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三十二章 董家

董家正一片混亂。

董茂被渾身是泥的抬著送回來,一擦干凈整個臉都看不出原樣了。

董老太太抱著鼻青臉腫的小兒子哭嚎,指著一溜的兒子道:“你們就看著你們弟弟被人這么欺負連你們弟弟都護不住,要你們還有什么用”

董五郎是董老太太的老來子,寵得他都二十多歲了也沒個正經差事,還跟個十多歲的少年似的到處闖禍。

董家二郎三郎四郎都低著頭站在一邊,董大郎卻不慣幼弟的臭毛病,黑著臉對母親道:“您知道他惹的是誰嗎安郡王和榮親王家的兩位小公子,現在還有一個孩子的身份不明,但偌大的京城里能跟榮親王家的公子稱兄道弟的有幾個母親,那有可能是皇子,您的小兒子是寶貴,那能貴得過宮里的皇子嗎”

董老太太一噎,臉上還掛著淚珠的看著大兒子,“那,那這事就這么算了”

“我倒是想這事就這么算了,但安郡王和榮親王未必愿意。”

董老太太火氣再起,“五郎都被打成這樣了”

“是啊,一個二十三四的青年被一個十歲出頭的娃娃給打成這樣了,”董大郎生氣的道:“娘,您覺得這話說出去好聽嗎”

董老太太被噎得說不出話來,但臉上的神情明顯是不服氣,她氣鼓鼓的抱著董茂啜泣。

董茂見老太太不為他做主,立刻裝不下了,他慢慢地睜開眼睛,可憐巴巴的看著母親道:“母親,我冤啊,范子衿就算是郡王也不能這么仗勢欺人啊,我姐夫還是丞相呢。”

董大郎努力的瞪弟弟,就是一旁的二郎三郎四郎也不由皺眉看著董茂。

董老太太卻眼睛一亮,對大兒子道:“不錯,不是還有瑾瑜嗎,你立刻去請瑾瑜過來,就說我要死了。”

榮軒聽到這話,臉上再淡然此時臉色也不由一沉。

跟在他身后的管家忍不住抹汗,姑爺一來就說是來看五爺的,他想著五爺那慘狀,也想讓姑爺同情一下,所以直接領著人進來了,誰知道會那么巧就聽到那么句話

榮軒在門口停了一下,最后決定還是沉著臉進去。

董五郎看到榮軒真的出現卻瑟縮了一下,就是董家老太太氣勢也是一弱。

董家其他四兄弟看到榮軒卻有些尷尬,還是董大郎先反應過來請榮軒去前廳。

榮軒卻看向閉著眼睛的董茂,道:“不用了,我有些事想要問五郎。”

榮軒的臉色實在稱不上好看,董老太太心中惴惴,主動護在董茂前面,小心翼翼的問,“瑾瑜,五郎傷得不輕,有什么事等他好一些再說吧。”

榮軒微微躬身笑道:“老太太放心,只是幾個小問題,不耽誤時間。”

榮軒上前兩步,彎腰捏住董茂的手,盯著他的臉柔聲問道:“五郎,城外那片地是你買的誰給出的主意,派的誰經手”

董茂只覺得被榮軒捏住的手腕一陣刺痛,不由睜開眼睛對上榮軒的雙眼。

董茂只覺得臉上被刀鋒劃過一般,就算手疼的要死,偏一句疼也不敢叫。

董老太太也被榮軒的氣勢壓得不敢動彈,她只好去扯小兒子的袖子,急聲道:“五郎,你倒是告訴你姐夫啊。”

董茂哭道:“我,我不知道啊,這都是季管事辦的。”

榮軒定定的看了他半響,這才松開他的手道:“那今天是誰提議出城去騎馬的”

“是榮華。”

這下就是董二郎等人都不由瞪五郎了,榮華是榮家子弟,然而誰不知榮軒與榮家不和

當年他會跑到皇帝身邊當一個小小的軍師就是被榮家放棄迫害的。

榮軒雖當了左相,榮家卻一點好處沒落著,還被處處壓制。

本來就是二三流的世家,這一下更是沒落了。

可以說榮家和榮軒就是仇人啊,而董家本就沒什么權勢,全是借著榮軒才謀了幾個閑職,家族發展還是在生意經營上,可以說整個董家都在倚靠榮軒。

董茂卻跟榮軒的仇人榮家子弟來往,這不是打榮軒的臉嗎

董大郎忍不住上前一步揍他,“你說你除了惹禍還能辦什么事”

董老太太也著急的看向榮軒,解釋道:“瑾瑜啊,五郎他這是年紀還小,不懂事,你別介意啊。”

榮軒對岳母笑道:“您放心,我不介意。”又不是他兒子,他有什么好介意的。

榮軒扭頭對董大郎道:“不知道那位季管事在何處,你把他交給我吧。”

董大郎立刻叫人去拿季管事,這才著急的問道:“妹夫,是不是五郎闖了什么大禍”

榮軒沉默了一下,終究嘆息一聲,看著董五郎沉痛的道:“五郎今天打的四個孩子里有一個是二皇子。”

猜測得到證實,董家人身形都一晃。

榮軒繼續沉痛的道:“今日這事五郎還要多謝安郡王,若不是他插手將此事定性為勛貴斗毆,以今日的情勢來看,械斗必定有傷亡,一旦查出五郎是借我的名義行事的”

榮軒看著董家五位郎君幽幽一嘆,董家人,除了躺在床上的董茂,其他人都出了一身的冷汗。

當今皇帝眼里不揉沙子,從不姑息貪酷,一旦此事爆開,榮軒必定失勢。

墻倒眾人推,榮軒就算不當丞相了他也是衛國公,只要皇帝對他還念著一絲情分,他再差也能體面的活下去。

可董家就不一樣了。

董家完全是依附榮軒而活,榮軒要是因為董茂出事,到時候還有誰會護著他們

董家四位郎君已經能預料到他們會面臨到的場景了,就是董老太太也心內冒著寒氣,看著躺在床上哀哀叫痛的小兒子,求情的話怎么也說不出口。

榮軒一臉沉痛的出了董府,站在臺階上看了眼明艷的太陽,榮軒感覺心情好了些。他沒告訴他們皇上對董五郎的處置,讓他們擔驚受怕一陣也好,免得他們以后更為所欲為。

季管事被人堵了嘴巴送上榮軒的馬車,榮軒看了對方一眼,這才騎上馬,下令道:“走,去衙門。”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