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四十章 發行

四月十八是個諸事皆宜的好日子,也是被后世載入史冊的日子,因為這一天是天下第一張女性報紙發刊的日子。.XshuOTXt.CoM.

這一天被載入史冊,被喻為女性自我意識覺醒的開始。

在后世人看來,今天是神圣的一天,然而,在當下大齊人眼中,今天是很熱鬧的一天,凡是能收到文秀報的地方都翹首盼著,不能收到的地方也都托了人給寄兩張過來。

文秀報才開刊就脫銷了。

女人們是因為這張報紙是女人的報紙,所以異常的支持。

一張報紙就五文錢,女人們表示她們拿得出來,不就兩雙鞋墊的錢嗎?

不靠男人她們都能買得起。

而男人們則很好奇,女人們能在報紙上寫啥,聽說文秀報從上到下全是女人,尊貴如皇后,低賤如賣報的小姑娘,都是女的;!

松江府下的陽春村的村民一大早也守在村口的大榕樹下等著里正去鎮上領了報紙來讀。

而李園卻是親自跑去鎮上買了一份報紙,當看到上面有他母親丁娘子的名字時,頓時樂得跳起來,一溜煙的就往村里跑。

“我娘上報紙了,我娘上報紙了,王妃還親自給我娘寫了評語!”李園揮舞著報紙往家里跑。

不僅陽春村的村民們震驚了,就是聽到他喊的鎮上的居民也震驚了,他們這兒竟然有人能上報紙?

秉著看熱鬧的心態,大家一起跟在小伙子身后去看熱鬧。

等里正氣喘吁吁的趕來,村子已經被看熱鬧的人圍了好幾圈了,這年代識字的人少,能認全字的更少了,反正里正來之前沒人能解圍,小伙子倒是認得幾個字,但他膽子不大,一被大家圍住,臉都嚇白了。.

里正分開人群走進來,喘了口氣訓道“你小子跑那么快干什么?不知道尊老愛幼等等老人家我?”

里正拿過李園手里的報紙看看,看清楚那個版面后就還給他,指使村里幾個青壯道“去,回家給我搬桌子搭臺子去,王妃娘娘可是給了我們陽春村和松江府一條大活路啊,我們村要出大名了!”

被點名的青壯興奮的回家抬桌子。

丁娘子也很快被請來,她眼睛亮晶晶的看著里正手里的報紙,問,“里正,我真上報紙了?”

“是真的娘,”李園拿了他手里的報紙湊過來,“您看,這上面還有您的籍貫跟名字呢,這信是我寫的!”

丁娘子熱淚都快出來了。

里正也沖她友好的笑笑,然后站到臺上,大聲道“諸位靜一靜,我知道大家是為何而來,老頭子也不廢話,我們直接讀陽春村丁娘子的稿子和榮親王妃給她寫的評語!”

圍在四周的人頓時大聲喝彩,他們也很想知道一個村婦寫的什么,不是給文秀報寫文章的都是才女嗎?

要是一個村婦都能給文秀報寫文章,那他們是不是也可以?

這一刻,大家的心不要太蕩漾;

但穆揚靈之所以會選中丁娘子的文章,不是因為文章本身的文筆,而是因為她的內容。

李園寫的文稿和信是混合在一起的,不僅錯字連篇,還涂滿了墨跡,要不是湊巧碰到穆揚靈審稿,肯定是第一批就被淘汰的,實際上,穆揚靈第一眼看見的時候也把文稿給扔了。

她之所以會重新撿起來是因為掃過的第一句話,“我是松江府人氏,是個寡婦……”

丁娘子是個寡婦,李園還在腹中的時候她丈夫就死了,當時不管是她的婆家還是娘家,都希望她生下孩子后把孩子留給婆家后改嫁,但看著嗷嗷待哺的兒子,丁娘子到底沒聽他們的,而是一人把兒子拉扯大。

如果是這樣還不足以讓穆揚靈認同她,關鍵是她改良了織機,織出了三梭布。

穆揚靈是知道松江布的,這幾年她的小衣都是用松江布做的,柔軟輕便,吸汗性很不錯。

她以為這東西一直在的,直到看到這篇文章,她才知道松江布發明不到二十年,將先進技術帶回松江府的黃道婆也剛逝世沒幾年。

而松江布也只在江南一帶售賣比較多,還沒有到天下暢銷的地步,松江府也只因為松江布好過一點兒,還沒到歷史書上記錄的那樣,商人以萬金趨之。

因為黃道婆的無私,丁娘子得以學了一門紡織的手藝,用此養活了自己與兒子。

她本就是個堅強的人,得知王妃為天下女人辦了張報紙,心情一激動就讓兒子幫她代筆寫文,她沒有其他的意思,就是想以自己的故事告訴天下人,女人也很厲害,就算沒有男人,她也能撐起一個家庭,所以天下的女子不用妄自菲薄。

李園是個孝順孩子,大概是怕母親文稿不被選中傷心,所以在文稿后附上一封信,將他母親的艱辛與努力一一列出,希望能感動看文的人;

而其中就有他娘為了養活他,日夜織布,直到無意中改了一下織機,織出了三梭布日子才好過些。

穆揚靈喜歡丁娘子身上的那股志氣和自強,所以特意寫了評語贊她。

里正站在平臺上將王妃的評語讀完,然后看向丁娘子,大家也都滿懷敬佩的看向她,不管是因為她本身,還是王妃的評語,反正大家都很敬佩的看著她。

丁娘子微微有些不好意思的低下頭。

而在大齊其他地方,還有好幾個人像丁娘子一樣心中激動,面上薄紅,她們的文章也被選中刊登出來了。

各地的茶館酒樓因為今天文秀報發行而異常熱鬧,不亞于元宵佳節賞燈游玩時。

而在京城,熱鬧就又各不同,作為天子腳下的百姓顯然更關心報紙的內容,見文秀報上不僅有大寓意的小故事,還有一篇關于政事的見解,甚至還有半個版面專門刊登律法知識,若不是上面還有一篇較為婉約的詩歌和一篇專門講蘇繡的文章,他們只怕要以為這是時報了。

這哪里是女人的報紙,男人寫的文章也不過如此了。

時報的男人們偷偷摸摸買回來文秀報研究,最后嘆息道“果然不可小看女子,她們能在一張報紙上安排下那么多內容,而且面面俱到,可見她們的才華。”

“這樣的女子可不敢得罪,你們以后再路過文秀報門前可要小心點,別說不該說的話。”男人們雖然嘴上不說,但對于女人辦報紙還是有些不服氣的。

“不錯,沒見連皇上都屈服了嗎?還特意寫了祝詞!”說罷掀過來給大家看,眾人就幽幽一嘆,“榮親王妃果然厲害,有這四分之一版面的祝詞,文秀報以后還有何俱?”

上面第一條加粗加黑的文字的確是皇上為文秀報寫的祝詞,但這還沒完,后面還跟著一溜兒的人呢,榮親王,安郡王不說,左右相,六部尚書及大齊有名的大儒全都榜上有名,甚至還有各世家大家長的題字鼓勵,其中最引人注意的莫過于孔家,連圣人之后都贊女性們了,他們這些讀圣賢書的還能說什么呢?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