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三十章 無辜

范子衿一回到京城就帶著四個泥人進宮告狀去了,宮里收到消息比較慢,因此齊修遠和大臣們看到四個泥人都有些驚悚,要是沒看錯,二皇子好像也在里面吧

范子衿一上來就告狀道:“皇上,您可要為二皇子他們做主啊,那董家五郎一上來就揍人,連君臣禮儀都不顧了,簡直罪大惡極。”

哦,原來是紈绔打架,大臣們放心了,開始優哉游哉的看戲,誰不知道董茂是個不學無術的紈绔,仗著榮相的勢在京城頗吃得開,不過到目前為止,對方還只是個走馬斗狗的紈绔,最多呼朋喚友的的喝酒逛青樓,跟人搶紅牌,時不時的打個架而已,眾臣正等著他進一步的發酵成為犯罪分子。

不過敢打皇子,膽子也的確夠大。

毆打皇室應該算一個罪名了吧

眾人正想著怎么給董茂定罪,齊修遠就淡淡的問范子衿,“現在不是辦公時間嗎,你怎么穿著便服跑城外去了”

范子衿身子一僵,眾臣一滯,立刻以看好戲的眼神看向安郡王,不愧是榮親王的表兄弟,這都一樣的混啊,曠班就曠班吧,竟然還敢堂而皇之的出現在皇帝面前,活該被抓。

齊修遠頭疼的看著一大四小,心里拔涼拔涼的,浩然不靠譜也就算了,子衿竟然也不靠譜。

他指著四泥人腳下站的地方,道:“給朕出去,等我們散后,你們四個抬著水來把這清洗干凈。”

對低著頭站在一邊的范子衿道:“董茂如何敢毆打皇子”

“回皇上,他不知道二皇子在其中,但文諾和文諍也是皇室,皇上,此種藐視皇室的行為一定要嚴懲。”

齊修遠見他規避理由,就微微瞇起眼睛,這是他們主動招惹的董茂

可不對啊,四個孩子雖然總是惹禍,但多數時候出發點是好的,每次闖禍他們的出發點都能為他們爭不少分。

子衿要想他們免除懲罰不應該先說明理由,把董茂往罪大惡極那里歸類嗎

齊修遠察覺有異,盯著范子衿道:“既然如此,那就革去董茂身上的功名,打二十大板以作懲戒。”

范子衿微微松了一口氣,齊修遠更覺有異,干脆起身道:“已到用午飯時候,諸君到偏殿先用飯,讓二皇子他們把御書房給清洗了再說。”

本想深層次了解事實真相的大臣們立刻不說話了。

他們肚子早餓了,不過皇帝都不吃飯休息,他們更不好意思提了,既然有了恩典,自然要先吃飯,回來再掰扯也不遲。

齊修遠很自然的扭頭對榮軒道:“榮相留下與朕一起用飯吧。”

榮軒躬身應下,眾人也已習以為常,每次御書房議事要留飯,皇帝十次有七次會叫榮相一起吃。

范子衿不用齊修遠叫也老實的跟在后面。

齊修遠停步轉頭看四個老實的泥人,揮手道:“去洗干凈換好衣服再來,御書房要是不刷干凈不準吃午飯。”

虎頭抱著肚子可憐兮兮的看向擺放午飯的長桌,因為四個都渾身是泥,齊修遠本來是分不出誰是虎頭,誰是小獅子的,這一下分出來了,他對邪惡的對虎頭道:“我讓人給你們留了一只燒雞,你們要是動作快些說不定還能吃到熱乎的,要是動作慢了,菜涼了,我就賞給宮人們,這菜冷了可就不好吃了。”

虎頭轉身就跑。

小安他們趕緊去追他。

齊修遠舒心了,在主位上坐下,看向范子衿問道:“說吧,什么原因”

范子衿看向榮軒,榮軒的動作一頓,起身笑道:“皇上,臣想起還有些事要交代下去,不如你們先用”

范子衿翻了個白眼道:“榮大哥,我看你是因為好奇你那么聰明為什么會犯那樣低級的錯誤。”

齊修遠對榮軒道:“你坐下,和朕一起聽聽他的理由。”

榮軒就沉默的坐下。

范子衿就嚴肅的道:“說是四個孩子與董茂打架,但嚴格意義來說是董茂帶著人與鄉野百姓群毆,四個孩子看不過眼橫插一手的。”

齊修遠看向榮軒,問道:“董茂是你妻弟”

“是。”榮軒微微彎腰,看向范子衿,“他做了什么事你直接與我說吧。”

“事情未必就是他做下的,”范子衿實事求是的道:“我和孩子們只是興致所起想去城外的田莊看看,結果就遇到了董茂及他一幫狐朋狗友與一群村民對峙”

范子衿是想帶孩子們出去看看別的孩子的喜怒哀樂,而其中每個人的喜怒哀樂又不一樣。

他們蹲在城里看了好一會兒,范子衿見虎頭坐不住,干脆就帶他們往城外走,想帶他們去田莊的寶熊學堂看看,順便看看莊子里的孩子此時在干什么,說不定他們能想得更多。

誰知道還沒到田莊就遇到了董茂等人。

小安他們不認識董茂,但范子衿認識啊,他就起了那么一絲好奇心讓馬車略停一停,然后就出事了。

四個孩子全是唯恐天下不亂的,馬車剛停下他們就跳下馬場上前圍觀了。

兩邊正你來我往的吵架,圍觀的人也不少,董茂正吵得火起,所以沒注意范子衿一行人。

小安他們津津有味的聽了一會兒,結合雙方言辭立刻還原了大半真相。

原來年前的時候,董茂設局以極低的價格收購了這一大片的農田。

因為對方是權貴,百姓們只能打落牙齒和血吞,過了年才知道原來被騙的不止自個家,也不知道哪來的勇氣,大家聯合起來來找董茂的管事討說法,不巧的是遇到出城跑馬的董茂。

董茂的管事立刻找來董茂做主,董茂覺得這地是自個花錢買來的,沒有再還回去的道理,因此很是生氣,兩邊就吵了起來。

本來這與小安他們沒關系,他們圍觀之后大可以轉身走人,范子衿就是打的這個主意,覺得董茂雖可惡,但也是因為這些刁民趨利才使得他有空可鉆,反正這事已做定,又有白紙黑字在,實在沒必要摻和在其中。

所以他招呼小安他們上馬車趕緊走人。

可小安他們不是范子衿教著長大的,是穆揚靈教育他們長大的,所以他們準確的認為這是董茂在欺騙這些村民,屬于合同陷阱詐騙,四人就低聲提醒村民們上衙門里告董茂。

就這么一低頭的瞬間,也不知道雙方是誰先動手的,反正兩邊就立刻打起來了。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