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一十章 林維德

松山書院是江南最有名的書院之一,也是除了國子監外學子們最向往的學府。*.

范子衿曾做過松山書院的插班生,是用一副價值連城的古畫換來的,由此可見松山書院有多難進。

作為訪客,穆揚靈倒是很容易就進去了,卻也引起了轟動。

林維德親自到書院門口迎接她,這個待遇皇上都沒有的。

據說當年齊修遠請他出仕,都是親自到他在書院的房舍中相請,最后一次直接連門都進不了。

穆揚靈來之前也給他下了帖子,也沒想到他會親自相迎;

重一女子甚過皇帝,不僅學生們不理解,書院的先生們也不理解,紛紛跑過來圍觀,他們也不介意穆揚靈現場,直接問林維德,“如此置圣君于何地?”

林維德拽文道“在某看來,穆氏勝于君王。”

說罷,還恭恭敬敬的給穆揚靈作揖行禮,“休德多謝王妃慷慨。”

林維德字休德,以字自稱,可見他的尊敬,竟是要與穆揚靈平輩相交。

穆揚靈挑眉,朗聲笑問“林先生說我勝于君王,莫非林先生覺得皇上施政不當,不堪為君嗎?”

“不,”林維德正色道“皇上乃圣君,其品格遠在前朝高宗之上,幾與能世宗媲美。”

這是一個很高的評價了,因為大周世宗是公認的明君,其才華不在唐太宗之下,但他的皇位來路正,是他養父傳位于他,因此品德卻不弱于李世民,能和李世民齊名,可不就是明君了?

“但皇上乃是天下之主,不管他做什么都是應當應分,只分得當與不得當,”林維德繼續道“但王妃不一樣,王妃捐出牛場,送出高產糧種,又許糧鋪扶民,還與皇后開女學,設報館,這其中,不管哪一項,單拿出來都是萬世功德,這并不是一個王妃必須要盡的義務,所以王妃能做到這個地步是您的品德,所以休德說您遠勝于圣上。. ”

一句話,這天下是你齊修遠的,不管你做得多好,那都是你應當應分,是你的責任,我們沒必要夸你。

但穆揚靈作為一個王妃,一個后宅女人,她沒這個義務,她能為百姓額外做這么多好事,那呈現的就是她高尚的品格。

所以穆揚靈遠勝于齊修遠。

圍觀的人明白過來,紛紛點頭表示贊同,也是這時他們才意料到他們一直覺得兇悍的榮親王妃竟然做了這么多好事,難怪清高如林先生也會到門口來迎接她。

眾人心中嘆服,不管是先生還是學生,都恭恭敬敬的和穆揚靈作揖行禮,以示感謝。

穆揚靈把張開的嘴巴合上,這一刻,她覺得當皇帝真的好可憐,當得好了是應當應分,當不好鐵定被文官史者指著鼻子罵,或許百年后都不得安寧;

“多謝林先生夸我,”穆揚靈笑道“我此次前來是想請您出任時報館主,不知我們可否換個地方交談?”

“自然,”林維德見穆揚靈盡然不推辭他對她的夸獎,心中對她更有好感,主動讓出一步,請穆揚靈去他的房舍談話。

兩位主人公離去,圍觀的人卻不散,三三兩兩的聚在一起說話,“榮親王妃看上去如此年輕,竟然已為國為民做這么多事了?這不會是榮親王做的讓王妃冒功了吧?”

“這不可能,”當即有學子反駁道“聽說王妃幼時家貧,就渴望有一頭牛,所以她有資產后才建了牛場,那可是王妃的陪嫁,這總不會有錯,而豐收糧鋪也是王妃的嫁妝建的,榮親王雖是個大老粗,但還算是個男人,怎么可能要自個媳婦的嫁妝?”

“不錯,至于時報和女學,”接話的學子滿臉不屑,“榮親王一個武夫會有這等主意?必須是王妃辦的。”

“榮親王怎么就是武夫了?他一人平定半壁江山,打退西夏,擊敗大金收復大片國土,就算他不擅文采,他也是一員無愧于國家百姓的大將,你怎能如此侮辱于他?”

幾位學子當即為齊浩然吵了起來,果然,不管何時何地,只要扯上齊浩然就沒有不吵架的。

林維德已經帶著穆揚靈去到自己的房舍了。

松山書院占了一大片山脈,所以給老師們的待遇也好得不得了。

林維德一人就占了一大塊地方,不僅將山上的活水引下來變成小溪流,還種了一片梅樹,此時梅樹上正結著一顆顆青澀的果子。

林家的下人趕緊在樹下擺上坐席和短桌,很顯然,林維德想要與穆揚靈長談。

穆揚靈看著這青梅煮酒論英雄的架勢,不由一笑,跪坐在席上,左右張望,“林先生,不是說這是您的房舍嗎,怎么不見您的房子?”

林維德一笑,指了梅林深處道“茅舍在里面,王妃若有興趣可前往一觀;”

穆揚靈眨眨眼,問道“不會是真的茅舍吧?”

林維德自得的笑道“書院貧苦,不好花費太多,所以有一茅舍足以。”

果然文人最愛裝,穆揚靈看了看頭頂的青梅,問道“這梅林可抵十座茅舍了。”

林維德哈哈一笑,“沒料到王妃比我還節儉,這梅林花銷雖大,卻也是書院內的一大景致,每年賞梅品梅子倒也不算虧了,但這住的地方過得去便罷了,實在沒必要弄得太過奢華。”

這是典型的要風度不要溫度了。

不過穆揚靈喜歡!

林維德給穆揚靈倒了一杯茶,含笑問道“聽內子說,王妃請了她做文秀報的總編?”

“不錯。”穆揚靈注視林維德,等他的下一句。

“那王妃打算如何處理時報與文秀報的關系?”

“兩報獨立,當然,時報若愿祝文秀報一臂之力我自然高興。”

這意味著文秀報不會依附與時報,時報也做不了文秀報的主。

林維德卻松了一口氣,他的母親不是普通的女子,他的妻子也不是尋常女子,因此他對女人從不輕視,在工作中能夠不與一群女人打交道實在是太好了。

林維德一高興,對穆揚靈就更有好感,也更親近了兩分,道謝道“剛才在書院門口多謝王妃替在下說話了,時報館主一職在下接下了。”

林維德不是傻子,他知道時報是不可能脫離朝廷的控制的,而與他朝廷的關系一直有些微妙。

因為他曾出言諷刺過前朝,又拒絕了當今三顧茅廬,更對某些官員冷嘲熱諷過。

穆揚靈在書院門口質問,明著是為難他,其實是給他向皇上解釋的機會。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