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三十九章 受傷了

齊浩然放下心來,心滿意足的抱著穆揚靈睡了。*

穆揚靈本來想思考一些深層次的東西,無奈齊浩然的懷抱太舒服,一個不小心也睡過去了。

而此時,安郡王府的小書房里還亮著燈,四個熊孩子還在挑燈夜戰。

雖然要換一個主題,但小安基礎擺在那里,是第一個寫好的,他高興的丟下筆,吹干墨跡就往正院跑。

其他三個孩子俱抬頭羨慕的看他一眼,然后低頭繼續奮斗。

正院里竟一個下人也沒有,小安蹙眉,滿頭疑惑的往屋里走,路過窗口的時候聽到屋里父親一陣一陣的抽氣聲。

范子衿指導小夏氏,“把藥水揉開,多用點力氣。”

小夏氏點頭,但努力了半點,范子衿雖不斷抽氣,情況卻沒有好多少,眼見丈夫臉色越來越難看,小夏氏小聲的道:“不如請大夫”

“然后讓所有人都知道爺因為揍幾個孩子扭了手你不嫌丟人,爺還沒臉見人呢,趕緊揉”范子衿很不滿,“都是吃的一樣的飯,你的力氣怎么這么小”

小安默默的閉上張開的大嘴巴,默默的推門進去。

屋里偷偷摸摸上藥的倆人都一靜,范子衿看到走進內室的兒子,老臉一紅,瞪眼道:“誰教你的規矩不知道進門先問話嗎”

小夏氏目光在父子倆臉上轉了一個圈,最后起身把藥交給兒子,轉身離開了。

小安就捧了藥水上前,“爹爹,我幫你上藥吧。”

范子衿哼了一聲,反正兒子都知道了,再把人趕出去也沒用,范子衿干脆大爺似的的把手伸出去。

小安邊給父親揉手邊低聲道:“爹爹,這事是我錯了,我一定認真改過,永不再犯。”

范子衿心里舒坦了,想到兒子之前說的那番孝順的言論,心情也不由愉悅起來,朝中父子兄弟政見相左,感情不好的例子不少,他兒子愿意為了他放棄提出意見相左的政見已實屬難得,雖然放棄的時間有限,但范子衿只要一向自個兒子比別人兒子孝順他就開心。

心里一舒坦,身體上的傷痛立刻就放大了,小安手上一個用勁兒,范子衿就哀哀叫起來,實在是太疼了,他下次再也不用手揍人了。

范子衿本想用戒尺打幾個孩子的,但他是成年男子,生怕手上一個沒輕重把孩子們打壞了,所以只好甩著巴掌上。

就算四個孩子都站在任由他揍,范子衿還是不小心扭了手,而且手臂酸疼不已,屬于突然運動過量后遺癥。

小安為父親上好藥,見他昏昏欲睡的,也不好再讓他為自己批閱文稿了,只能給人蓋上被子輕手輕腳的出去。

路上就碰到了湊在一起的三個小伙伴。

小安去太久了,小獅子他們寫完文稿發現人還沒回來,一致認為是范子衿又生氣打人了,雖然他們屁股不疼了,但沒人愿意湊上去挨打。

所以三個小伙伴一致決定要在路上等小安,確定沒危險后再拿文稿過去交差。

小安控訴的看他們,“幸虧我沒挨打,不然豈不是只有我一人受罪你們竟然都不去救我”

齊文謖不好意思的摸頭,虎頭卻著急的問道:“你沒挨打怎么這么久,是不是二伯很嚴格不給過”

小獅子也捂著文稿擔心起來,這可是他好容易寫成的,不會又不過關吧

“不是,我沒給父親看文稿,”小安傷心的解釋道:“我爹揍我們傷了胳膊了,我去給他上藥呢,文稿還是交給先生們看吧,反正我們這次也沒寫敏感的事。”

三個小伙伴都張大了嘴巴,不約而同的摸向屁股,覺得真的不疼了,“小安哥哥,你屁股還疼嗎”

小安翻了個白眼道:“我又不是紙糊的,下午擦了藥后就不怎么疼了。”

所以被打的人沒事,打人的反而傷了

三個小伙伴都對范子衿無限同情起來,第二天一早看向他的目光不由帶出些神色來。

范子衿平靜的吃完早飯,漱口擦嘴后問道:“說吧,什么事”

小獅子立刻道:“二伯,以后你揍我們時輕一點,別再傷到手了。”

虎頭連連點頭,“不然你改用腳踹吧,那樣應該就不會受傷了。”

齊文謖保證,“我們一定撅起屁股決不反抗。”

小安看看三個小伙伴,再看臉色已經發青的父親,果斷的低頭裝死。

直到四個人都背著書包離開,范子衿才捂著胸口深吸一口氣,“還好,爺還沒被氣死。”

范子衿也去衙門,今天沒有朝會,大家都是踩著點到衙門的,戶部尚書看到范子衿一踏入戶部頓時松了一口氣。

他手上有兩個水利項目今天要與皇上求錢款,要是帶上范子衿或許能要多一點。

昨天才決定給范子衿上眼藥的戶部尚書立刻決定要充分發揮對方的作用,做到物盡其用。

所以范子衿在戶部屁股還沒坐熱就被拉進宮里了。

齊浩然也在宮里,正和皇帝談軍營裝備大炮的事,看到范子衿進來倆人都不約而同的去看他的手臂。

范子衿:“”

范子衿在心里磨牙,這幾個臭小子,才進宮就到處亂說,他決定今天一定要接四個孩子再去他府里住,然后他家的晚餐和早餐都是艾菜饃,點心是苦艾餅

戶部尚書疑惑的看看三人,他怎么覺得氣氛有些怪異

齊修遠輕咳一聲,將眾人的注意力拉回來重新商議政事,只是在公事處理完后他關切的對范子衿道:“子衿,要不要給你放兩日假身體不好就要在家里休息嘛。”

戶部尚書一凜,連忙扭頭去看范子衿,果然見他臉色有些不好,愧疚了,原來范子衿早退不是態度不端正,而是因為身體不舒服啊。

戶部尚書滿懷愧疚的溫聲道:“既然你身體不舒服,那就在家里休息幾天吧,戶部的事先壓一壓也行。”

范子衿咬牙道:“不,我沒事。”

戶部尚書更是愧疚,瞧,范侍郎多敬業啊,他竟然還誤會人家,戶部尚書臉上更加溫和,柔聲道:“既然病了就要休息,不然熬壞了身體才耽誤事呢,而且還得不償失,就這么定了,你就休息兩天。”

齊修遠和齊浩然都在范子衿的目光中微微低下頭。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