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十三章 態度

齊浩然對授業解惑的老師還算尊敬,但這不包括陳光地。.XsHuotXT

陳光地學識的確不錯,他在士林中的名聲并不弱于林維德,甚至因為曾做過前朝皇子的老師聲望很大,以前齊浩然因范子衿的關系對他還算尊重,但自從他逼子衿后齊浩然就對他沒有好感了。

加上對方并不像他表現出來的淡泊明志,齊浩然對他的鄙視更是露在了明面上。

如果是以前他還會掩飾一二,但他都是親王了,這世上除了大哥就他最大,他還需要看誰的臉色

齊浩然直接臭著一張臉去見陳光地。

陳光地正坐在半山峰的涼亭里下棋,見齊浩然的面色不好頓時覺得不妥。

他看了前去請人的下人一眼,慢慢地放下手中的棋子,抬眸看向齊浩然,微笑道:“一別十四年,齊王爺別來無恙啊。”

伸手不打笑臉人,齊浩然就算心中不悅,無緣無故的他也不好對陳光地發脾氣,因此他點了點頭,先扶著穆揚靈在石桌邊坐下,自己才撩起袍子坐在陳光地的身后。

陳光地眉眼一跳,卻垂著眼睛什么話也沒說,他身后的徒弟張了張嘴巴,看著理所應當的夫妻倆,最后還是沒敢說話。

陳光地將桌子上的黑白棋子收起來,與齊浩然笑道:“王爺于打仗上謀略過人,我們手談一局如何”

齊浩然看了一眼黑白棋子,欣然同意。

穆揚靈端坐在一邊旁觀。

而此時,林維德的三個好友剛趕到書院,見書院內的學生正三三兩兩的聚在一起說話,不由隨便抓住一人問道:“榮親王妃可走了”

“沒走,和榮親王被陳大儒請上凌峰了。”

三人松了一口氣,沒走就好,天大的好機會啊。

三人也沒特別注意學生們正在談論的事情,急匆匆的跑去梅林里找林維德。

齊浩然以前的棋藝的確不怎么樣,下棋的折磨度僅次于默書,但沒辦法,誰讓他外放了十來年,而且還總是和范子衿放在一處。

范子衿不愛找別人下棋,又愛下棋,找來找去也就只有齊浩然一個對手。

齊浩然被虐的多了也就找到了自己的路子,其實下棋與打仗有異曲同工之妙。

現在他不敢說能比得上范子衿,但十局總能勝一局,平兩局,但就是這樣他也自信他的棋藝不屬于京中的一些大家。

最要緊的是,范子衿說過,他的棋路多變,如果與一個不熟悉他的人對弈,那他的勝算就更大了。

可以說,齊浩然是信心滿滿的與陳光地對弈的。

陳光地等人不熟悉齊浩然,但穆揚靈卻感覺到他氣勢變了,她心思一轉就明白過來,不由低頭抿嘴一笑。

陳光地的確被齊浩然多變的棋路弄得有些措手不及,但他大儒的名號也不是白叫的,除了一開始的不適,他很快反應過來,將齊浩然的前路截斷,最后雖敗,卻也輸了兩子。

陳光地感嘆,“王爺果然是當世英豪”

“陳大儒也不愧是當世大儒。”

陳光地拿不準他這是贊還是諷,干脆不去想,轉身從徒弟手里拿過一個盒子遞給他道:“今日能與王爺手談一局,我心甚慰,這是今春的雨前龍井,我偶然得了一些,也不知道王爺喜歡什么,就胡亂送了,還希望王爺不要嫌棄啊。”

齊浩然微微挑眉,接過了盒子,道:“雨前龍井也不是誰都能拿到的,也就陳大儒有這個人脈。”

這話若是別人說或許還有奉承之意,從皇室的親王口中出來則不是好意了。

但陳光地只是一笑而過,他的徒弟被齊浩然的氣勢所攝,并不敢出言駁斥,直等到榮親王夫婦告辭離開,他的學生們才憤憤的道:“老師,榮親王如此也太過無理了吧”

陳光地垂下眼眸,心中不悅,既然知道他無理,為何他在的時候不說,走了才抱怨有什么用

也有機靈的學生見老師的面色不對,立刻轉移話題道:“老師,時報的事就這么算了嗎”

“來的人不止榮親王妃,”陳光地淡淡的道:“榮親王不是好相與的,時報的事就算了。”

“或許我們可以去找安郡王,他也算我們半個師兄,聽說他與榮親王妃也是青梅竹馬,私交甚好,只要他開口”

“行了,”陳光地打斷他的話,淡淡的道:“為了一點小事就去找他不值得,此事以后再議。”

這是小事,那為何要找榮親王妃

學生們心里都閃過疑惑,難道真如外面傳言所說,老師與安郡王的關系不好

陳光地面色平靜的將棋盤上的黑白棋子一顆一顆的收起來,心里卻一點也不平靜。

他再明白不過,齊浩然的態度徹底表明他與大齊當權者的不睦。

他心里既氣憤又無力。

當初那么多反對齊修遠造反的人都能重新入朝為官,憑什么單單針對他一個

但他現在老了,能做的事情變得很少了,而他引以為豪的學生們如今還能安然留在官場中的少之又少了,他于朝政已經說不上話了。

前朝時,他雖然也沒有出仕,但他的學生遍布朝堂,人脈通達,權利并不弱于一個二品官員。

而現在他的優勢都失去了,此次截請穆揚靈一是為了把學生安排進時報,二則是為了試探。

他的學生太多,范子衿不過是在他這里學習過四個月,連師都沒拜,若不是范子衿勢頭太勁,而他及陳家的勢力越來越弱,他也不會想起他。

想起他后陳光地才發現這十來年范子衿竟然沒往他這里送過禮物,兩家徹底斷了往來。

榮親王妃與范子衿私交甚好,若榮親王妃同意幫他安排幾個學生進時報,那就表明范子衿與他的關系依然是半師徒,外人看在眼里也會對他及他庇護的人客氣一些;

若榮親王妃不同意,那也只是她不答應以權謀私,因她是一介女流,外人對此并不會多想。

但誰知會正巧碰上齊浩然

陳光地老奸巨猾,只一看齊浩然的臉色就知道對方的態度了,所以他根本不提要求,只與對方下一局圍棋就算把這事糊弄過去了。

陳光地只以為他把榮親王夫婦糊弄過去了,卻不知道穆揚靈在山下說的那番話讓他的聲望大落,連名聲都蒙上了些灰塵。

等他知道時,想到當時不言不語的穆揚靈,忍不住咬牙罵道:“真是咬人的狗不叫。”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