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四十四章 運氣

飛紅是一匹汗血小馬駒,是虎頭花了大價錢買來的,他就是因為這事聞名于朝堂的。*

以前外人總是會把虎頭和小獅子一并提起,以榮親王府的雙胞胎代稱,或是榮親王府家的兩個皮小子,但自從虎頭買了飛紅后,他一在外面闖禍,朝堂上的大臣就會恍然,“哦,那個運氣特好的榮親王府的老三是吧”

瞧,大家都能把虎頭和小獅子分開了。

而能在萬千良駒中選中飛紅也一直是虎頭最愛炫耀的事之一。

當時正值江南最冷的時候,地上的雪積了有一指厚,虎頭和小獅子約了小安一起出去跑馬,因為怕冷,小安磨蹭了半天才出門,結果就在城門口不遠的地方碰到正要趕馬去馬市的西夏人。

按說應該是對方讓他們出城才是,但三人在外從不做這種意氣之爭,又見對方的馬已經進了一半就打馬停在一旁等候。

趕馬進城的西夏人忙對他們行禮示意,虎頭騎在馬上看向一堆馬,然后就在上百匹馬中看到了昂頭挺胸卻被套馬索緊緊束縛的飛紅。

當然,當時飛紅還不是紅色的,而是黑色的

但就算它被人染了色,沒被人認出是汗血馬,也依然神駿,虎頭對它是一見鐘情。

一見鐘情的虎頭當下就攔住了那個西夏商人。

西夏商人臉色不由一變,本以為遇上了好人,誰知道還是得破財消災。

西夏商人正想從懷里掏錢,虎頭就已經指著飛紅問道:“那匹小馬駒怎么賣”

西夏商人順著他的手指看去,看到他所有馬匹中最好的一匹,那是從馬幫手里進的,據說是打劫了一個從外邦過來的商隊得的,雖然馬小,但神駿非常,他本是想養大一點再出手的,到時候錢也多點,但這馬太烈,自到他手上后一直沒馴服,只怕還沒養大就會死了,所以他不敢留在手里,這次趕馬來大齊就帶了過來。

大齊有錢人多,說不定能賣個好價錢,但他也沒想到他才進京城的門就碰上看中的人了。

西夏商人打量了一下虎頭,見他穿著不俗,座下也是一匹良馬,而身后還帶著十來個護衛,由此可見對方身份不低。

西夏商人心里念頭轉了幾圈,就報了一個略高的價錢兩千五百兩。

他本想著對方要是壓價,那他就大力鼓吹一下小馬駒,到時候再把價錢降一點,這樣既照顧了這位小公子,他也不會虧。

誰知道對方想也不想,小手一揮就答應了,還當即給他打了張欠條,讓他去榮親王府拿錢。

他不是大齊的商人,本不想同意對方給欠條拿馬的,但對方報的是榮親王府的名號。

早在十年前,榮親王就代替了袁將軍成為一代戰神,而且榮親王更年輕,也更位高權重。

西夏前不久剛摻和到大金的戰爭中去,算是得罪了大齊,而西夏國內現在還亂著,商人并不想惹得榮親王府發怒。

就這么一猶豫,虎頭已經屁顛屁顛的跑進馬群里一把抱住飛紅了,得,這下更不能阻止了。

西夏商人只能看著虎頭拉著那匹小馬駒離開。

而小獅子和小安臉色并不好看,他們一致覺得虎頭被騙了,兩千五百兩可以買一匹成年的千里馬了,虎頭拿去買一匹小馬駒,這得多缺心眼。

然而買賣已成,他們也做不出出爾反爾的事來,只能狠狠的瞪對方一眼,連騎馬的心情都沒有了。

然而三個孩子并不敢回家,因為他們沒錢,虎頭打借條讓人到府里拿錢,想也知道是透支的,回去還不得被大人抓起來吊起來打

所以三個孩子騎著馬,帶著侍衛,趕著才到手的小馬駒就跑到田莊上去了。

圍觀的群眾們也覺得這位小王爺真笨,明顯是被西夏商人給坑了呀,當時又快過年了,京城里熱鬧得不得了,不到半天,大家就都知道榮親王的雙胞胎兒子之一又闖禍了,這次是敗家,用兩千五百兩買了一頭小馬駒。

當天京城長輩教訓晚輩的口頭禪就變了,“你要是敢像榮親王府的小王爺那樣敗家我就抽死你”

齊浩然得知這事時正在兵部,還來不及去找兒子算賬就被召進宮里商量過年的事。

一路上大家看向齊浩然的眼神都有些同情,以前他們還羨慕榮親王的幾個兒子雖然闖禍卻不敗家,可現在看來他們是尋常時候不敗家,一敗起家來是誰都比不上的,兩千五百兩啊,都能在京城買一座三進三出的大宅子了,這也太敗家了。

齊浩然碰上自己喜歡的寶馬和寶刀時也是動輒千兩,但也很少像虎頭那么大手筆,而且也不知道是不是被騙了,此時再被人這么一看不由有些惱怒。

當然,他沒惱自個兒子,他惱的是那西夏商人,不知道他兒子實誠嗎,竟然敢開這么高的價,還有你們這些人都是什么眼光,我兒子不就跟我一樣愛好寶馬寶刀嗎,總比那些跑到青樓楚館里一擲千金博紅顏一笑要強吧。

而負責給錢的穆揚靈只是覺得她兒子不愧是齊浩然的種,這才多大年紀就和他爹一個臭毛病了,看到好馬好刀就不講價的亂買。

然后就搖頭嘆息的給找上門來的西夏商人付錢,算是把這事圓過去了。

如果這事就這么過去了,那京城不過是多一件虎頭犯傻的趣聞而已,偏這事還有后續。

虎頭得了飛紅高興不已,一下學回來就親自去喂養,飛紅雖然依然高傲不已,卻已經不再抵觸進食,不過半個月就養得神駿不已。

然后有一天親力親為給飛紅洗澡的虎頭在它脖子上一抹,手就變紅了。

當時虎頭以為飛紅受傷了,急得在它脖子上找了半天也沒找到傷口,最后一急跑去把王太醫拖來給馬看病。

王太醫自然不會看馬病,但他卻認得將馬染黑的藥草,于是,他配出了去掉藥水的藥,再拿水一洗,本來烏黑的小馬駒變成紅色的了。

飛紅當時看了虎頭一眼,就抖掉身上的水漬,抬起前蹄仰天嘶叫一聲,瞬間把前來圍觀的小獅子小安的心也給俘虜了。

榮親王的三公子用兩千五百兩買了一匹汗血小馬駒,朝臣們只能感嘆其運氣之好,而消息傳出的當天,京城長輩們教訓晚輩的口頭禪又變了,“你們要是能像榮親王府的小王爺那么厲害,你們就是在外面玩到天黑我也不揍你們。”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