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五十九章 談判 1

各縣城都有信息回饋過來,雖然沒能查出礦產所在地和具體的數量,但小寶和小熊對窩闊的計謀已了解了大半。

這么多的金銀礦對方不可能記在腦子里,多半有個地圖什么的。

小寶和小熊對審問出這些抱有很大的信心,因為窩闊在他們手里,他都是皇帝里,有什么東西會比性命和到手的權利重要嗎

而小寶也終于等來了齊修遠的指示。

齊修遠只有兩句話囑咐他們,第一:大齊和大元此時不宜開戰。

第二:他會派李章前來相助。

李章曾是窩闊的結拜兄弟,又做過他的宰相,這世上沒有誰比他更了解窩闊和大元的情況了,讓他來對付窩闊,簡直是戳對方的心窩子啊。

然而對差點殺了自家弟弟的窩闊,齊修遠表示這刀戳的一點也不心虛。

窩闊被抓的第四天,袁家軍不負眾望的攻入金礦,殺敵一千三百人,俘虜八百六十八人

小寶和小熊拿著戰報去見窩闊。

窩闊被安排在知府家后院的一個小院子里,就在小寶和小熊住的隔壁,不過他們雖是近鄰,這四天來卻沒見過面。

四天的時間,窩闊瘦了一大圈,滿臉憔悴,這是他有生以來遇到的最大危機之一。

他靜靜地看了兩個少年半響,咧嘴道:“真是青出于藍而勝于藍,你們小小年紀就如此厲害,不知道你們父親是否能夠安睡。”

這是要挑撥離間

小熊鄙視的看他,“你以為我們大齊跟你們大元似的兄弟相爭相殘個沒完沒了”

小寶拍了拍小熊的肩膀,轉頭對窩闊笑道:“能夠抓住大元的皇帝陛下為四叔報一箭之仇,我父親和四叔當然是睡夢酣甜,只是皇帝陛下離開大元時日一久,不知道您的兄弟能否安睡。”

窩闊微閉著眼睛不說話。

小安和小熊就把捷報給他看,笑道:“陛下放在金礦里的人已經被全部拿下,他們其中有人招認您在匿下礦產可不止這一處,而我下令讓各府縣都開始清查轄下礦產,這一查才不得不佩服陛下的深謀遠慮。”

窩闊閉緊了眼睛,緊抿著嘴角不說話,他知道,他提前埋下的這顆棋子算廢了,就算大齊一時找不到那些礦產,派人大范圍的搜索也能勘察出來。

而且戒嚴之下他再想燈下黑的挖礦也不可能了。

窩闊從沒有哪一刻如此挫敗,如果是敗在齊修遠或齊浩然手上也就罷了,偏偏他是被他們的兒子騙了,這可是兩個半大少年啊

難道大元就活該被大齊壓著翻不了身

小寶沒有再給對方思考的時間,開門見山的道:“我們大齊想要重新扶起一個大元皇帝并不難,相信您的幾位兄弟都很樂意與大齊合作吧只要大元有了新帝,那陛下您只有一個下場。您想避免此事發生,您只能與我們合作。”

窩闊冷笑,“漢人狡詐,我的兄弟們并不傻,他們不會受你們擺布的。”

小寶坦然的笑道:“我大齊并不想擺布大元皇帝,只是想與他合作而已,我們兩國邊境線長,多年來的征戰讓百姓苦不堪言,你們需要的無非是糧食,鹽巴與茶葉,我們大齊可以滿足你們,友好的交易不比戰爭更得人心嗎”

“不會有人不計酬勞的送你好處,你們漢人付出多少,只會百倍的要回去,我的兄弟并不是傻子”

“但有什么好處比得上讓他當上一個帝國皇帝更誘人”小寶笑得人畜無害,“皇帝陛下不信,那不如在大齊多留些日子,等我聯系上您的兄弟后再說不過到那時候我父皇未必會再選擇你,畢竟你曾經傷過我四叔,要知道我父皇可是很疼寵我四叔的。”

窩闊一噎,瞪著小寶的眼睛差點滴血。

小寶和小熊都覺得他有些不識好歹,你的命都在我們手里了,你還有什么好拿喬的

小熊直接拉小寶起身,“走,不就是多花點時間嗎,大不了我們多留一段時日便是,干什么要受他的氣”

窩闊差點吐血,是你們一直在刺激我好不好,我何時給過你們氣受

只是小熊沒等他把這句話說出口,拉著小寶就風一樣的沖了出去。

一連兩天窩闊都沒見到兩個少年,而且他的伙食還越變越差。

看著只有一菜一湯的飯菜,窩闊心緒混亂起來。

他被抓后一直被款待,除了不能出這件屋子,吃的用的都很精致,每日三餐最少也是四菜一湯,所以大齊的太子雖沒來見他,他雖為自己的處境擔憂,卻知道自己沒徹底走到絕路。

可現在他的待遇下降了,而且還是與對方發生分歧爭執之后。

窩闊向來多疑,加上獨自一人被關在一個屋子里六天,連給他送飯的人都是啞巴,可見他的心緒是越來越焦慮的。

難道齊文宸他們真的去聯系他的兄弟了

他不覺得他的兄弟們能夠抵擋得住皇位的誘惑,就是他也不行啊。

而他們一旦搭上話,作為前一任皇帝,他只有一個下場

窩闊為了霸業連結拜兄弟都殺,豈是輕易認命之人

他不愿意就此失敗,窩闊咬咬牙,最后還是拍開門要求見齊文宸。

小寶揮退下人,笑呵呵的對小熊道:“你看我沒說錯吧,晾一晾他就好了。”

小熊嘟嘴,“干脆換一個皇帝不是更好嗎”

小寶就拍著他的腦袋道:“真是傻瓜,你以為換一個他就會聽我們的我問你,要你是他兄弟會怎么做”

小熊轉了轉眼珠子,道:“我會布告天下說我們的皇帝被大齊所殺,號召將士為先皇報仇,然后再順理成章的登基。”

“不錯,如果到時候我們再把窩闊推出去,對方大可以說這個是假貨,是漢人的陰謀,而真的皇帝早已被大齊殺害,而他已經是皇帝,那些將士就算知道這個是真的,為了不讓大元內亂也只能認下這個說法,到時候我們手里的窩闊就真的一點用處都沒有了。”小寶道:“窩闊未必沒有想到這一點,他應當也知道這是對大元最好的結果,不過他既然沒有自盡,那就是不想犧牲自己的利益成全大元。”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