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九十三章 借宿

因為京城附近倆人都玩過,所以頭三天他們不做停留的趕路,等到第四天他們才開始放緩腳步。/

兩個孩子化名為齊辰與齊謹,假借游學的名義在外行走,一路上并無人懷疑。

主要是他們的氣質與人員配置都符合這一條。

作為太子,小寶最關心的就是地方官員的作為,百姓的生活水平及收支情況等。

所以每到一個地方他都要停留兩天,或是借宿農家問農計,或是到當地的書院去拜訪先生,詢問當地縣衙的各種政策,不然就是混跡茶館聽各種卦。

一路走來見識了各種各樣的人,但還算順利,至少他們沒遇到什么奇葩的事,于是兩個孩子更把這次歷練當做旅行來看待,他們身邊的侍衛也覺得輕松,就算兩位小主子時不時的沖著外面嚎兩句,或突然提出看日出,看夕陽等奇葩要求他們也忍了。

侍衛們覺得如果陪太子出來歷練這么輕松,也許明年他們還可以爭取一二,雖然兩位小主子有時候會有奇思妙想,但出來可以看風景,可以吃美食,領略各種不同的風俗,實在是很好。

然而這根本不可能。

一行人趕路過了頭,錯過了客棧,侍衛們沒辦法,跑過來讓小主子們選擇,“再往前十里左右有一個小村莊,我們若不去借宿那便就地扎營。”

小熊摸摸肚子,道:“我兩天沒吃蔬菜了。”

小寶也道:“我也兩天沒洗澡了。”

“那卑職讓他們加快速度,爭取快點趕到那個小村莊。”

此時夕陽已西下,又是白晝短的春日,他們就是再快趕到那個小村莊時天色也完全黑了。

一行人在小村莊門口停下,小寶讓侍衛長去與村長交涉,他們則留在外面等著。

村里的村民早在聽到馬蹄聲時就驚慌起來了,雖然這幾年天下太平,可十幾年前的亂世記憶太深刻,年紀在二十以上的都驚慌失措起來,好在馬蹄聲停在了村外,村民們這才沒有驚慌的拔腿就跑。

侍衛長進村沒多久就帶出來兩個老者。

小寶和小熊忙下馬,歉意的道:“此番多有打擾,實在是抱歉。”

老者見小寶和小熊面善,又是少年模樣,頓時松了一口氣,忙笑道:“遠來是客,是我們怠慢了,兩位小公子快里面請。”

或許是知道來客無害,村民們紛紛從圍墻內偷看他們。

村長將自個家給讓了出來,笑道:“貴客們就先在這里住著,我這里簡陋,還請兩位公子見諒。”

“哪里,是我們打攪了。”小寶一點也不在意的在凳子上坐下,問道:“我看你們村莊似乎不大,應當是郭附其他大的村莊才是,怎么來的路上沒看到其他村莊”

村長笑道:“這方圓二十里還真只有我們這一個小村莊,我們莊子是當年朝廷記錄流民時建的,其他大的村莊不愿接收我們那么多的人,我們也不愿意去看別人的臉色過活,所以就占了這片地建房子,衙門也就在這附近撥給我們永業田耕種,十幾年來繁衍生息才有這個規模,您別看我們現在村子小,再過個十幾年,我們這村子就能不下五十戶了。”

一路走來,小寶也知道他們的繁衍能力之強,想起四嬸說過的話,尷尬一笑,“人丁興旺是好事。”

“可不就是好事。”村長顯然對此很驕傲。

侍衛長是知道太子的主張的,連忙回身從馬車里掏出不少的生肉交給村長,道:“這是一些肉,麻煩鄉親們幫忙做兩個菜,我們公子還未用飯呢。”

村長咽了咽口水,忙扛著肉去了,侍衛們又給送來了大米和白面,村長感嘆,“有錢人就是不一樣,隨行都帶這么多好東西。”

村長不敢怠慢,帶著人燒火做飯,有肉有米,再從菜園里拔些青菜來就夠了,農家別的不多,青菜卻是管夠的。

桌上很快就放了幾盆菜,只是簡單的炒熟,如果是在京城小寶一定不會動筷子,但出門在外一切從簡,小寶抽了一雙筷子給村長,請他也一起坐下來用飯。

三人邊吃邊說,小寶和小熊對這個村莊有了一定的了解,吃飽喝足后就洗澡上床睡覺了。

小熊和小寶一張床,因為有小熊在,侍衛們雖守在外面,但也閉著眼睛休息。

聽到動靜時侍衛們差點從凳子上摔下來,小熊已經坐起來,睜著一雙圓溜溜的眼睛側耳旁聽,確信是哭嚎聲,這才開門出去。

值班的侍衛揉了揉眼睛,道:“二公子,好像是村尾一戶人家傳出來的,距離挺遠,要去看嗎”

“說不定是人家家里吵嘴,我們貿然插手人家的家事不好吧”另一個侍衛不贊同道。

小熊聽力比他們更好,加上內力了得,側耳聽了半響,臉色一沉,道:“好像出人命了,趕緊去看看。”

侍衛們一激靈徹底清醒,忙跑去查看情況。

小寶也爬了起來,迷糊的問道:“怎么了”

“小熊掀起被子將他蓋起來,”沉聲道:“好像出人命了,不知道是什么事。”

跑出去的侍衛很快就抱了個小姑娘進屋,著急道:“主子,這小姑娘還有一口氣在,讓張太,張大夫看看吧。”

兒子出行,齊修遠和齊浩然給他們的裝備自然是最好的,除了侍衛,太醫自然也是備好的。

張太醫因為年輕,身體好,醫術也不錯被選中。

但身體再好的張太醫在趕了幾天路后也睡得跟個死豬似的,被侍衛拖起來的時候還有些迷糊。

侍衛就在他耳邊念叨道:“這可是您第一次發光發熱,要是沒起作用,主子們可能就把你送回去了,二公子可一直看您不順眼來著。”

張太醫立刻清醒過來,世子爺一直覺得他拖慢了速度,總是想把他打發回京城,他可不能讓世子爺找到理由。

張太醫忙抱著醫箱去救人。

七歲的小姑娘是被人用枕頭被子之類的東西悶壞的,要不是前去的侍衛內力深厚,檢查尸體的時候發現對方還有輕微的脈象,只怕真會被人當尸體給處理了。

張太醫忙撬開她的嘴巴,用力擊打了她的胸部幾下,又給她用針,折騰了半天孩子才咳了幾聲,吐出一堆穢物。

張太醫忙把人扶起來讓她的頭微微側到一邊更好的嘔吐,免得堵住氣管。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