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三十七章 等你死后

范子衿吃完飯,想到要回家面對幾個臭小子,再看優哉游哉靠著喝茶的齊浩然,心里怎么想怎么不平衡,干脆起身把齊浩然的公文全搞亂,再把辦公間弄得一團糟,看了目瞪口呆的齊浩然一眼,這才神清氣爽的背著手跺腳離開。.XshuOTXt.CoM.

齊浩然看著亂成一團的公文,“嗷”的一聲跳起來,吼道“范子衿你給我回來!”

范子衿氣定神閑的走出兵部,聽到齊浩然的吼聲連眉毛都沒動一下,有本事你追出來呀。

齊浩然不敢追出去,所以范子衿坐上馬車后回家了。

兵部的官員們也只是在最初心多跳了兩下,然后該干什么就干什么去。

這樣的吼叫聲他們也早就習慣了。

齊浩然在辦公間里轉了兩圈,最后氣嘟嘟的拉開門,隨手扯過一個堂官,剛想叫他進去把房間收拾收拾,想到里面還有機密文件,只能青著臉放開人,揮手道“走吧,走吧;”

齊浩然苦逼的去收拾房間。

范子衿則閉目養神的回家,四個孩子已經吃飽飯躺在床上呼呼的午睡了。

見四人過得這么愜意,范子衿的那點小得意就不見了,當即把幾個孩子揪著耳朵拉起來。

一句話,他們的文稿全都不過關。

虎頭立刻抬手摸腦袋,“蒼天啊,我總算是知道什么是‘兜頭一盆冷水’了!”

剛坐在椅子上要喝茶的范子衿差點嗆死,他放下茶杯指著虎頭道“給我好好說話!”

虎頭收回看向蒼天的目光,控訴的看著他道“二伯,你知道這篇文章我寫了多久嗎?兩個時辰!我昨天晚上幾乎沒睡覺寫成的!”

“嗬,合著你一晚上就睡兩個時辰啊,那其他時間去哪兒了?”

虎頭梗著脖子道“我娘說了,孩子就應該保持每天睡眠四個半時辰以上,少了就會精神不濟,我昨天晚上可是犧牲了兩個時辰,可不相當于沒睡嗎?”

“你娘那是在養豬呢,你們去各大書院里走一圈,問問能有多少個學子每日睡足三個時辰,他們比你們還小的時候早就頭懸梁錐刺股的讀書了,你們比他們差遠了!”范子衿拍了一下桌子,氣道“總之我說你們的文稿不過關就不過關,至于為什么不過關,小安,你最多,你先說,你覺得你的為什么不過關?”

小安拉回虎頭,看著父親平靜的道“我吃完早飯就知道自己的文章肯定不過關了。.”

“呦,挺有自知之明的。”

小安不理會父親的冷嘲熱諷,繼續冷靜的道“因為你是特權階級,你肯定不會容許這樣損害你利益的事情存在。”

范子衿噎住,看著兒子說不出話來,半響他才問道,“那你打算放棄這個奇思異想了?”

“不,”小安眼中閃著亮光,握拳道“四嬸說做事要持之以恒,只有去努力過才不會后悔,我都還沒努力過怎么能放棄呢?”

范子衿指著小安冷靜的問道“那你是想跟你爹我為敵?”

“不,我是那么不孝的人嗎?”小安鄙視父親;

范子衿放心了,“你不愿放棄這個想法,又不會違逆我,那你打算怎么做?先說一聲,你說服不了我的,我永遠不會支持你去做這樣的事的。”

范子衿顯然是有意為難考校小安。

小安卻平靜的點頭,“我知道,爹爹很固執,也就是四叔偶爾能說服你,所以我不會說服你的。我只要鍛煉好身體好好的活著就行,我等你死了再提出這個想法,到時候我就不會不孝了。”

另外三個孩子頓時眼睛一亮,興奮道“小安哥哥,你這個辦法真好。”

小安得意的看他們。

虎頭興奮的道“那我先造好一些飛鳥,等我爹死了我就開始試驗它們能不能帶人飛……”

孩子們開始認真思考“父母不在,五人阻攔后要做的若干事”。

范子衿指著四個孩子氣的說不出話來。

片刻后屋里傳來孩子們的狼嚎聲,安郡王府的下人們嚇得差點摔倒在地,聽到院子里傳出幾位公子的嚎叫,下人們疑惑“榮親王啥時候來的?”

“榮親王沒來,屋里好像是我們家王爺……”

下人們沉默了一瞬,然后著急起來,“快去請王妃回來,不行,我們王妃肯定勸不住王爺,快去請榮親王。”

“還是先去請榮親王妃吧,那兒比較快……”

如果下人說齊浩然在揍幾個孩子,那穆揚靈和小夏氏眼皮都不會抬一下,因為齊浩然幾乎每天都要揍他們,然而總是腳踢不到屁股,手打不到人,也就是聲勢浩大的吼幾句就完了;

但下人匯報說是范子衿揍人的。

不管是穆揚靈還是小夏氏都立刻放下手頭的事往安郡王府趕。

這實在是太稀奇了,范子衿對孩子們出手的次數一個巴掌都數得過來,因為動手的事從來都是由齊浩然和穆揚靈負責的,他只要在后面補刀子罰他們抄書或跪祠堂就行,什么時候親自上手揍過人?

穆揚靈和小夏氏想,孩子們一定是做了天怒人怨的事,不然子衿也不會氣成這樣啊。

倆人趕到安郡王府的書房時,毆打已經結束了。

范子衿正坐在椅子上喘氣,四個孩子排排站著低頭,看到穆揚靈進來,火一下就沖著她去了,“你來得正好,瞧瞧你都教的什么孩子,爺還活得好好的呢他們就盼著我死了!”

穆揚靈如刀般的目光就看向四個孩子,孩子們低著頭不敢啃聲。

小夏氏也驚呆了,這可是大不孝啊!

小夏氏捂著胸口僵立在一邊。

穆揚靈的目光在他們中間轉了轉,然后指了小安問道“小安,你來說。”

小安就抬頭哭道“四嬸,我知道錯了,我們不是那個意思,只是表達不到位而已。”

穆揚靈察覺范子衿的呼吸又重了兩下,就忙問道“那你本來想表達的是什么意思?”

小安思索了一下,認真的道“我是覺得父母不容易,所以希望他們一生都開開心心的,既然我明知道修改律法會讓父親不開心,甚至父子還會成為仇敵,那我還要堅持去傷父親的心不是很不孝嗎,如果我不愿意放棄自己的想法,那就先記下,等父親,”小安說到這里小心的看了一眼父親,低頭小聲道“等父親不在了我再做就是了,這樣既孝順了父親,也無愧于自己。”

虎頭小獅子和齊文謖在一邊連連點頭,“我們也是這個意思,二伯二叔你可別誤會我們盼著爹爹死掉啊。”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