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二十四章 打擊

最近翰林院里有資格到上書房講學的官員心情都很美,因此在被告知夫人要準備應聘文秀報編輯時心里也只是稍稍郁悶了一下。.XshuOTXt.CoM

隨著文秀報各種規矩登報刊出,時報將它名下的四張報紙也整合了一下,命名好后定好規矩開始面向全大齊征文及聘收工作人員。

一群男人不好意思只盯著文秀報的公告看,所以就盯著時報的那面公告了。

林維德果然能干,才任職天就將報館擼順了,他將四張報紙一一命名,最為人注視,且最惹人關注的自然是大齊時報,內容更加精良,主要刊登大齊國內各種政務,周邊外交關系也有涉獵,凡是時務都可刊登上來。

新增加的三張報紙根據穆揚靈劃定的內容分別被定義為大齊國學報,大齊地理風俗報和大齊兒童報。

時報規定,為官者不得出任報館的任何職位,因此清閑的翰林院編修們雖然很想去客串一把編輯過過癮,然而人家并不收。

但沒關系,他們雖然不能任職,但他們的文章卻可以出現在什么。

能夠考中進士并且入翰林,大家的文筆會差嗎

從時報到國學報再到地理風俗報,大家無一不精,就是兒童報,他們出不了手,但他們有兒子,有孫子啊,就算兒子,孫子不行,他們還有學生啊

特別是上書房里的幾位先生,他們的學生可是占據著天然的優勢啊。

時報是誰家開的

他學生的娘開的

于是,再休沐時先生們布置下的作業就是,給大齊兒童報寫篇稿子,務必讓兒童報采納才算通過。

當然,鑒于三皇子與四皇子還在學大字階段,他們可以不在此列。

但剩下的四個誰都逃不掉。

不讓他們進報館,那他們就用稿子淹沒報館,不僅他們自己的,還有他們的學生的。

于是,四個孩子苦惱了。

齊文謖捧著臉蛋問道:“兒童報的文稿要怎么寫”

小安和雙胞胎一起搖頭,他們又沒寫過,他們怎么知道

不過他們一點也不擔心,虎頭自信的道:“回家問我娘就知道了。”

齊文謖眼睛一亮,立刻道:“那我也要出宮,晚上我要住在你家。”

正在一邊默大字的三皇子與四皇子立刻丟下筆,蹬蹬的跑過來道:“我們也要去。”

齊文謖板了臉道:“不行,你們又不用寫文稿,去干什么”

“哼,別以為我們不知道你是想跑出宮玩的,我們不管,你要是不帶上我們,我們就告訴父皇我們最喜歡跟你玩了,而你卻不帶我們玩,我們一定會哭得房子都塌掉的。”

虎頭立刻道:“你們要是能把長城哭倒,就是要求天天出宮玩皇伯伯也會答應的。”

三皇子一愣,然后問道:“長城那兒好遠啊,我要哭還得跑到長城底下去”

虎頭一愣,扭頭問三個小伙伴,“他們為什么沒聽出我在嘲諷他們一點也不好玩。”

小安阻止不及,虎頭這話一出口,三皇子和四皇子頓時知道自己被耍了,干脆的閉上眼睛“哇”的一聲就哭出來。

虎頭嚇得差點從椅子上摔下去。

兩個孩子哭得太凄厲了,就算上書房里沒多少下人,太監們也以最快的速度沖了進來,但兩位皇子只顧閉著眼睛哭,哪里聽得進大家的安慰

于是,一群孩子被打包送去坤寧宮評理,但上書房在后宮范圍之外,要去坤寧宮得走好長一段路,還沒有皇帝的御書房近。

于是才走了一會兒,聽到動靜的皇帝就派萬公公來接人了。

六個孩子排排站好,三皇子與四皇子依然抽噎著,倆人睜著一雙濕漉漉的眼睛注視著父皇,其他四個則沮喪的低著頭。

齊修遠正為國事繁忙,看著底下的六個孩子頓時有些不耐煩。

幸虧他只有六個兒子,這要是再多點這皇宮還不得翻天

果然阿靈說得對,孩子多了是累贅

齊修遠無視還在抽噎的兩個兒子,指了虎頭問道:“虎頭,你來說是怎么回事”

虎頭低著腦袋上前一步,歉意的道:“對不起,都是我的錯,我不該讓他們去哭長城的。”

“等一等,”齊修遠扶額問小安:“你們最近在學左傳我記得你們的課程沒那么快啊”

小安看了眼茫然的虎頭,回答道:“先生沒講到左傳,是太子哥哥和小熊哥哥到了山西,去游了長城,畫了一幅畫寄給我們,四嬸就給我們講了好多長城的故事,孟姜女哭長城的故事是頭一個講的。”

齊修遠想到珍藏在他書房里的畫,合著那東西還是量產的,他深吸一口氣,看向虎頭,問道:“你為什么要他們去哭長城是我做了什么天怒人怨的事”

孟姜女哭長城是因為秦始皇暴政,其夫尸骨無存,寓意苛政殺人。

這個道理全天下的讀書人都明白,但虎頭顯然不在讀書人之列,他撓了撓腦袋道:“他們說他們要把房子哭塌,我覺得他們都能把房子都哭塌了,那肯定也能把長城哭塌”

齊修遠長嘆一聲,再次扭頭問小安,“難道你四嬸在說這個故事時就沒告訴他這故事的寓意”

小安一囧,道:“四嬸讓我們自己思考,為什么孟姜女能哭倒長城,為什么這件事會被記錄在左傳中廣為流傳。虎頭好像還沒想出來。”

虎頭氣鼓鼓的嘟嘴,生氣的對齊修遠叫道:“皇伯伯,你問我就問我,不要問我一句就問小安哥哥一句,我又不是傻子,這些問題我也能回答你的。”

齊修遠憐惜的摸著他的腦袋道:“我當然知道你也能回答,但是皇伯伯時間有限,我怕等弄明白你的答案,把事情擼順后今天一天就過去了,所以你委屈一點,讓我問小安他們好不好”

“那你就問小安好了,為什么還要問我一句,問他一句”

齊修遠夸贊他道:“因為幾個孩子里你最實誠了,他們總愛避重就輕,雖然還夠不上撒謊,但總能叫我忽略最要緊的事。”

虎頭早就學乖了,他覺得“實誠”這個詞在皇伯伯的嘴里不是什么好話,這不是變相的說他笨嗎

因此他鼓著臉頰看皇伯伯。

小獅子也看不過皇伯伯這么欺負虎頭,虎頭可是他弟弟,他說了要保護他的。

因此小獅子轉頭問已經不哭了的三皇子四皇子,“你們為什么說要哭塌房子你們有這么厲害”

三皇子和四皇子抽了抽鼻子,委屈的道:“是父皇說的,他說我們再哭房子就要塌了,每次我們只要一哭,父皇就會答應我們要求的,所以你們最好也帶我們出宮,不然我們就哭塌房子。”

四個大孩子直接忽視兩小孩的最后一句話,齊刷刷的看向齊修遠,目光都充滿了譴責,小安更是摸著三皇子與四皇子的腦袋嘆道:“你們可真實誠啊。”

齊修遠奇跡般的感覺心臟被射中了兩支箭。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