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四十一章 懼內

大齊的人民第一次知道原來大官們都這么尊重女人,皇上寫賀詞情有可原,畢竟圣上一直很尊敬皇后娘娘,再不是看在榮親王的面上寫句賀詞也沒什么。.XsHuotXT. 小說

但沒想到底下的官員竟有這么多寫下賀詞的,讓人覺得諷刺的是,上面還有朱家家主的賀詞。

難道是榮親王拿著大刀上門逼迫的?

百姓們對此更為好奇,紛紛八卦文秀報發行前那幾天京城是否有異常。

有外國人不明白,操著半生不熟的漢語問道“為什么是榮親王?不是說這是女人的報紙嗎,難道榮親王是女的?”

茶館里的人都鄙視的看向出聲的人,見他們頂著張西洋人的臉,這才原諒他們的無知,有幽默的人就指了一邊過來做生意的西夏商人道“連西夏人都知道原因,我們大齊的這位王爺最是尊重女性了,這王妃想到的,他必定先一步想到,王妃沒想到的,王爺也會想到,這王妃要求的,王爺縱然是上刀山下火海也會去辦的,這文秀報是王妃在辦,我們王爺可不得勞心勞力嗎?”

西洋人恍然大悟,羨慕道“這位王爺和王妃的感情真好。”

被指的西夏商人差點把嘴里的茶水噴出來,嚷道“明明是懼內,說什么尊重女性,我看榮親王是沒血性的漢子,要不然會被一女人壓著?”

此話一出,茶館內的大齊人民群情激奮,齊浩然雖然懼內,但他卻是大齊的戰神,大家提起他時雖然各種歡樂各種取笑,語氣卻恭敬地很,要是沒有榮親王,他們現在說不定還生活在戰亂中呢。.

他們自己取笑王爺懼內是表達親切,他們一群西夏人憑什么鄙視他們的王爺?

還是那幽默的人,伸手攔住要動拳頭的大齊人,笑盈盈的看著西夏人道“我們王爺沒多少血性的時候都能壓著你們西夏打,沖了血性,一下就把大金給滅了,所以你們最好還是期盼我們王爺別激起血性!”

“說得好,”有人拍桌子道“一群蠻子知道什么?我們王爺那是尊敬女性,難道打女人吼婆娘就是血性了?那才是懦弱呢;!”

“說得有理啊!”

林夫人揪住女兒的耳朵把她扯回包廂,低聲道“你再胡鬧我下次就不帶你出來了。”

林小娘子縮了一下脖子,小聲道“娘,我這不是為王爺王妃抱不平嗎?”

“不用你抱不平,茶館里這么多人,難道還能叫幾個西夏蠻子欺負去?”

林小娘子嘟嘴,小聲道“那也不能任由人這樣議論王爺呀,朝廷也不管一管……”

林夫人眉心微蹙,冷著臉道“你懂什么,這才是大智慧,普通百姓連皇上都能隨意議論,榮親王不過是王爺,怎么就不能議論了?”

林小娘子察覺到母親的不悅,縮著脖子不敢說話了,但嘟著嘴明顯不服。

林夫人看了眼下面鬧哄哄的人群,起身道“走吧,我們回報館看看。”

該看的已經看了,今天是報紙發行的日子,還有許多事情等著她們忙呢。

母女倆回到報館時,其他人也吃了午飯陸續回來,全都在議論外人對文秀報的看法,興奮地不得了。

穆揚靈站在窗前看了一會兒,回身對小夏氏和陸靜姝道“這第一場仗我們算打贏了,明天時報那邊要新發行三張報紙,只要我們的成績能維持住今天的四分之一,我們就算成功。”

陸靜姝蹙眉道“娘娘也太悲觀了吧,今天我們的印刷量可是不必同期的時報少。”

“這只是一時的,”穆揚靈道“今天會這么熱鬧一是大家好奇,二是許多女子的支持,三嘛,”穆揚靈揚了揚報紙道“只怕是沖著后面這版賀詞來的,一下子聚齊這么多名人的祝詞可不容易,迄今為止只有文秀報。”

陸靜姝也一笑,“也是,這上頭可還有皇上的題詞,娘娘,我們要把皇上的賀詞掛在哪里?”

這可是大齊開國皇帝的墨寶,就憑這個,文秀報就能一直辦下去,除非后代出現一個不顧祖宗的皇帝;

穆揚靈大手一揮道“把收到的題詞全部裱好掛在報館內,皇上的掛在正中位置,讓人一進來就能看到。”

陸靜姝高興的應下,見小夏氏在一旁樂,想到這些賀詞的由來,她也不由一笑。

這些賀詞自然不可能真是齊浩然拿著刀逼人寫的,除了皇帝,范子衿和榮軒嚴渡的那四幅是穆揚靈親自求的,其他都是各家的夫人老夫人逼著自家相公或兒子寫后送來的。

至于齊浩然的那幅,是他主動寫的。

笑話,妻子去求別人的墨寶,沒道理不用他的,他的字又不是拿不出手,身份也在,加上他是真的從內心尊敬穆揚靈,所以這幅字他寫得一氣呵成,就連齊修遠都贊,“這字寫得比子衿都好。”

沒辦法,范子衿寫這幅贊譽女性的字太違心,思考停頓了好幾下。

范子衿對此一點也不羞慚,道“我看這大齊也沒幾個人寫這些字能比過他,關鍵這底氣就不一樣。”

“不用拐著彎罵我,我知道你要說我懼內,但這家里阿靈還是聽我的,”齊浩然得意洋洋的道“我不過是在外面尊敬她罷了,子衿,你要知道夫妻一體,該給妻子的體面還是要給的。”

“呦,我第一次知道你們家是你做主,”范子衿斜睇他道“那晚上你敢留下來陪我和大哥喝酒到三更嗎?你那酒量我也不勉強你,你要是敢喝光兩壇酒回家我就信你在家當家。”

齊浩然扭頭對齊修遠嘖嘖道“大哥你看,子衿就是不愛顧全大局,這喝酒傷身,明兒又有大朝會,他不叫我們早點休息竟然攛掇我們喝酒。”

齊修遠淡淡的道“我可以下令休朝一日,反正這十來年我還沒休息過,偶爾一次還是可以的,你要是肯留下來,那我們晚上就喝酒。”

“……”齊浩然控訴的看向倆人,半響才委屈的道“你們聯合起來欺負我!”

齊修遠和范子衿全淡淡的看著他道“你不是說你不懼內,能在家里做主嗎?”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