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四十八章 投降

二兒子那心思就差寫臉上了,身為皇帝的齊修遠能看不出來?

齊修遠深吸一口氣,扯出一抹微笑,對他招手笑道“你過來,父皇不揍你。*. ”

齊文謖又往后退了兩步,戒備的看著父皇。

明珠和四個弟弟看看父皇,又看看齊文謖,最后掐腰喊道“父皇,這修剪花木是我的主意,你不許打他們。”

齊修遠這一生只有這么一個女兒,向來疼寵得很,至今沒對她板過臉,所以他一直對幾個男孩嚷嚷,卻沒責問過她,現在聽她庇護幾個熊小子,頓時又氣又為難,“乖女兒啊,你看他們都把父皇的御花園弄成什么樣了?”

明珠拍著胸脯一律承擔,“這都是我的主意!”

齊修遠想著這樣僵持下去也沒辦法,就無奈的揮手道“行,我不揍他們了,你叫文謖和虎頭小獅子全過來認錯就行。”

不揍他們也多的是法子罰他們,關鍵是得把人抓到再說。

明珠相信了,對三人揮手道“你們快過來認錯吧。”

三個熊孩子卻完全不相信,他們可是跟在齊浩然身邊長大的,以前他沒少這么騙他們,把他們抓到以后是不揍,但也被折磨得不輕,加上小安不在,三人生怕吃虧,說什么也不過去;

虎頭和小獅子蹲在樹上很安全,齊文謖雖在地上,卻離得遠遠的,只要父皇上前一步,他就往后退兩步,幾次下來倒把距離拉得更遠了。

萬公公帶著太監和侍衛們低頭站在后面,全當沒看見。

萬公公從前朝混到現在,還是第一次看到這樣的皇帝,心中有些無奈,又有些溫暖,也就這樣有人情味的皇帝才能讓人心生溫暖。.,,。

齊修遠發現騙不到幾個孩子,又想不出什么好法子,頓時大怒的掐腰,“小安跑哪里去了?來人,給我去把安郡王世子找出來!”

離這里好遠好遠的小安好像聽到有人叫他的名字,他側耳聽了聽,覺得是錯覺,繼續握著剪刀“咔咔”的修剪……

他從來不知道原來修剪花木是那么令人心情愉悅的事情。

小安的信念就是,既然要做那就盡量做得更好!

一開始大家的確聽明珠的要求修剪花木,但小安覺得不是兔子就是貓的,那花木修出來多難看呀,最后趁人不注意偷偷溜走了。

小安覺得他已經練熟了,完全可以照著自己的想法來修剪,所以一路走過月季園,走過牡丹園,見茶花園里的茶花有未修剪過的痕跡,頓時開心了……

等齊修遠在侍衛的指點下找到這里時就見他將要開花的茶花全被剪成了蘑菇頂,他還來不及驚愕,茶花樹下一陣“咔咔”聲就吸引了他的注意力。

齊修遠循著聲音找去,就看到了跪坐在茶樹下的小安,他正拿著剪刀剪下面的叉枝,而且他根本不抬頭看修剪后的效果,咔咔剪了幾支以后就爬到下一棵繼續……

難怪虎頭和小獅子在樹上看不到他,原來這小子是在樹下活動!

齊修遠將他剪掉的那幾根叉枝抽出來,本來還有些臃腫的茶樹一下就變成和旁邊一樣的蘑菇頂了;

本來要生氣的齊修遠也沉默了下來,不由在心里贊嘆,小安夠聰明,記性和計算能力都好,不然怎么可能不看上面的效果就埋頭苦修?

不過,齊修遠再欣賞他此時也不可能贊他,因為這是茶花!

是從全國各地辛辛苦苦移栽過來的珍貴茶花樹!

齊修遠直接伸手捏住樹下小安的耳朵把他揪出來!

小安嚇得差點驚叫出口,剪子下意識的就朝襲擊的人剪去,旁邊的侍衛面色大變,齊修遠卻伸手一格就把剪刀奪到了自己手上,直接揪著他耳朵把人給拎出來,“朕還不信了,一個人都抓不著!”

小安看清是皇伯伯,頓時心虛的問道“皇伯伯,你為什么抓我們?”

齊修遠就點著他的茶園道“你說呢?”

小安立刻解釋,“皇伯伯放心,再給我一點時間,我一定能把茶樹都修剪好,這上面的枝葉我都修剪過了,還差下面的,也沒幾棵了……”

“就是因為沒幾棵我才生氣!”齊修遠沖他吼道“你知不知道再有兩個月我這些茶樹就都能開花了,你這么一剪子下去今年它們還有花期嗎?”

齊修遠憤憤,“你哪怕是跟虎頭小獅子一樣選的木棉花之類的東西我也不會這么生氣了……”

結果這臭小子和文謖一樣,選的都是珍貴花木。

這茶樹來之不易,那月季培育也不易,他一個窮皇帝,不敢興土木,甚至不敢購置珍貴花木,這些可都是從前朝皇宮留下來,或是從榮親王府移栽,或是大理王室送的,好容易讓御花園姹紫嫣紅的檔次提升了一些他容易嗎?

齊修遠揪著小安的耳朵就回去,道“你得把文謖還有虎頭小獅子都給叫回來,不然皇伯伯我非揍你們不可!”

明珠和四位小皇子正在樹下做虎頭小獅子的工作,勸他們道“你們快下來吧,不然我父皇一氣真的會揍你們的。”

虎頭和小獅子深思,湊在一起商量了一下道“其實我們不怕揍的,真的;!但我們怕皇伯伯把我們關起來。”

一語未完,虎頭看見小安被抓住,頓時驚叫,“不好了,小安被抓到了,快跑啊!”

于是齊修遠帶著小安回來時,三個孩子一窩蜂的逃了,四位小皇子似乎也感覺到了父皇的殺氣,也撒丫子跟著跑了。

明珠張大了嘴巴,覺得不對,正想把弟弟們喊回來,虎頭他們又跑回來了,而且這次是跑到父皇面前。

齊修遠也詫異的挑眉,他也是看見這三個小子往遠處逃的,正想是不是要侍衛們去抓人,幾個臭小子竟然主動回來了。

三個臭小子排排在他面前站好,低頭道“皇伯伯父皇,我們知道錯了,下次再也不敢了。”

齊修遠挑眉問道“你們怎么又回來了?”

三個臭小子看向小安,哀嘆道“我們的元帥都被你抓了,我們這些小兵肯定也逃不出你們的手掌心,坦白還能從寬了,要是一抗拒,你給加重罪名了怎么辦?”

“那剛才你們怎么又逃?不應該我一把小安抓住你們就投降嗎?”

虎頭正因為失敗而懊惱,聞言不開心的道“那就不興我們掙扎一下?”

齊修遠“……”

“不是,不是,”小獅子忙討好的對皇伯伯笑道“我們是先逃才想起來這一點的,所以立刻就回來了。”

齊修遠不相信,“那也不能三個齊齊回來,你們兩兄弟一起逃,一起回說得過去,但文謖怎么也同時回來了?文謖,你來說!”

齊文謖看看小安,又看看虎頭和小獅子,決定實話實說,小聲道“我們收到了小安的信息,所以就回來投降了。”

齊修遠驚訝的挑眉,“你們是怎么傳遞消息的?我怎么沒看見?”

小安可一直在他身邊啊。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