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九十一章 歷練 中

小熊義正言辭的道:“爹爹,我不怕吃苦,你不能因為我受苦了就不讓我去歷練,我會被你寵壞的。請大家搜索()看最全!更新最快的小說”

齊浩然手癢,忍不住揍他道:“爺寵你?爺才不寵你呢,實話告訴你,不讓你去軍營歷練是因為糧食不夠了!你以為練兵跟打仗一樣啊,天天練,那得吃多少糧食你知道嗎?”

“可是爹,你以前就是這么練兵的呀!”小熊滿頭疑惑。

“放屁,爺什么時候這么練過兵?”

大齊的軍隊練得算是勤快了,基本上能做到七天一練,好一點的五天一練,像禁衛軍這樣的則是兩天一練。

練的強度就像小熊現在練的,從卯時點卯開始不停歇的訓練,因為運動量大,吃的也多,別的不說,一天三餐就得保證是干的。

而平時“不練”的時候,士兵們則要學習排兵布陣的站位,由軍中的教頭傳授他們基本的武藝,基本上是每天練習一個時辰,安排在中午之后。

因為平時訓練除了中午有一頓干的吃外,早上跟晚上都是吃的粥或定量饅頭。

這樣的待遇相比于前朝好多了。

因為前朝對無戰的士兵是放養的,一天三餐都是稀的,只有在戰時才會五天一練。

而像袁將軍和齊修遠當年練兵那么勤,所花費的軍糧是要自己籌措的。

但現在大齊軍隊的軍糧都是軍戶們繳納,不夠的才向戶部申報,而小熊才去軍隊二十五天,每天最強度練兵,他本人才負責一個營,但卻又拉著別的營一起比,鬧得整個營地每天都苦哈哈的訓練,大家出力多,自然要吃得多。

而看小熊這模樣,顯然還沒吃飽,不然不可能二十來天就瘦成這樣。

沒吃飽軍中的糧食都呈三倍速度的下降,這要是吃飽了還了得?

戶部一群摳門的東西,能從他們那里拿到糧食才怪,到時候軍糧的缺口怎么填補上?

齊浩然將各種厲害掰碎了和兒子說,最后道:“我細想了想,你現在首要練的不是軍事素養,那東西你從五歲就開始學了,現在已遠超旁人,你現在要練的是人情世故,明明你才是在軍中歷練的,魏參將才是你的上司,他為什么送你回來你都不知道?”

齊浩然嘆息,摸著兒子的腦袋道:“行了,你就先在家好好休息休息,我和你娘再想想你的去處。”

小熊有些傷心,聽父親這么一說他才覺得原來他這么失敗,連為什么被送回來都沒被告知。

穆揚靈見他垂頭喪氣的出去,就擔憂道:“這打擊會不會太大?”

齊浩然不在意的揮手道:“要是連這個都受不了,以后他怎么打仗?趁早呆在家里做他的世子,免得出去丟了性命。”

上戰場的人軍事素養什么的反倒是第二重要的,良好的心理素質才是第一重要的,穆揚靈也知道這一點,但小熊是她兒子,她還是忍不住擔心。

齊浩然就牽了她的手往回走,道:“以后他要經歷的打擊還多著呢,這底下還有四個孩子呢,你每一個都去擔心,我們哪有這么多的精力?讓他自己靜一靜就好了。”

“你打算怎么辦?這小子上過戰場,再把他送進書院或上書房他肯定坐不住,總不能送進六部吧?”

齊浩然搖頭,“我雖然想讓他學些人情世故,但并不想消磨他的意志,年輕人,何必去六部聽那些老不休的扯皮?”

六部雖然能鍛煉人,把人的棱角打磨平滑,卻也消磨人的意志,這不是齊浩然想看到的。

“皇兄都不愿意讓文宸去六部呢,就是怕他身上的那股銳氣被消磨掉,等他們再大一點再送去。”齊浩然沉吟道:“文宸要去北地歷練,還有幾天就要啟程了,我想讓小熊與他一起去。”

穆揚靈小聲道:“這兩個扯在一起,萬一闖禍了怎么辦?”

齊浩然幽幽一嘆,“他們分開就不惹禍了?就放在一起吧,小寶穩重,咱兒子武力值高,真要闖禍了,有小寶在,他們應該能多占一點理兒,有小熊在,他們逃命應該不成問題。”

穆揚靈:“……”

齊浩然拿定主意就進宮去找皇帝,為了增強說服率,齊浩然把失意的小熊也給拎上了。

今天齊修遠休沐,上完早朝后處理了一上午的政務,偷了半下午的悠閑在御花園里看花。

皇后和幾個孩子正陪在他身邊,宮中其他剛收到消息的嬪妃剛打扮好自己裊裊婷婷裝作不經意的往這邊走,遠遠的看見皇帝正與皇后站在亭下賞花。

幾個年輕嬪妃忍不住露出溫柔的笑容,正要上前,齊浩然拎著黑瘦黑瘦的兒子到了。

齊修遠驚詫的看著小熊問道:“小熊這是怎么了?”

嬪妃們猶豫了,榮親王雖是皇上的親弟弟,但對皇宮來說他依然是外男,皇后是他正經嫂子,跟他見面沒什么,她們這些小嬪妃卻是要盡量避開他的。

好容易有一個見著皇帝的機會就這么被占去了?

幾人都很不甘,差點撕碎手里的帕子。

要知道皇上勤政,很少到御花園里來,就是來也多是陪皇后或幾位皇子,她們入宮多年就沒聽說過皇帝陪皇后以外的嬪妃逛過御花園。

這可是難得的機會。

李菁華也看到了那群嬪妃,見兄弟倆正往亭子里去說正事,就想過去把那些妃嬪帶走。

齊修遠留意到她的動作,就不在意的揮手道:“讓文翠去通知她們,讓她們到別處去玩去。”

李菁華腳步一頓,應下了,招過文翠讓她去。

萬公公看了皇帝一眼,跟著文翠也恭敬的退下,倆人一起過去傳旨,這樣那些嬪妃就知道趕她們的不是皇后,而是皇上了。

齊修遠仔細地打量小熊,扭頭問齊浩然,“不是送到軍營里去歷練嗎?怎么瘦成這樣?”

李菁華也心疼得不得了,拉著小熊的手坐在一邊,拿了桌上的點心給他吃,“是不是軍營里吃得不好,還是有人欺負你?”

齊修遠立刻坐直身子,認真的道:“小熊,誰欺負你了告訴皇伯父。”

小熊失落的搖頭,“沒誰欺負我,是我自己蠢。”

齊浩然一巴掌拍在他腦袋上,道:“說你蠢你還真認蠢了?你不過是人情世故不通,沒與軍中的將士搞好溝通罷了,再學便是。”

齊修遠瞪弟弟,把侄子拉到自己身邊,“你沒事別總打他腦袋,我看他蠢全是被你給打的,以前他多機靈的樣子?”

小熊亦幽怨的看著父親。

齊浩然差點跳腳,他雖然拍兒子的腦袋,但用的力氣跟撫摸有什么差別?這都能把人拍傻,他兒子是有多弱不禁風啊。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