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五十二章 是敵是友 四

小寶他們用茶葉和綢緞換了一些皮毛和藥材,又用銀子支付了一些貨款,而他們也從攤主這里得到了不少的消息。

文三帶著兩個侍衛回來,三人的手上也提了不少貨物,這樣一來他們要準備的貨物就差不多完成了一半,小寶對此很滿意,帶著人高興的回客棧了。

一個侍衛就給了文三一角銀子,吩咐道:“你明天還來這里聽差,回去吧。”

文三看著銀子眼睛都直了,本以為能有百十來文就算不錯了,沒想到竟能得到一塊一兩多的銀子。

侍衛拍拍他的肩膀轉身回客棧,客棧里的氣氛正有些怪異。

客棧掌柜滿臉歉意的對侍衛們道:“實在是客棧一時抽不出房間來,來的又都是貴客,只希望兩位公子能騰出兩間上等房來,諸位的房資在下少收一成如何”

侍衛們不悅,黑著臉道:“我們像是缺錢的人嗎”

“是,是,幾位公子當然不是缺錢的人,只是在下實在是抱歉”

侍衛還要再說,小安就道:“行了,讓他們兩間,你們擠一擠。”

說罷和小熊在侍衛們的簇擁下轉身上樓。

掌柜的忙彎腰道謝,坐在一邊等待結果的大元商人也對小寶點頭示意。

小寶回以一個微笑,腳步不做停頓的回到自己的房間。

小熊一個閃身鉆進小寶的房間,大大的松了一口氣。

“怎么了”小寶問道,“你認識他們”

當時一進入客棧小熊眼睛一掃就低著頭不說話,還暗地里催促他趕緊上來,不然小寶也不會那么輕易就把房間讓給別人。

就算那是侍衛們的房間,那也不能隨便讓,出門在外,最怕的就是讓人覺得他們好欺負。

但見小熊那么著急及忌憚,小寶才那么容易退步的。

而此時,屋外的侍衛頭領也正在訓那個與掌柜對話的侍衛,“你那心眼就不能多長長沒看見一進門世子爺就往我們中間躲了嗎,你還跟那掌柜的歪纏,不就是兩間上房嗎,又沒叫我們全部讓出來。”

侍衛覺得好委屈,“世子爺就往旁邊偏了兩步,步子那么小我哪里能猜到他是在躲人”

“行了,廢話少說,趕緊去打聽清楚那些人的身份,別等主子們問起來一無所知。”

留下四個侍衛守門,其他人都提著貨物散開了。

小熊壓根不說話,翻出筆墨紙就寫。

小寶好奇,這是防止隔墻有耳,難道底下那些大元商人真有特殊身份

他湊上去一看,看到紙上“窩闊”兩個字,頓時瞪大了眼睛。

小熊將紙卷起來丟進香爐里燒了,低聲道:“他要是看到我這張臉肯定認得我”

小寶看向與四叔有六七分像的小熊,一時無語。

只要是見過四叔的人,再看小熊,只要不是蠢貨都能猜得出他們的關系,而窩闊與四叔面對面的對戰過,還是他的心腹大患,怎么可能不認識

小寶現在知道小熊為什么躲著人了。

“你確定是他”小寶猶豫的低聲道:“這可是大齊”他一個大元的皇帝跑到大齊來,這是有多不要命啊。

小熊哼哼道:“他差點殺了我父親,我怎么可能不認識他我爹書房里就有他的畫像,排在我爹黑名單的第一位。”

小熊說到這里微微興奮,低聲道:“你說我要是把他咔嚓了豈不是就給我爹報了一箭之仇”

小寶眼睛一亮,立刻琢磨這事的可行性,半響才搖頭道:“現在他們正跟西夏打得火熱,他要是死了不好,還是讓他們再打幾年看看吧。”

小熊失望的撇嘴,不過他一向聽小寶的話,也只是失望一下就開始想對策,“但不知道他為什么會微服來大齊,是敵是友”

“若是有心交好他大可以大大方方的遞交國書,派遣使者過來,這樣偷偷摸摸的,就算沒有惡意,也絕對不會懷著善意,”小寶冷哼道:“不過,君子不立危墻之下,他敢跑到大齊來,可見他不是君子”

“那我們這樣跑到邊關重鎮來的是不是涉險”小熊小聲問道。

小寶就拍了一下他的腦袋,“亂想些什么呢,我們當然是君子了,就算這是邊關重鎮,那也是我大齊的國土,我是儲君,來查探民情是責任。”

“嗯,嗯,是責任,可現在我不能露面了呀,”小熊苦惱道:“我總不能一直呆在屋里躲著他們吧。”

“你要真呆在屋里才顯得奇怪呢,”小寶看了看弟弟的臉,果斷道:“你化妝吧。”

“可店里的掌柜和伙計都見過我”

“這個沒問題,他既然越界來了這里,那我們這些人手就遠遠不夠了,我記得鎮守此鎮的是參將是袁家子弟”小寶壓低聲音道:“袁家的忠心不用懷疑。”

那意味著他們要暴露身份了。

小寶和小熊對視一眼,都帶著些興奮,倆人都很想知道窩闊跑到大齊的地盤上來干嘛。

而此時,窩闊剛帶著手下住進騰出來的上房,他面色平和的問道:“那些人的身份查了嗎”

“查了,就是兩個拿了家里的錢出來歷練的商戶子弟,據說漢人的大商戶都愛搞這一套,子弟成年之前給他們一筆錢讓他們出門歷練,以此判定他們的能力。”

窩闊端著茶杯的手一頓,問道:“你確定他們是商戶之子,這次來就是來做生意的”

“是,”手下低頭匯報道:“他們這次帶來了茶葉和綢緞,大部分出手給鎮上的商家,剩下的據說要換成皮毛和藥材運到南邊去,來邊關的商人大多是做這樣的生意。”

窩闊面露譏笑,沉聲道:“兩個小奶娃需要用這么多帶刀護衛隨身保護而且他們的武功還都不弱。”

窩闊的謀士納合忙低聲道:“漢人規矩多,如果這倆人出身大商戶嫡支就很正常了。”

“倆人”窩闊眉頭一皺,問道:“我只看到為首那個俊俏的小郎君,站在他身側較為高大的那人卻沒看清面容,你們看到了嗎”

幾人對視一眼,紛紛搖頭,窩闊就蹙眉道:“想辦法見那人一面,我們冒險來此,絕對不能出差錯。”

既然知道危險,那為何還要來呢

這是納合和眾手下的心思,然而看著強勢的主上,幾人知道就算把話說出口主上也不會聽進去,到最后反而會被罵一頓,自從李丞相離開,皇上就很少能聽得進去別人的意見了。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