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八十五章 相信你

范子衿打個人反倒把自己給累著了,但見他停下,齊浩然和穆揚靈還是齊齊松了一口氣。..

范子衿對著倆人冷哼一聲,上馬就要離開,穆揚靈忙把目瞪口呆的小安給推出去,小安回過神來,可憐巴巴的看著父親。

畢竟是自個的兒子,而且剛才范子衿已發泄過了,胸中的怒氣早去了一半,就同意搭兒子一程。

剩下夫妻倆立刻顛顛的上了另一匹馬。

穆揚靈捏了捏他的胳膊,低聲道“打中你了?”

“他準頭不夠就挨了幾鞭,不過他力氣小,估計連印兒都不在;”那還是齊浩然看在他們是兄弟的份上故意挨上去的,不然他揍了半天,回頭卻發現一鞭沒打到得多郁悶啊。

穆揚靈放心了,心安理得的抱著他的腰坐在后面。

齊浩然卻有些郁悶,嘟囔道“你怎么就真的出賣我了?我躲在那兒他肯定找不著。”

穆揚靈哼哼,“誰讓你這么蠢,追人卻自己躲起來了,你躲得了初一躲得了十五嗎?他本來就在氣頭上,再知道你看了他笑話又偷偷跑了,肯定得氣炸了,你等著吧,到時候沒個十天半個月的,他肯定不原諒你。”

齊浩然更郁悶了,“所以我還得謝你讓我挨了這頓打?”

“你又沒傷筋動骨的,不就圍著幾棵樹跑了幾圈嗎?”

說的也是,他就挨了幾下,反倒是子衿最后還累著了。

兩騎四人回到王府,一群孩子正圍著小寶和小熊表達自己的憤慨,聽下人們匯報說范子衿回來了,立刻沖著大門跑去。.

一群孩子在垂花門里跟四人相遇了,虎頭跑得最快,直接沖到范子衿面前,仰著頭認真的道“二伯,你別傷心,我是真相信你是被人騙了的。”

小獅子只落后虎頭一步,耐心聽他說完,立刻把他推到一邊,興奮的道“二伯,先生說過,人非圣賢孰能無過,你就偶爾蠢了這么一次不要緊的,那些對你的誤會隨著時光的流逝會都消失的,到時候他們就知道錯怪你了。”

范子衿臉黑了,張嘴就要說話,小福已經使勁兒的擠到小獅子前面,圓溜溜的眼睛仰望父親道“爹爹,我也相信你,他們不信你,我明天和虎頭哥哥們去說服他們……”

齊浩然見范子衿的臉色越來越黑,連忙上前要攔住幾個孩子,誰知道齊文謖也帶著兩個弟弟擠進來,義正言辭的表示他們會幫范子衿正名的。

小寶也站到范子衿面前羞愧不已的認錯,“都怪我,主要是因為二叔做事從來都是滴水不漏,所以看到安排過來的兩個戶部官員那么蠢,我才一時沒壓住怒火,覺得您是故意的;”

小熊則抬頭挺胸的告訴范子衿,“二伯,我是相信你人品的!”

一群孩子爭先恐后的上前表達自己的看法,范子衿深吸一口氣,大吼道“都給我閉嘴!”

大家一靜,范子衿臉色難看的指著他們的身后道“立刻給我回去,該回宮的回宮,該回家的回家,誰要是再湊到我面前我揍誰,還有,明兒誰都不準出去胡鬧,要讓我知道你們敢就此事在外面發表任何看法,我同樣揍你們。”

范子衿看著興致勃勃的雙胞胎,咬牙切齒的加了一句,“我還加罰不準騎馬一個月,抄書三本。”

虎頭和小獅子臉上頓時有些失望,虎頭更是邊往回走邊回頭問道“二伯,你真的不用我們為你主持公道嗎?”

范子衿冷哼一聲,他現在已經覺得外面那些人的誤會也沒什么不好的,至少他顯得沒那么蠢。

虎頭和小獅子都有些失望,而他們臉上失望的表情實在是太明顯,讓范子衿對他們的信任一點也高興不起來。

還想道歉的小寶也被范子衿轟走了了,垂花門里一下就只剩下三人和小夏氏。

小夏氏看看丈夫,又看看穆揚靈夫妻,一時拿不定主意該說些什么。

范子衿悶頭就朝里走。

齊浩然忙跟進去,低聲吩咐穆揚靈,“快叫廚房準備酒菜,我和子衿今天晚上好好喝一頓。”

穆揚靈忙拉著小夏氏去廚房。

小夏氏邊挽著袖子下廚,邊嘆氣道“我看我們爺那臉色,這事似乎是不是他故意安排的他臉上都不好看。”

穆揚靈羞愧道“都是我沒教好幾個孩子……”

要不是幾個臭小子說的話太氣人,范子衿的臉色肯定沒這么好看。

小夏氏卻笑道“還多虧了他們呢,不然他急哄哄的出去辟謠,不是主動把自己往蠢上靠嗎?不過這事也就只能冷著,大家做什么都不方便了,阿靈,幾個孩子還得托你管著,他們太無法無天了,我可壓不住他們;”

穆揚靈就拍胸脯表示,“我一定不讓他們往外亂說。”

范子衿的確很郁悶,在回來的時候他是想要找個機會替自己澄清的,但聽了幾個孩子的“安慰”和“表白”,他覺得還真的不能再澄清了,那不是把自己往蠢上靠嗎?

可這事要是默認下來,那就是承認自己真的居心不良了。

范子衿覺得自己都快冤死了。

怒氣不能朝自個家的孩子身上發,那就只能沖著那四個官員和西班牙使臣去。

范子衿咬牙切齒的道“吏部也該清一清官場中的庸碌之輩。”

“那明兒的和西班牙的談判?”

“我親自上,”范子衿冷哼道“三個孩子年紀小,他們就算有心思坑人也沒那個挖深坑的能力,我去主持談判,三個孩子給我做副手,這次就當是鍛煉他們。”

“可開春你手上的事情也不少……”

范子衿冷笑,“爺聰明絕頂,工作能力又不弱,不過是每天抽出兩個時辰來談判,簡單得很。”

齊浩然立刻閉上嘴巴,半響才小聲的道“那我明兒也去給你們撐腰?”

范子衿冷哼一聲,算是應下了。

齊浩然頓時松了一口氣。

生氣的不止范子衿,齊修遠也同樣生氣,不過和范子衿一樣,他沒法朝自家孩子發火,就把所有的怒氣都朝著那四名官員去了,沒辦法,范子衿還能找西班牙使臣發泄,而他一國之君總不能小氣到也去找另一國的使臣發火吧?

所以官場只能承受他的怒氣,再一次肅清官場,整頓吏治,這一次不再局限在貪官污吏上,庸碌無為的官員也被列入其中。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