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五十六章 監視

窩闊的車隊一變換路線小寶就知道了,他招手叫來旁邊商隊的倆人,問道:“這附近有小路通濰州”

“有,有好幾條呢,我們鎮守此處,所以對這附近摸得透透的,就算他們走了小道我們也能從前面截住他們。”

小寶滿意了,吩咐道:“那就選出四個身手好的斥候前去跟蹤,我們從前面攔截他們。”

小寶等人走后就問小熊,“現在離邊關已經有一定距離了,如果動手,你有多大把握一定能抓住窩闊”

小熊算了一下己方人數和對方人數,道:“八成,我們人數比他們多。”

對方的護衛雖然比他們的侍衛多,但袁青給他們安排了不少人,都以鏢師和護衛的身份跟在幾個商隊之中,他隨時可以調用。

不過窩闊的馬不錯,一旦出事,他的護衛肯定拼死護著他逃跑,所以不排除對方逃掉的可能。

“那再等等,要是查不出他來大齊干什么,我們就動手。”

“那要是他在大齊境內有助手呢”侍衛們覺得此舉太危險了,紛紛勸說兩位小主子,“卑職等還是覺得將此事交給袁青處理比較好。”

小熊鄙視他們,“他在大齊有助手,難道他的助手會比小爺的還要多,還要厲害嗎”

“就是,別的不說,孤一聲令下,州府駐軍莫敢不從,在我大齊的地盤上我還怕他有助手”

“我們就是怕他不調助手,他一動我們就能把他的人一舉拿下”倆人你一語我一句的將此事定下了。

侍衛們無話可說,只能緊緊地跟在兩位主子身邊,只希望他們能夠平安回到京城,順利完成這次任務,下次打死都不跟太子和世子出來了,太挑戰心臟了有木有

窩闊的人安排在濰州城外的山野間,一伙人占了金礦,一伙人占了銀礦,也正因此,他們雖集結在山里做土匪,卻因為有金有銀的進城買糧食,一直沒出手打劫過人,濰州城知府至今不知道城外有這倆伙人存在。

而去年窩闊占領東京到中都這一片區域時,將已勘測好的金礦銀礦都描繪成地圖,然后將里面的礦民都殺了,連地方官里知道這些的也都殺了,所以新任知府并不知道在他的轄下有兩個儲量不小的金礦與銀礦。

而當初窩闊將人安排在這里就是因為這里距離草原最近,如果有一天這片地方真的被奪,這是最容易到達的地方。

去年的戰事打得太狠了,大金和大元打,大齊和大金打,然后大齊又和大元打,所以死多少人都不覺得奇怪,現在濰州城人口很少,官道上大多是來往的商隊,而小道上卻一個人也沒有,甚至連住人的村莊都沒有。

窩闊他們只能找了個廢棄的村莊落腳,納合看著破敗的小村莊,想到去年慘烈的戰事不由微微一嘆,他是不想再看到戰事的,所以主上一定要平平安安的回到草原,不然大元又是一場混亂。

哪怕是丟掉自己的性命也要讓主上平安回到草原。

窩闊不知道他的幕僚已經做好為他犧牲的準備,他只是攤開地圖看了一下,然后興奮的道:“我們離目的地不遠了,明天就能拐進山里見他們了。”

納合就趁機問道,“主上此次來大齊到底是為何而來”

“為錢”想到明天就要進山去見他之前的心腹,他也不瞞納合了。

納合張大了嘴巴,不由問道:“主上如何敢保證他們的忠誠”

“他們當然忠誠,他們的父母妻兒都在大元,就算是為了他們,他們也會努力效忠于我的。”

這是自己的退路,窩闊怎么可能不安排好

留下的人不僅曾是他的心腹,非常效忠于他,還有父母妻兒或兄弟姐妹在草原上,只要他們的家人還在大元,這些人就不可能背叛他

窩闊帶著人在第二天中午時就拐進了山里,此時,小寶和小熊也在一個比較大的村莊里落腳了。

配合他們偽裝的商隊見離濰州城已不遠了,紛紛要求離開,侍衛們去阻攔了。

事情未完,這些人最好還是跟在他們身邊。

而入夜后小寶和小熊就收到了斥候送回來的消息,倆人都不由瞪大了眼,“你說是金礦”

“是,金礦里人不少,具體人數看不出,因他們防守嚴密我們不敢靠得太近,只能在躲在半山腰上看情況。”

小熊蹙眉,“就算是金礦他一個大元皇帝也沒必要親自來吧,不就是一座金礦嗎派手下來就是了。”

小寶心思電轉,“除非窩闊沒有可以信任的人。”

“可他是開國皇帝,怎么可能沒有信任的人”

按說開國皇帝最多的就是心腹吧,各類功臣不是嗎

“應該說是他不信任除他之外的人。”

小熊同情道:“真可憐。”

“行了,你先別同情他了,想想怎么辦吧,金礦里人數不明,你有多大把握”

“他是皇帝,所以不可能總是呆在里面,這兒又是大齊,所以他離開同樣不能帶更多的人,我們等他出來后再動手,至于金礦里的人,袁青離得有點遠,讓袁將軍派兵剿了。”

袁將軍鎮守的大定府離這里只有兩天路程,那可是有二十萬大軍,對付一個金礦就跟碾死一只螞蟻一樣。

安全和打仗的事小寶一直是聽小熊的,聞言點頭道:“行,聽你的。”

窩闊拉了幾車的皮毛和藥材上山,下來的時候丟了大半的貨,中間偷藏了不少金子,表面上則放著皮毛和藥材。

他已經與鎮守此處的心腹說好,等他打通濰州到草原的商路,以后金子和銀子就通過這條暗線運到大元。

窩闊心滿意足的下山,對納合道:“我們先進濰州城休整一天,順便換回去的路引,等回程時再去找銀礦。”

“主上,帶這么多金子進城太危險了。”

“漢人有一句話說的很好,最危險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何況我們手上的這些貨物也需要找個借口賣出去,我們要是連濰州城都不進,誰會相信我們把東西賣了換成金銀”

“可這么多金銀我們怎么運出去”

“這就是我們不得不進濰州城的原因之一了,我們去糧鋪買些糧食,然后把金子藏在谷袋里,草原缺糧,漢人不會懷疑的。”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