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八十九章 解釋

一時之間,夏大人各種陰謀論,這毒是洋人下的,還是別人借洋人的手下的?

這是單針對他,還是針對整個大齊官員?

最重要的是,如此重要的事榮親王怎么只叫三個孩子來通知他,最次也應該派個穩重點的下人吧?

要是這三個孩子路上貪玩點,他被毒死了怎么辦?

夏大人心神巨震,一瞬間腦海中閃過各種想法,以至于有些暈眩。.XshuOTXt.CoM. 小說

三個小孩看不出夏大人的心理活動,只是覺得他突然站著不動了,小豹子和寶珠急著立功,紛紛扯小福,小福再去扯夏大人,“外祖父,外祖父,你就把這有毒的煙草給我吧;”

夏大人精神恍惚的把東西取出來給他們,問道“這東西真有毒?是誰與你們說的?”

“是四嬸說的,”小福抱著盒子想也不想道“四叔就讓我們出來和你們要回去,免得你們中毒。”

穆揚靈的原話是,“吸煙有害健康。”

齊浩然的原話則是,“還不知道那些洋人在雪茄中做了什么手腳,還是收回來一一查探得好,何況這煙草的確不是什么好東西,朝中也沒幾人吸這東西。”

煙草有害健康可不就是有毒嗎?

小福抱著盒子領著表弟表妹就往外沖,他們還要去下一家呢。

三個小孩憑此還真的弄到了不少雪茄,而且他們去過的人家,他們只要一離開,主人家就開始請大夫。

這一天,京城的大夫很搶手,有兩家甚至為了搶大夫還差點在路上打起來了。.

等齊浩然發現不對去把三個小孩拎回來時,京城已經有“洋人偷偷下毒”的流言在私底下流傳。

齊浩然滿頭黑線,不得不出面辟謠,事情還未有結論,這樣下論斷不是撕毀兩國盟約嗎?

好在小熊小安和虎頭小獅子比較靠譜,沒有用“雪茄有毒”這個論斷,只是明言他們對雪茄心存疑惑,想要借回去研究一二,自然,這個借是沒有還的。

榮親王府和安郡王府的小公子們親自出面,又不是什么重要東西,大家還是很愿意賣他們面子的,所以他們所費的功夫雖比三小孩長,卻也順利拿到了。

關鍵是沒引起恐慌。

但等他們從家丁嘴里得知外面暗傳的消息時卻是眼前一黑,“雪茄有毒?你確定?”

“是夏大人的小外孫親口說的。”

一向冷靜自持的中年大叔們都青著一張臉,咬牙切齒的道“榮親王誤我;!快去請大夫來,快!”

和夏大人一樣,他們都聞過那雪茄,有的是之前聞的,有的是在小熊他們上門后感興趣的聞一聞的,不管是什么時候,反正他們就是聞了,因此他們都有中毒的可能。

所以齊浩然前腳剛松口氣覺得小熊他們靠譜,后腳大夫們就更搶手了。

齊浩然無奈,實在是官員太多,就算住得集中,也耐不住人多啊,他實在沒力氣跑了,干脆大手一揮,行了,都進宮去說吧,也免得我一家一家的跑,一遍又一遍的解釋了。

齊修遠得知這場烏龍,指著弟弟說不出話來,“你想要這東西直接派下人去索要便是,何苦派幾個孩子出去?連小福他們都給派出去了,小豹子和寶珠才多大?話都沒說利索。”

齊浩然也很冤,“我給小熊他們說話的時候這三個就在邊上站著呢,滿地打滾也要去,我想著夏大人是小福的外祖父,他們三個只專門去這一家就好,話好說,也能在那里多玩一段時間,哪里知道這三個小屁孩為了搶功什么話都敢往外說。”

“你還有理兒了?”齊修遠拍桌子怒吼。

齊浩然低垂著腦袋不說話,但神情很倔強。

齊修遠拿起桌上的雪茄,看了又看,實在看不出這東西有什么不妥,“這東西哪里不對?用得著你大費周章的拿回來研究?”

“我不知道。”

齊修遠沖他瞪眼。

齊浩然特真誠的說著能氣死齊修遠的話,“我真不知道,就是因為不知道我才想要拿回來研究研究的。”

“那你是怎么對這東西起了疑心的?”

齊浩然轉了轉眼珠子,小聲的反問,“直覺?”

齊修遠靜靜地看著他,齊浩然撓了撓腦袋,拼命想借口,齊修遠就淡淡的道“你使勁兒的編,我要是不滿意你就一直編到我滿意為止。”

齊浩然有些沮喪,他一直不擅長說謊,“是阿靈,她看到這東西時表情很凝重,問她她又不說,我就想著自己拿了讓王太醫去研究研究,說不定能看出什么門道來;”

齊修遠蹙眉,阿靈一向直爽,此時怎會三緘其口?

被英格蘭使臣送過禮的大臣們很快鐵青著臉入宮,看到皇帝身邊的齊浩然都有些咬牙切齒。

齊修遠面色一冷,無理的想道要不是他們收受禮物,浩然用得著這么麻煩嗎?

看到皇帝的臉色,機靈的大臣很快回國神來,收斂臉上的怒容恭敬的行禮。

齊修遠免禮后就開始為自家的幾個孩子開脫,無非是這煙草有害健康,所以幾個小的聽了后就自覺的認為這煙草有毒,這其實是個誤會。

眾臣在來之前心還有忐忑,不知道自己中的毒要不要緊,能不能讓太醫為他們解毒,此時聽到皇帝的解釋都有些緩不過神來。

有毒只是因為煙草有害健康?

大臣們臉上表情空白一片,齊浩然不得不輕咳一聲解釋,雖然他們和洋人通商來往,然而非我族類其心必異,該有的防備還是要的,而這雪茄出現的蹊蹺,他得到消息說這其中有詐,但洋人送給他的那盒都拿去給太醫研究了,卻還分析不出個所以然來。

為了更好的研究,他只能把主意打到諸位分到的雪茄上,而為了不打草驚蛇,這才讓幾個孩子出面。

當然齊浩然是不會承認他是不想讓人覺得他強搶大臣們的東西才讓孩子們上門討的。

自己上門要有失身份,要下人去又是看不起對方,囂張跋扈,幾個孩子身份不高不低,正好。

聽了齊浩然的解釋,眾臣的臉色這才好看一點。

“既然洋人心思叵測,我大齊為何還要與他們通商往來?臣提議重新閉關禁海,將這等心思狡詐之人拒之國門之外。”

這下連齊修遠都忍不住生氣了,不客氣的道“哪有因噎廢食的?”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