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十九章 范子衿的教育

“你以為誰都跟你兒子似的?”穆揚靈嗆他,“你到外面轉一圈打聽打聽,誰能那么快猜出這些是一群小孩子設計的,也就我們這幾個與他們斗智斗勇習慣了,這才能一眼看出來。.XsHuotXT,,。”

這是個講究父嚴子孝的時代,家里的孩子再怎么皮那也不敢對捉弄自家的親舅舅啊。

也就他們家一向縱容孩子才有這種事情發生。

齊浩然立刻推卸責任,“那也是你慣的!”

“別把責任推我身上,我還算是嚴母呢,倒是你這個父親是嚴是慈?”

“爺倒是想對他們動棒子,你倒是讓我下手啊,干嘛總是攔著我;”

“我那是給你面子,你那腿什么時候能踹到孩子屁股上再來跟我提棍棒的事,腿提出來了收回來還能說是腿短準頭不夠,這棍棒揮起來了卻沒落下看小熊他們怎么擠兌你。”

立春在屋外聽夫妻倆又拌嘴,忙輕咳一聲,揚聲道“王爺,娘娘,郡王爺來了,要接了公子們去住幾日,奴婢這就去給他們收拾東西?”

齊浩然就扭頭對穆揚靈道“你看,我說博文變笨了吧,連隔了兩條街的子衿都知道內情,特意跑來接他們去避禍了,他這時候才知道。. ”

穆揚靈“……你家孩子調皮,還不準我穆家的孩子聽話?博文從小就懂事聽話,他怎么可能想到是虎頭他們故意的?”

齊浩然歪頭一想,小時候的博文唇紅齒白,站在那里的確乖乖巧巧的,他又看了一眼妻子,頓時嘆氣,“岳母這是把你們姐弟倆生反了呀。”

氣得穆揚靈直接一腳踹出去。

齊浩然蹦到一邊去,嘻嘻哈哈的往外跑,對屋外的立春道“收拾什么東西,讓幾個臭小子給他們舅舅賠禮道歉去,那是他們長輩,由得他們那么捉弄?”

穆揚靈攔住立春,道“什么都別跟他們說,我去給他們收拾東西。”

這樣不分青紅皂白的讓孩子們道歉,只怕會讓他們更討厭博文。

穆揚靈決定不管這事,范子衿既然要接孩子們出去避避,那就讓他們去。

三個孩子身邊從不離人,想要知道他們為何針對穆博文實在是太容易了。

就在穆揚靈詢問穆博文來府那天跟著幾個小孩的侍衛時,范子衿正背著手教育幾個孩子,

他先對大的三個喝道“你們也真夠蠢的,要設計穆博文多的是方法,怎么偏偏選了最幼稚,最易讓人察覺的?”

他對小安最失望,對他搖頭嘆息道“你父王我在你這個年紀的時候就是暗算書院的先生都不會被發覺,結果你們倒好,明晃晃的撞上去,還用的如此幼稚的法子,出去可別說你是我兒子,我嫌丟臉;”

小安漲紅了臉,小聲道“那爹,要是你你用什么法子?”

范子衿鄙視的看著兒子,“看來你們真是跟你四叔四嬸學了一肚子的草,這幾就和虎頭他們住下吧,看看你爹我平時是怎么陰人的。”

孩子們張大了嘴巴,小獅子率先發覺不對,叫道“二伯,我們沒想陰舅舅,就是,就是,”小獅子努力的想了想,道“就是想表達一下我們的不開心,讓他知道我們討厭他而已。”

小安和虎頭點頭,巴巴的看著范子衿,小聲道“這是原則性的問題,要是犯了,四嬸娘親會剝了我們的皮的。”

范子衿“……”

范子衿歪頭看他們,問道“那要是遇上一個敵人或對手,嗯,就像我和嚴御史,你們該怎么做?”

嚴御史是個討人厭的御史,幾乎是三天兩頭的彈劾范子衿,和范子衿不說是死仇,但肯定不是什么好關系,上次這幾個小子就是把他孫子給揍了。

對于這個問題,小安和雙胞胎顯然早早思索過,小安道“有理有據的反駁回去,直接讓他羞愧滿面,連門都不敢出。”

小獅子“做自己的事讓他去說,功過自有后人評說。”

虎頭“打回去!”

范子衿對這三個回答都很不滿意,覺得聰明靈慧的三個孩子都叫穆揚靈他們教傻了。

三個孩子卻堅持他們這是陽謀。

虎頭挺足胸膛道“我娘說了,只要自身強大就可以不懼任何陰謀,一切惡勢力都可以用陽謀擊破。”

小獅子和小安深以為然的點頭。

范子衿狠狠地拍了一下桌子,道“你娘那是理想主義,她以為這世上的人都跟她一樣傻?你娘跟你爹,要不是有你皇伯伯和我護著,還不知道要凄慘成什么樣呢?要想成功,只顧著陽謀是遠遠不足的……”

站在窗外的小夏氏聽不下去了,生怕范子衿把孩子們給教歪了,連忙推門進來笑道“我給你們做了許多好吃的,我們去吃飯吧;”

范子衿的話卡在咽喉里,他轉頭去瞪小夏氏。

小夏氏縮了縮脖子,但還是鼓起勇氣去拉幾個孩子,“快出去吧,不然飯菜要涼了。”

孩子們眼巴巴的去看范子衿。

范子衿見虎頭抱著肚子,小福小豹子和寶珠更是口水都流了,只能無奈的揮手,“去吧,去吧。”

孩子們一窩蜂的朝外跑去。

范子衿看著孩子們的背影憂傷不已,“不教他們陰謀,他們以后被欺負怎么辦?”

他們這樣的身份,幾個孩子以后怎么可能平靜?

哪怕是做一個紈绔,該懂的陰謀還是要懂啊。

小夏氏小心翼翼的看了一眼丈夫,小聲道“那也不能用他們的舅舅來當教材施教啊,別說阿靈知道了會怎樣,這不是把幾個孩子往壞了教嗎?”

范子衿冷哼一聲,“只有我是壞人,你們都是好人。”

“不是,不是,”小夏氏思索了一下才道“我是覺得孩子們還小,陰謀一類的東西大可以等他們再長大一點,性子定了以后再教,比如太子和小熊,他們這個年紀心性已定,就是學習一些陰謀詭計也沒什么,但小安他們才十歲出頭,正是性子形成的時候,這時候教他們這些東西,萬一移了性情怎么辦?”

范子衿歪頭,認真的想了想,勉強同意。

他回頭注視著小夏氏問,“在你心里,我是不是很壞?”

小夏氏連連搖頭,紅著臉小聲道“我就喜歡爺這樣的。”

范子衿滿意了。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