞭炮,孩子們大樂,沖上去分割,小安和虎頭小獅子搶了自己的份額后就跑過來低聲問道:“四嬸,我們在收復失土一事上的功勞能往外說了嗎”

穆揚靈就摸著他們的腦袋低聲笑道:“有一些功勞并不用時人知道,歷史會記錄下來,后世的人也會記得你們的功績的。”

虎頭著急的問道:“那到底能不能告訴我的小伙伴們,我們也參與了算計西夏的計劃。”

穆揚靈繼續笑盈盈的對小安和小獅子道:“你們來給虎頭解釋解釋,明兒我們兩家要跟著你們皇伯伯去行宮野炊要收拾不少東西,我去忙了。”

小安和小獅子就一把扯住虎頭,與他道:“四嬸已經說得很明白了,這件事只能成為歷史,不能現在往外說。”

虎頭失望的嘟嘴,“我還以為能讓大家看到我的功績呢。”

“沒關系,這次不行下次還有機會,現在西夏也跟我們大齊重新訂立盟約了,總不能人家剛走就傳出我們設計騙他們的事,那多不友好呀,”小獅子安慰著虎頭道:“等以后西夏再跟我們翻臉,我們再把這件事說出去惡心他們,哼哼,他們一群大人卻被我們幾個小孩子騙了,臊死他們”

另外兩個小伙伴贊同,“好主意”

小豹子見三個哥哥又靠在一起嘰嘰咕咕的,就生氣的嘟著嘴跑過來,一把扯住虎頭的手叫道:“你們又不陪我們玩,我要告訴爹爹”

虎頭就一把將小豹子扛起來頂在肩膀上,沿著那些鞭炮就跑圈,還一邊跑一邊抬手打他屁股,問道:“我們現在不是陪你們玩了,告狀的孩子不是好孩子”

小豹子興奮的“啊啊”大叫起來,高興的喊道:“我會飛了,我也會飛了”

小福羨慕不已,也跑上來纏住自家大哥,“大哥我也要騎馬”

小安滿臉苦惱,他有沒有虎頭的力氣和內力,哪里敢把小福頂在脖子上。

小獅子就蹲下來道:“還是我來吧,你大哥站在一邊看就行。”

小福忙高興的爬上去,虎頭見了就運起輕功飛過來,叫道:“我來追你們”

小獅子扛起小福就跑,院子里一下就只剩下小福和小豹子的大叫歡笑聲和小安寶珠的拍掌加油聲。

齊浩然和范子衿進來時看到的就是虎頭和小獅子一人扛了一個孩子用輕功在院子里蹦來蹦去,范子衿一口氣堵在胸口,差點厥過去。

齊浩然也嚇得心提到了嗓子眼,他沒敢出聲,怕嚇到幾個孩子,身子一閃就到了小獅子邊,一手將他抓住,一手把他肩膀上的小福提溜下來放地上

這兩個動作不過一息就完成了,虎頭跑在前面看不到后面,剛玩得興起就被一把抓住,于是小豹子和虎頭也被放到了地上

范子衿見齊浩然三四息的功夫就搞定了孩子們,堵在嗓子眼上的氣這才下去,然后就是暴怒。

齊浩然剛想教訓幾個孩子胡鬧,身后就傳來一聲暴喝,然后他就目瞪口呆了

范子衿暴喝一聲,沖著小安就跑過去,把人一把按在腿上就打,面紅耳赤的罵道:“你是怎么當的哥哥,叫你看著弟弟們,你就是這么看的看你們以后還敢不敢胡鬧,看你們還敢不敢不聽話”

范子衿說一句打一巴掌,才被放在地上的四個小子全都傻眼了,然后一把沖上去抱腿的抱腿,抱手的抱手,哭著喊著,“二伯爹爹,不關小安哥哥的事啊,是我們自己要玩的。”

小安的屁股挨了五巴掌,因為太突然沒反應過來,此時聽到虎頭他們的干嚎這才回神,一回神就“哇”的一聲大哭出來,喊道:“我冤枉啊,比竇娥還冤啊,老天爺你要給我做主啊”

范子衿本來都停手不打了,聽到這話氣血翻涌,直接把抱著手的小福往外一推,壓了小安繼續揍。

小安頓時慘嚎起來。

寶珠嚇得躲到父親懷里不敢出來了。

齊浩然抱著女兒苦惱,不知道應不應該上前勸,話說他還是第一次見子衿這么失態,那披頭散發的樣子嚇得他都不敢動彈了。

齊浩然見他把小安的屁股打得“啪啪”響,一看就知道他光使勁兒,卻沒用對力,只怕停下來后他的胳膊會比小安的屁股還要疼。

為了兄弟著想,齊浩然還是上前了兩步,正想勸,范子衿卻一把丟下了兒子,怒火開始無差別的朝周圍人發散。

先是隨行伺候的小廝婆子,“你們就是這么伺候主子的小豹子才多大,小福才幾歲你們就敢放任他們做這么危險的事,這還是在院子里我們看得著的地方,我們看不著的地方你們是怎么帶孩子的”

然后是侍衛,“王府請你們來是保護幾位小主子的,不是給你們看戲吃白飯的,兩個十歲的孩子帶著兩個小孩在天上飛來飛去你們就不知道攔一攔,要是出了事你們賠得起嗎”

等教訓完這些人,范子衿幾乎已經是聲歇力竭了,轉過身來卻看見低頭站在一邊的齊浩然,怒火一下就騰騰的冒起來了,指著齊浩然的鼻子罵道:“還有你,幾個孩子這么無法無天都是跟你和阿靈學的,我早說過孩子不能寵,犯了錯你就得罰他們跪祠堂,就得打,你倒好,寵孩子寵得沒邊了,你數一數,他們從小到大闖了多少禍,你真正揍過他們幾次”

齊浩然張張嘴,小聲道:“阿靈說孩子得靠教育,不能揍”

“放屁,”范子衿激動的道:“要是不揍他們能上房揭瓦,你看能養出什么好東西來,你們既然讓我插手孩子的教育,那這次就由我來罰,你們誰要是敢插手就給我一塊兒受罰去。”

齊浩然頓時縮著脖子不敢說話了。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