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四十九章 是敵是友 一

三小孩理所當然的道“小安哥哥眼睛里寫著啊,他說了,我們要是再不回來投降就死定了!”

齊修遠扭頭去看小安的眼睛,見他討好的對他笑,就哼了一聲扭過頭去,知道這是幾個孩子之間的默契,就跟他與浩然子衿之間的默契一樣。. 小說

齊修遠為免幾個孩子再禍害他的御花園,不僅直接將他們列為御花園拒絕來往戶,還讓他們的父親親自上門領人。

當然,齊文謖和明珠等已經提前被他打發回去了,現在他的御書房里就只剩下三個了。

等范子衿和齊浩然來領人,齊修遠看著三個熊孩子與兩個弟弟嘆息,“他們這幾個什么時候才能像小寶和小熊那么懂事?”

范子衿不在意的反問道“小寶和小熊懂事?”

齊浩然輕咳一聲,小聲道“總比他們這幾個懂事,不過大哥也別擔心,等再過兩年他們長大了就懂事了;”

齊修遠輕哼了一聲,不置可否,揮手將人打發下去。

想到小寶和小熊,齊修遠拍手叫來暗衛頭領,問道“驛站還沒消息?”

“是,不過上次信鴿回來表明太子殿下和世子爺已經過了太原,陸路上的消息慢一些也是情有可原的。”

齊修遠卻有些擔憂,“我就怕那兩個臭小子跑到大元去,我們剛與大元打完仗,滅掉大金,那里可危險得很。”

暗衛頭領低著頭不敢說話。

齊修遠就揮手讓他退下,“驛站上一傳回消息立刻報與我知道。”

自己坐在椅子上沉思擔憂。

信鴿總有失誤的時候,所以小寶他們與京城的聯系是雙層的,非機密的事,比如寫的文章,一些日常問候,一些見聞奇談都是通過信鴿送回來,而涉及機密或報平安則是通過驛站傳遞消息。. 小說

齊修遠已經有一段時間沒有收到倆人從驛站傳回來的消息了,但時間還在可控范圍之內。

若是以前他并不會多擔心,但也許是受幾個熊孩子的刺激,齊修遠總擔心小寶和小熊會去涉險。

虎頭他們闖禍不要緊,這兒是京城,有他們撐腰看著,再大的禍事他們也能擺平,但那兩個卻是在外面,他們鞭長莫及啊。

對于齊修遠的擔憂,范子衿和齊浩然都很看得開。

范子衿道“君子不立危墻之下,太子殿下從小被皇上與方太傅教導著長大不可能不懂。”

齊浩然也道“小熊雖然熊,卻不混,他不會拿自己和小寶的生命開玩笑的,您放心,他們一定不會跑到大元的地盤上的。”

小寶和小熊的確沒進大元,他們只是跑到邊關重鎮,站在山頂上眺望了一下大元和西夏的國土,然后小寶雄心壯志的一劃拉,高聲道“小熊,以后這片江山你都要幫我打下來;!”

小熊也激動的點頭,“我一定會的!”

兩兄弟激動的站在山頂上迎風而立半天,正想就大齊未來的藍圖計劃一番就看到遠方有人趕著羊群過來,小寶好奇的問道“重鎮也對大元百姓開放?”

專門負責打聽消息的侍衛就上前道“殿下,大齊并未嚴禁民間與大元交易,而我們大齊之前與大金開了榷場,大金雖滅,但漢人與胡人交易已成慣例,除非取締榷場,明確禁止邊關交易。”

小寶就摸著下巴道“互通有無嘛,為什么要禁止?而且大元現在日子不好過,要是把榷場關了,他們打草谷怎么辦?”

“草原寒苦,小寶哥哥,你既然想占有這片土地,那你想好怎么讓這里的百姓過上好日子了嗎?總不能讓中原人養著他們吧?那我們還不如不擴大地盤呢。”

小寶沉思,也對,如果不能讓草原上的人擺脫苦寒的境地,就算占了這片土地也只是換個人接手,對百姓并無什么益處。

小寶看了眼山腳下的榷場,揮手道“現在不急,我們慢慢想辦法。”

小熊應了一聲,與小寶一起下山。

這是齊元兩國邊境,這個小鎮因是邊關要塞,所以駐扎了軍隊,城門外就是榷場,所以來往的商人很多。

小寶和小熊帶了一群侍衛在小鎮上最好的客棧住下,雖然引人注目了一些,但因為這里南來北往的商人都有,大家也只是多看了兩眼,并不很關注。

鎮上什么東西都有,卻也什么東西都缺,大齊的茶葉,鹽巴和綢緞最貴,同樣的茶葉價格比在江南的漲了將近十倍,而這里皮毛,牛羊和馬匹要比江南便宜好多。

兩個少年從小缺錢,這次出來游學還是借的四個弟弟的零花錢,整個隊伍衣食住行的花銷都要他們負責,因為齊修遠說了,這也是歷練的一部分。

所以兩個孩子邊走也邊拉些貨物。

比如這次知道要來邊關重鎮,小寶和小熊早在中原的時候就買了不少的茶葉和綢緞,到了重鎮后就出手了;

而他們計劃在這里停留幾天后開始往東走,過山東一帶往江南去,出了北地皮毛,藥材和一些邊關的土特產就貴了,所以倆人在休息一天后打算去榷場看看。

那里的皮毛和藥材更便宜,說不定還能淘到寶貝。

聽說兩位小主子要出城去,侍衛們急忙阻攔,低聲勸道“這里雖有駐軍,但出了城危險就大了,千金之子坐不垂堂……”

小寶卻道“我又不是去大元,城門外二十多里地可都是我大齊的地盤,放心吧,我們打扮成這樣沒人懷疑我們的身份的。”

當然沒人懷疑,要不是前兒才聽了太子殿下和世子爺的一番雄心壯志,侍衛們都要以為他們這一趟就是來做生意的。

兩位小主子的心思全在做生意上了,昨天為了茶葉的價格差點跟買家吵起來,將出門歷練的世代商戶子弟是演得惟妙惟肖。

小寶和小熊拿定主意,侍衛們根本攔不住,只能一臉生無可戀的模樣跟在倆人后面出城。

客棧的伙計知道他們是要去榷場,忙殷勤的招攬道“兩位小公子可要指引?小的表哥對榷場和這一帶熟得不得了,這一片就沒有他不知道的人,您二位要買什么也有個指引的,而且他還懂草原上好幾種話,保管交談沒問題。”

小寶和小熊從小就被要求學習大金和西夏的語言,但想到十里不同音就微微頓了一下。

伙計見有門,再賣力招攬道“您放心,小的表哥嘴緊得很,只要客人不愿意,不該說的他一句話都不會往外說,砍價還是一把好手,這草原上過來的貨物,小到一張兔子皮,大到人參鹿茸,就沒有他不知道的價。”

小寶就打斷他的話,問道“一天多少錢?”

伙計笑容滿面道“您要是高興就給個幾十文,賞他一碗茶喝便是。”

“行,你把人叫來吧。”小寶覺得這價格還真便宜。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