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四十七章 生氣

萬公公找了一下,御花園花花草草不少,樹也不少,所以一時還真沒看出兩位小主子跑到哪里去了。*

齊修遠就抬頭問依然站在樹上的小獅子和虎頭,“小安和文謖呢?你們站在樹上找一下。”

虎頭和小獅子站在樹枝上四處望,他們站得高,看得自然也遠,一眼看過去還真沒看見倆人。

虎頭剛要說沒看見,就見不遠處的樹叢里鉆出一個人來……

齊修遠他們也看見了,實在是齊文謖的動靜太大了,一鉆出來就原地跳腳,然后自己從衣領里扒拉出一條蟲子扔了,他拍了拍身上的葉子,一抬頭就見大家都看著他,頓時一樂,跑過去和大家邀功道“我把那邊的月季都修建好了……”

齊修遠身子就晃了一下,問道“是前年從你四叔家里移植過來的那些月季?”

齊文謖高興的點頭,“我修剪得可好了;”

齊修遠撥開兒子就快步走過去看那片月季,那是浩然府里的花匠與宮里的花匠移植了許多年才存活的珍貴品種,不僅花色絢爛,花朵還大,去年只有三分之二開花,開花的時候他最喜歡帶皇后和幾個孩子過來這里賞花游玩了。.,,。

明珠也跟著跑過去看,見本來整齊有致的月季園被他修建得雜亂不堪,頓時生氣道“哪里修剪得好了,不合格,要重新修。”

齊修遠看看像狗啃過的月季園,再看看一向還算聽話懂事的二兒子,最后決定忍下這口氣。

不就是一個月季園嗎,大不了今年他不來這里了,他的御花園這么大,多的是花木,隔壁就是茶花園,那也很漂亮的。

齊修遠在心里安慰自己,就深吸一口氣,點了幾個孩子道“不許你們再動御花園的花木!”

“那怎么行,”明珠著急道“他們輸了要履約的。”

齊修遠想了想道“你四叔的花園不小,安郡王府的花園也建好了,你們都可以去。”

“那不行,那是在宮外,我又不能監督到,我哪兒知道他們是真的修剪還是騙我的?”明珠嘟嘴道。

“那我就給你一張令牌,每隔一天可以出宮一次,限時一個時辰,只能去你四叔和范叔叔家。”齊修遠覺得他不可能永遠盯著這些孩子,而宮里沒人能管得住他們,所以還是禍水外引吧,反正只要不禍害了他的御花園就行。

明珠聽說可以出宮頓時高興起來,與父親達成了統一戰線,齊文謖卻不樂意了,拉著四個弟弟問道“你們也覺得我修的不好看嗎?”

老三和老四苦惱半天,最后還是決定實話實說,“二哥,實在是太難看了;”

“你們不能只單看一棵,要合起來看!”齊文謖指點的道“比如這幾棵一起看就能看出奧秘了。”

幾個孩子認真的去看,發現依然丑得傷眼,就無辜的去看齊文謖。

齊修遠也看了半天,不得不感嘆自家兒子沒有當花匠的天賦,挺好的。

樹上的虎頭和小獅子看了半天卻喊道“我們知道了,文謖剪的是字!”

小獅子從那棵樹上飛到另外一棵,居高臨下的指點道“這幾棵合起來是‘人之初’。”

虎頭湊過來問道“是不是還應該有‘性本善’?”

齊文謖激動的點頭,“你們看出來了?我還打算把御花園里的花木都修剪成字呢,那樣豈不是很有寓意?”

齊修遠愣愣的去看他的月季園,把這么多月季糟蹋成這樣就為了拼湊成三個字?

想到他的御花園在幾個孩子手中都會變成這狗啃似的,頓時大怒,“齊文謖,你敢動朕的御花園試試!”

齊修遠伸手就要揍他,虎頭在樹上立刻喊道“文謖快逃啊!”

齊文謖下意識的用上輕功蹦遠了,蹦出去才想起來這不是在四叔家里,對面也不是四叔而是父皇,不由一愣,怔怔的看著對方。

齊修遠也一愣,他沒想到那小子敢逃,一時追也不是,不追也不是。

樹上的虎頭和小獅子沒看到皇伯伯發愣,只看到齊文謖突然停了下來,頓時著急的大叫道“文謖快逃啊,你怎么還站著,快往樹多的地方跑!”

齊修遠不樂意了,這兩個臭小子簡直是唯恐天下不亂,這時候不但不勸著文謖認錯,還讓他逃,這不是激化矛盾,純屬找抽嗎?

他也不管兒子了,轉身掐腰就命令樹上的倆人,“你們兩個給我下來!”

虎頭和小獅子抱緊樹,還討打的道“皇伯伯,我們又不蠢,明知道你要揍我們還下去;!”

“你們爹娘也太縱容你們了,長輩要打你們,你們不但不跪著認錯,反而還敢跑,誰教的你們?”

“我爹和我娘教的,”小獅子往樹上爬,以免被抓住,直覺安全后才蹲在上面道“我娘說了,打在兒身,疼在父母心,為了不讓父母疼,我們就不能挨打!”

虎頭狠狠地點頭,“我們要是不躲,被我爹揍到了,回頭他還得怪我們呢,說我們是蠢蛋,眼見著他生氣要打我們了還不逃,這要是不小心把我們打壞了不是致他不慈嗎,皇伯伯,文謖往外跑是為了您好呢。”

齊修遠頭一次聽這樣的謬論,氣得吹胡子瞪眼,“合著我還得謝他是不是?”

“謝倒是不用,回頭您罰得輕一點就行,”小獅子在樹上喊道“為了不讓皇伯伯不慈,我們就暫時別下去了。”

齊修遠頭一次知道小獅子和虎頭的口才還那么好,叫不下來倆人,又不能讓侍衛去抓,免得嚇到兩個孩子讓他們從樹上摔下來,他只能轉身去找小安。

這兩個小子就聽小安的!

轉身卻發現齊文謖已經跑出了老遠,正遠遠的觀望著,不由有些無語,這小子還真敢跑啊!

齊修遠覺得他一個當皇帝的去抓孩子不好看,畢竟這里還有太監侍衛呢,但要讓侍衛去抓也不行,因為他還沒氣到那個程度,真要讓侍衛去抓孩子,傳出去幾個孩子可就有大罪名了。

齊修遠只能深吸一口氣,退一步跟齊文謖招手,“你過來,父皇有話問你。”

齊文謖往前挪了兩步,揚聲問道“父皇不打我了嗎?”

“不打了,”齊修遠惱道“你都跑得那么遠了,我都夠不著你還怎么打?”

齊文謖立刻又往回退兩步,“父皇有什么話就這么說吧!”遠了夠不著所以不打,那他上前不就近了嗎?

他又不傻,為什么要上趕著找揍?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