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九十章 歷練 上

其他大臣也覺得作此提議的臣子腦子有坑,現在每年海貿的關稅占了稅收的五分之一,堪比鹽稅了,要是再海禁,那可得丟去多少錢?

眾人鄙視的看著那臣子,齊浩然也嚴肅的道“不管是對洋人,西夏人,元人或是高麗人,陳朝人都應該懷有戒備之心,卻盡量友好交往,互惠互利,怎能因為潛在的危險就斷絕來往,放棄既得的利益?”

眾人紛紛點頭應是,齊浩然松了一口氣,總算是將大家的注意力給轉移了;. 小說

群臣直到退出御書房才覺得不對,面面相覷道“我們不是來問‘中毒之事’的嗎?”

另一臣子咬牙切齒道“還未和榮親王好好說說‘中毒一事’竟就被他忽悠出來了。.XshuOTXt.CoM”

然而讓大家再轉身回去找齊浩然算賬也不可能,皇帝還看著呢。

偏這事還得保密,至少不能讓英格蘭使臣知道這件事,不然讓他們防備起來誰知道他們下次會出什么招?

眾人想到這里差點吐血,這個暗虧他們只能吃了!

然而大多數人依然將恨恨的目光看向夏大人,譏諷道“夏大人是刑部左侍郎,竟然不多問兩句就相信三個黃口小兒的話,看來夏大人對令外孫很是信任嘛。”

可惜卻被外孫給坑了。

夏大人心里在嘔血,面上卻風輕云淡的道“好說,好說,在下是因小福是我外孫所以并未多思多想,沒想到這孩子小小年紀竟如此厲害,第一次登諸位大人的門竟也能說服你們,倒是有謀士之智。.”

被小福從手里騙走盒子的諸位大臣瞬間躺槍。

實在是那三個孩子表情太嚴肅,臉上又急得冒汗,又以榮親王和王妃為借口,他們第一時間還真信了。

不過,他們什么時候這么容易相信人了?

還是三個平均年齡不到四歲的孩子?

眾人憋紅了臉,只能暗自將這個虧咽下。

而此時,一群孩子正在比試誰拿到的盒子最多。

小熊和虎頭一隊,小安和小獅子一隊,小福帶著龍鳳胎一隊,最后竟是平均年齡最小的小福隊獲勝。

小熊感嘆,“難怪父王怎么辟謠都沒用,還得進宮去借用皇伯父的能耐,原來是你們三個在搗鬼;”

寶珠不服氣,喊道“我們沒有搗鬼,大哥不害臊,輸不起!”

小豹子和小福也睜著大眼睛看他。

小熊和小安就覺得自己任重而道遠,作為長兄的他們什么才能等到這些熊孩子長大?

兩人全然忘了他們也曾是熊孩子中的一員,甚至現在依然在被大人歸在熊少年的行列。

收回來這么多雪茄齊浩然自然不可能自己研究,就分出一半給太醫院,讓他們也研究研究里面有沒有什么不妥。

剩下的則交給王太醫,讓他在府里研究。

穆揚靈知道時不知道該說什么好,她很想告訴齊浩然雪茄真的沒問題,但見他熱情挺高,最后還是把話咽了下去。

算了,讓他們研究吧,誰讓她之前面上露了行跡,而如今又沒法解釋呢?

西洋諸國使臣都與大齊簽訂了部分免稅協議,他們要回國將這一好消息告訴本國皇帝,所以紛紛告辭離去,一時間,驛站就只剩下東瀛的使臣還不愿離開了。

但因為東南沿海的海寇問題,大齊人對他們有些不友好,他們多停留了半個月,發現一點進展也沒有,只能含憾離開。

此時,春暖花開,大地復蘇,齊浩然把小熊打包送到了軍營歷練。

但沒到一月他就被退回來了。

才二十來天的功夫,小熊就瘦了一大圈,穆揚靈心疼得不得了,將他上下抹了一頓,確定他沒傷筋動骨,這才有空問他,“你怎么被退回來了?你可是上戰場打過仗的,怎么會被退回來呢?”

小熊撓撓腦袋,不解道“我不知道啊,我跟他們相處得挺好的。”

穆揚靈不信的看著兒子,盯著他的眼睛看了半天才確定他沒撒謊,“那你怎么會被退回來?”

此時,王府前廳,小熊的頂頭上司,三品的魏參將跪在地上抱著齊浩然的腿哀求道“王爺,您就把世子爺帶走吧,他再留在軍營里,戶部要不殺了我們,軍營就得嘩變了;”

齊浩然怒目而視,“你把話說清楚,爺的世子怎么了?”

魏參將哭嚎,“世子爺英勇善戰,打仗時巧記百出,訓練也刻苦,也能與將士們同甘共苦……”

“那你還有什么不滿的?”齊浩然憤憤。

“可是,可是世子爺他太好了呀,他每天卯時點卯早上五點,然后帶著士兵去拉練,除了中午休息一個時辰,剩余時間都在訓練,而且他還要求全營每五天小演習一次,每一個月中演習一次,每三個月大演習一次,幾乎全天候的訓練不帶停頓的。”魏參將淚水連連的看著齊浩然,哭道“只是二十五天,那群兔崽子就把三個月的軍糧全吃光了,照著這個速度下去,戶部要是不殺了我們,士兵們就得餓肚子,到時候不嘩變也好不到哪兒去了。”

魏參將吸吸鼻子,小心翼翼的看著齊浩然道“王爺,要不您把世子爺放到禁軍中去?那兒是兩天一練,跟我們五天一練不一樣,應該可以滿足世子爺。”

齊浩然看看魏參將眼淚鼻涕流滿面的樣子,揮手將人轟走,“行了,你回去吧。”

魏參將見王爺嘆氣就知道他沒怪罪他們,頓時松了一口氣,不枉他豁出去臉面在王爺面前哭一頓。

齊浩然滿懷愁緒的回到后院,就看見兒子正風掃落葉一樣的把桌上的飯菜都塞自己嘴里,不到半刻鐘他就把桌上的飯菜一掃而空了。

穆揚靈坐在一邊張大了嘴巴,心疼的問道“你這是多久沒吃飽飯了?”

小熊埋頭撿盤子里剩余的細碎吃,道“二十來天了,娘,你不知道軍營的飯菜根本不管飽,我每天晚上都能餓醒。”

齊浩然聽著也心疼了,站在門口那里沉思半響,最后進去摸著兒子的腦袋道“算了,我們不去軍營了。”

小熊瞪大了眼睛,差點跳起來,“那怎么可以?那我豈不是要半途而廢嗎?”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