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三十四章 思路

小獅子教訓他,“你要跟聰明人比,怎么能跟一個笨蛋比呢”

“可他都二十多歲了,我才十歲”

這理由好強大,小獅子一時找不到借口反駁。.

齊文謖也道:“董五郎的確很蠢,就連我三弟和四弟都知道京城附近的地價不低,中等地不會低于兩銀子。這兒又不是北地那種地廣人稀的地方,哪里有二兩銀子一畝的地”

“快別侮辱北地了,”小安背著手哼道:“北地的中等地一畝也要四兩銀子呢,兩邊都是利欲熏心,所以被那季管事耍得團團轉也情有可原,不過這些百姓的確可憐,而且他們的確損失慘重,算是苦主。”

四小孩身邊的人紛紛驚訝的看著他們,難道現在的孩子都這么厲害嗎

而堂上的縣令顯然不是這么認為的,他覺得這些莊戶可算不上苦主,而且這事還扯上了無辜的左相大人,縣令正想重判以儆效尤,后堂就傳出來一張紙條。

縣令只能憋屈的敲驚堂木,兩邊各打五十大板的放過。

董茂雖不知情,卻也縱容奴仆壓民,所以打二十大板,罰款若干,念他正重傷,容許他養好傷后再來上刑。

而莊戶這邊則是歸還他們分得的一兩銀子,之前的交易作廢,可取回地契,但因為他們居心不良,算是與人合謀害人,所以根據他們交易的地契數量罰款,一畝田罰銀二兩。

這個處罰夠重,他們肯為了一畝一兩銀子就鋌而走險的把地契拿出來,可見他們有多愛錢。

而現在不僅要他們歸還銀子,還每畝罰銀二兩,不僅最后竹籃打水一場空,還倒貼這么多錢,在堂上跪著的莊戶都軟倒在地,后悔不已,早知道就不來衙門了,他們自己鬧說不定還能把地拿回來,還不用罰錢。

但他們卻不知道這個處罰算輕的了,要知道縣令原先可是打著沒收土地,再打板子判刑的主意,要不是左相大人說親,他會這么輕輕放過

莊戶們如喪考妣,小安他們不是不懂世事的公子哥,他們知道土地對農民的重要性,一時心里也有些難受。

見季管事被收押在案,案件審問結束,四人就擠出人群,見小亭與他們的侍衛站在一起,四人身子頓時一僵。

穆揚靈見四個孩子情緒有些低落,就安慰他們道:“他們也算是咎由自取,若是拿不出這么多錢大可以把地賣了。”

“可娘不是說過土地是農民的命根子嗎,他們要是把命根子都賣了還拿什么生活呢”小獅子睜著一雙大眼睛看母親。

“是啊,所以朝廷一直想要限制交易土地,然而至今為止沒什么好辦法。至于這些人,”穆揚靈一笑,“他們既然能想出這樣的賺錢法子,應該不是吊死在土地上的人,不用你們替他們擔心。”

在這個淳樸的年代,敢拿出土地去騙錢的農民能是什么好人

就是在前世那個信息爆炸,騙子滿地的年代也沒農民敢輕易把自家的地拿出去騙人啊。

所以穆揚靈一點也不同情那些人。

安慰完他們,穆揚靈見四人一點也沒走的意思,就放下筆問道:“說吧,還有什么問題”

小安看了弟弟們一眼,問道:“四嬸,我爹為什么讓虎頭揍董五郎把事情鬧大”

穆揚靈戲謔的問道:“你們之前不是已經揍了董茂,把事情鬧大了嗎”

小安小臉一紅,小聲道:“那怎么一樣,我們那是小孩打架,但有爹爹插手就不一樣了。”

而且他總覺得大人間有些他們看不懂的機鋒。

穆揚靈想了想就道:“我也不知道為什么,等回去你帶著虎頭他們去問你父親吧,還有,別忘了你們今天出來的目的,明天還有一天就收假了,你們的作業有頭緒了嗎”

四個孩子張大了嘴巴,今天過得太豐富,他們把這件事給忘了。

四個孩子火燒眉毛一樣的往回跑,而此時,范子衿剛知道幾個孩子偷溜出宮的事,不由氣得磨牙,“宮里的守衛何時如此松懈了”

聞訊剛從兵部趕過來的齊浩然聞言道:“據宮中的侍衛說,四個孩子是大搖大擺的出去的,沒人阻攔。”

范子衿:“”

齊浩然繼續道:“你們又沒關他們禁閉,他們洗完御書房不跑難不成還等著你們繼續罰他們他們又不傻。”

“是,他們不傻,所以才會闖禍”范子衿咬牙切齒的道。

齊浩然就輕咳一聲道:“你才帶他們一天就受不了,我和阿靈可每天都在為他們擦屁股啊。”

范子衿冷哼道:“那也是你們活該,幾個孩子這么皮不都是你們縱容的。”

范子衿氣呼呼的回到郡王府就看到四個孩子排排站著提問題,齊浩然就小聲的道:“他們這也是我們教的,你看誰家的孩子有他們那么聰明”

這次范子衿只是冷哼一聲就拎著四個孩子去小書房。

晚上四個人一致熬夜寫作業,第二天齊齊黑著眼圈堵住范子衿,要求他給批改。

范子衿昨天曠班已被全朝文武大臣知道了,今天自然不好繼續曠班,所以拿過他們的作業就塞進一堆公文里,道:“我拿去衙門批改,中午回來給你們。”

上完早朝范子衿才把四個孩子的文章拿出來審閱,秉持著先劣后優的原則,范子衿想也沒想就先把虎頭的文章找出來看。

虎頭放棄了之前的構思,著眼于昨日的事,將前因后果都寫下,甚至連昨天晚上他告訴他們這是有人設計陷害榮軒的話都照寫下去了,最后這小子來了個感言,表示作為大齊未來的希望,大齊的孩子們一定不能像董茂一樣不學無術的犯蠢,就算是立志要做紈绔,那也要做個有知識有文化還有格調的紈绔,至少不能連地價這種基本常識都不懂。

范子衿看得手一個勁兒的直抖,不是感動,是氣的,這小子怎么什么都往上寫,榮軒被設計的事只是大家心里的猜測,并沒有放在明面上,這小子倒好,直接把他的分析照寫下去了,還打算發到報紙上,這是嫌局勢還不夠亂

范子衿壓下心中的怒火,告訴自己,沒關系,這是虎頭,就把他當小時候的齊浩然看了。

一番心理建設后這才把齊文謖的文章拿出來看。

范子衿才壓下的怒火“騰”的一下就冒起來了,忍不住咬牙道:“這幾個臭小子”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