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十二章 攔截

也許是習慣了主子時不時發呆,客人因而不告而別的事情,守在梅林入口處的下人看見相攜而出的王爺王妃,并沒有好奇他們的主子為何沒有相送,只是拱手做禮的送倆人離開。

齊浩然怕穆揚靈在書院里被欺負,這才出宮后立刻來接她,為了方便他把其他事都推了,因此時間很多。

他干脆拉起穆揚靈的手慢悠悠的往外走,看看沿路的風景,點評一下書院老師們的房舍。

最后齊浩然得出一個結論,“讀書人好像特別偏愛茅草屋,怎么子衿沒這個愛好?”

一路走下來,十座房舍有六座是茅草屋,剩下的四座里有三座也是農家小院,也就只有一座有可能是正常的青磚瓦房。

作為著名的松山書院的先生,齊浩然不信他們建個青磚瓦房的錢都沒有。

穆揚靈忍不住笑出聲來,道:“因為子衿不是松山書院的先生啊。”

說罷,穆揚靈哈哈大笑起來。

齊浩然歪了歪頭,不明白這句話的笑點在哪里。

穆揚靈也不解釋,拽著他加快腳步,“走吧,哪一天子衿要是真的棄廣廈而取茅屋,你就該懷疑那是不是子衿了。”

說的也是,看來是只有松山書院的讀書人特別偏愛茅草屋而已。

出了先生住宿區,路徑上的人就多了起來,大家看到相攜而來的榮親王夫婦,全都偷偷的瞄過去。

穆揚靈就要松開齊浩然的手,卻被齊浩然一把握住,大大方方的拉著她并排走。

圍觀的學子們不由感嘆,看來傳言還是可信的,都說榮親王鐘愛榮親王妃,為此甘愿懼內。

齊浩然昂頭挺胸的拉著穆揚靈往書院外走,還沒到門口就被一人攔住。

那人對倆人行禮后垂首道:“王爺,王妃,故人有請,還請王爺及王妃移步凌峰。”

齊浩然看著明顯是下人打扮的人挑眉,問道:“故人?爺在松山書院何時有了個故人?”

下人不卑不亢的道:“王爺忘了景炎二十六年的《世宗訓誡表》了嗎?”

齊浩然的面色漸漸嚴肅起來,穆揚靈感覺到他抓著自己的手一緊,就知道他生氣,就捏了捏他的手,笑著對下人道:“自然記得,王爺就是忘了我也不會忘的。”

穆揚靈見四周不少人都豎起耳朵來聽,就朗笑道:“當年皇上收復京兆府,無意中拿到了《世宗訓誡表》的真跡,得意不已,后來王爺與安郡王回京,安郡王要參加科舉,因為常年在北地無良師指點,他雖聰明靈敏卻也落后別人許多,王爺為此絞盡腦汁,求了好友陳騫,讓他拿到其祖父手書一封,又偷了他父親的珍藏孔譯描摹的《世宗訓誡表》。”

“王爺以此兩物求陳大儒帶安郡王學習四個月,以應付當年會試,孔譯的描摹的《世宗訓誡表》雖是描摹品,但因筆力深厚,又有世宗皇帝的私章一直被認為是價值千金,陳世伯當年也是掏空了私產才買到的,發覺被偷后直接暈了過去,據說醒來后拿著戒尺就揍陳騫,還是王爺過意不去求了皇上要了真跡補上,陳世伯才從悲怒中醒過來。”

穆揚靈斜睇了齊浩然一眼,笑瞇瞇的道:“因為陳世伯大悲大喜之下病了一段時間,王爺還愧疚不已,差點負上荊條去陳府請罪,你這么一說我就想起來了,不知這位故人是正在松山書院任教的陳世伯,還是前松山書院山長陳大儒?”

不少人都聽出了穆揚靈語中的譏諷,陳光地的下人能在書院中行走自然不是不識字的白丁,他同樣聽出了穆揚靈語中的不善,他臉色一變,肅著臉道:“我家老爺就是安郡王的半師,因聽說王爺與王妃來書院做客,特撥小的來相請。”

穆揚靈看了齊浩然一眼,就笑道:“能得陳大儒相請是我們的榮幸。”

然而圍觀的人不信,王妃,您說這話的時候就應該扭頭看看王爺的臉色,這可不像是榮幸的樣子。

齊浩然當然不榮幸,林維德都要親自到書院門口接阿靈,陳光地憑什么只派一個下人來就想請他們夫妻過去?

何況他們與陳光地的關系還算不上好。

旁邊圍觀的人也低聲議論了起來,“不是說榮親王與安郡王是好友嗎,怎么榮親王對安郡王的半師是如此態度?”

現在松山書院的學子都十幾二十歲,對十多年前的事知道的自然不多。

但旁邊還有知道些內情的先生或助教,他們的眼神有些怪異,學生們一看就知道有內情,而總有嘴巴不嚴的先生或助教,齊浩然夫婦才跟著那下人離開不久,大家就隱約知道了事情的真相。

“據說當年安郡王考中進士卻不出仕,陳大儒知道后就有些不悅,雖沒有說什么,卻把安郡王送過來的謝師禮給退了回去,說他雖跟著自己讀了四個月的書,卻并不是師徒關系,所以不用謝師禮。”

“當今圍攻京城時陳大儒就曾進言讓安郡王出城勸降皇帝,安郡王和當今可是親表兄弟,又有撫養之恩,那不是逼當今,就是逼安郡王,榮親王對陳大儒自然沒好感。”

“這些年也沒見安郡王上門來拜訪陳大儒啊……”

“看來兩方早已有矛盾,陳大儒此時宴請榮親王夫婦只怕來者不善。”

“我看榮親王不止是為這個生氣,陳大儒雖是安郡王的半師,卻不是榮親王的,林先生都要親自到書院門口迎接榮親王妃呢,陳大儒卻只派了一個下人下來,再不濟也該派個學生下來呀。”

“咳咳,我一直覺得王妃特意咬重‘大儒’兩字很有諷刺的意思,話說我們不是一直叫陳大儒為陳先生的嗎?”

眾人一默,大儒是敬稱,何時也能用來諷刺人了?

但這個同窗說的好有道理,我們竟然沒法反對。

“王妃叫林先生都是叫先生,而且笑意盈盈,很是恭敬。”再一個人提出佐證。

他們還在分析榮親王夫婦是否開心,其他人卻已經關注起穆揚靈之前那長長的一段解說了。

紛紛低聲議論,“原來《世宗訓誡表》的真跡是在陳家……”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