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九十七章 拿人

兩個侍衛帶著趙氏趁著月色去挖銀子,小熊興致勃勃的跟在后面,他對民間藏銀的方式很感興趣。.XshuOTXt.CoM.

也許是見識了張母的偏心和弟弟的無恥,張大柱并不敢把銀子藏在家里,而是藏在了他的田地里。

朝廷分給他的二十畝永業田分了好幾塊,其中有一塊地里面有一灘亂石,只有一個桌子大小,亂石下全是堅硬的石頭。

因他回來得晚,附近的好地都被分了,所以這塊地才分給了他。

張大柱就把錢藏在這里,他去世前和趙氏叮囑過。

趙氏早已拿定主意,這些錢等到女兒出嫁時再動用,所以這兩年她從未到這里摸過銀子,真要問她有多少錢,她還真不知道。

包袱被扯出來后她隱隱覺得重量不對,打開一看,里面有十來錠的銀子。

趙氏驚得手腳都冷了,“這,這么多?”

侍衛顛了顛,道“銀子都是五兩一錠,這也就五十多兩”

小熊道“這個數才是正確的,村里人都說他帶回來有一百兩,但那都是有數的,他上戰場應該得到過一些戰利品,加上這些年勞作存下來的銀子,差不多也就這個數;”

趙氏放下心來,抱著銀子落淚,她沒想到丈夫為她們母女著想這么多……

侍衛等她擦干眼淚才帶著人悄悄回去,小熊叮囑道“你今晚好好休息,明天一早衙門里的人應該就到了。”

趙氏點頭。

這個村離縣衙太遠了,走路得走上一天,侍衛們倒是有馬來回,但縣衙的衙役沒馬啊,他們只能靠兩條腿出來。

因此他們跋山涉水,終于在天將將亮時出現在了村莊門口。.

官差一出現,村里頓時雞鳴狗吠,熱鬧得不得了。

村長滿臉青灰的迎出來,臨了還瞪了侍衛們一眼,他知道,肯定是這些人幫的趙氏,不然趙氏一個婦人,又一直在屋里照顧女兒,怎么可能有時間去報案?

侍衛們很開心的沖村長咧開一口大白牙。

官差們趕了一晚上的路,脾氣不是太好,一上來就吼道“誰是苦主趙氏?”

村長剛要說話,一個侍衛就領了趙氏出來,喊道“苦主在這兒,幾位大人,受害人妞妞在屋里,她還昏迷著呢。”

其實妞妞中途醒過來兩次了,但人現在的確昏睡著。

官差們立刻繞過村長跑去屋里看苦主,確定對方的確有冤情后這才詢問施兇者在哪里。

村長在一旁壓根插不上話,他只能眼睜睜的看著張二柱和張母都被供出來。

見官差們都看向他,村長嘴唇動了動,只能慢吞吞的給他們領路,可才出房門,兩個侍衛就從天丟下兩個人,“不用去了,他們兩個人要逃,我們就代勞的把他們帶來了。”

為首的官差抽了抽額頭,不過他知道對方不是一般人,所以并沒有往深追究,而是低頭去看躺在地上的倆人。

張母和張二柱瑟瑟發抖,張二柱抖著嘴唇道“我,我是冤枉的……”

張母則神經質的喊道“她是我孫女,她的命是我的,我就是悶死她又怎么樣?多少女娃一出生就被溺死,怎么不見你們去抓那些人?”

官差面色一冷,喝道“你們以為溺死女童不是犯罪?若是被抓住,同樣可判流刑;如此狡詐枉法之人還有什么可說?來人,將他們鎖起來。”

官差們忙沖上去給人帶上枷鎖,圍觀的村民并不如昨天那樣氣勢洶洶,顯然對官差懼怕得很。

小寶站在上面,點評道“這幾個官差雖行事霸道,但也算盡職,剛才該問的都問到了。”

小熊不在意的道“要是不霸道只怕鎮不住這些村民。”

小寶嘆氣,“若是官差溫和,百姓也知禮就好了。”

“那不僅要要吃飽飯,穿暖衣,住瓦房,還要識文斷字才行,”小熊心里算了算這其中的開銷,嘆氣道“我們大齊現在已算是國富民安了,可要達到這一點不知得要多少年。”

小寶喃喃的道“總有一天會實現的……”

官差拿完人,這才看向倆人,猶豫著是不是要問問他們的身份。

小寶一笑,上前行禮道“在下江南學子齊辰,那是我弟弟齊謹,我們是奉父母之命出外游學的,誰知道不巧就碰到了這樣的事情,幾位官差是否立刻啟程?”

官差點頭,“路途遙遠,此時啟程,入夜方能到達縣城。”

“正巧我等也要離開,不如一起上路,”小寶笑道“我們互相間也好有個照應。”

官差們的眼睛就瞟向停在院中的馬車以及不遠處的二十來匹駿馬,要是能通行自然好啊,有車坐總比走路強吧。

官差們高興的應下了。

侍衛們立刻到廚房里端出飯食來一起共享,吃飽飯再上路。

今天早上的膳食有些一言難盡,沒辦法,村長惱了,不肯再為他們下廚,所以侍衛們只能親自動手;

齊修遠和齊浩然連大夫都為兒子想到了,唯獨沒替他們想過廚子,所以倆人吃了一頓侍衛們做的早飯,決定下次再出來歷練還是挑個會廚藝的侍衛比較好。

大家吃飽喝足,立刻裝車。

妞妞被人抱出來,在全村人的注視下放進馬車,張族長這時也不好躲了,跑出來攔到“趙氏,你要帶妞妞去哪里?她可是我們張家的血脈。”

趙氏就要離開了,這時候也顧不得是否會得罪他,滿臉恨意的瞪著他道“村長竟然也知道妞妞是張家的血脈嗎?我們家大柱生前對族里多好啊,族里的孤寡凡是有難的他都伸手幫忙,就是村里,你們誰沒有受過他的恩惠?結果呢,他才死了不到兩年你們就要殺他的閨女,你們晚上就不怕做噩夢嗎?”

張族長臉色難看,“你胡說些什么,要殺妞妞的是你婆母和她二叔!”

“可你們包庇他們了,你們眼見著他們要殺妞妞,跟你們殺的有什么區別?”趙氏癲狂的喊道“你們抬頭看看,抬頭看看,大柱在天上看著你們呢!”

村民們都感覺到了一股冷風吹到身上。

趙氏哈哈笑道“若是沒受過我家大柱恩惠的還好,誰要是恩將仇報,大柱都記著呢,誰也逃不過!”

小寶給侍衛們使眼色,讓人將她帶上馬車,這才對著村民們行禮道“我知道諸位怪我幫趙氏報案,然而這是人命關天的大事,我不覺得諸位有替趙氏做主的權利,何況,”小寶定定的看了眾人一眼,“何況,張二柱和張母只是為了些許利益就敢殺死至親,焉知他日不會為了利益再殺其他人?留著這樣的毒瘤在村里,你們可否安眠?”

村民們都色變,張二柱家人的旁邊瞬間清空,誰也不敢靠近他們。

張二柱一家臉色灰白,滿含仇恨的瞪著小寶。

小寶一點也不在意的上馬,殺妞妞這樣的事他不相信張二柱的家人不知道,不過是不好牽扯太廣,這才只抓主犯罷了,但不意味著他就放過他們。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