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八十三章 誤會

禮部的兩位官員暫且不提,戶部的那兩個可是子衿親自選的,齊浩然微微蹙眉,子衿這是被蒙蔽了?

除了齊浩然相信范子衿是被蒙蔽的,其他人都覺得他這是故意為之。.XshuOTXt.CoM.

已經知道了談判過程的大臣冷笑,“范侍郎為了讓其子出頭也是夠拼的,直接選了這么兩個人出來。”

因為皇上在接到三個孩子的投訴后就下令讓他們接受談判,只給他們派了三個記事官。

太子曾監國,又是一國儲君,負責這一外番事宜綽綽有余,而齊文謹也立過軍功,他現在身上雖無武職,但真要做官,論功行賞下絕不會低于五品,出任談判使者也無不可。

只有范致遠,區區小兒,雖早有才名,但他憑什么可以直接出任使者?

所以大臣們一致認為范子衿此舉是為他兒子鋪路;

就連齊修遠和文宸都覺得范子衿是故意的。

當然,他們不是覺得范子衿是想讓小安出頭才如此,而是覺得他是想鍛煉三個孩子。

就是小安也疑惑的問小熊,“你說我爹是不是故意安排了他們歷練我們的?”

小熊撓撓腦袋道“應該不是吧,要想歷練我們直接拍我們做使臣便是,何必多此一舉的派那四人來?”

“可四嬸不是不答應嗎?”

“你爹什么時候在乎過我娘的意見?他要是真拿定主意那么干,別說我娘,我爹攔著都沒用。”

小安歪頭,“難道真是我爹眼睛不好,看不出那四人是昏官?”

小熊摸下巴,搖頭晃腦道“人非圣賢孰能無過,你爹偶爾眼睛不好也是可以理解的。”

小安嘟嘴,那他寧愿他爹是故意的。

但其實范子衿真不是故意的,他知道那四名官員的表現時都快要氣炸了。

禮部的那兩個還罷,不歸他管,但戶部的那兩個官員可是他的手下,還是他指派去的,出了那么大的紕漏,虧得小寶他們去旁聽了,這要是不去,大齊得吃多大的虧呀。

范子衿氣得晚飯都沒吃,著令屬下將這倆人查了個底朝天,勢必要問他們的罪,誰攔都沒用。

等他從戶部出來,從研墨那里知道大臣們私底下的猜測更是氣得差點嘔血,最后還被齊修遠叫進宮里問,“你是有意要鍛煉三個孩子?何必多此一舉,直接拍他們做使臣便是,海貿雖然重要,但我大齊對西洋諸國實在不必如此重視;”

意思是對待西洋諸國不用如此花費心思,幾個孩子年紀雖小,但交給他們也沒什么不好。

范子衿憋著氣道“我不是有意的,我并不知那兩人是如此品性。”

齊修遠懷疑的看他,范子衿氣得眼睛都紅了,齊修遠忙搖手,“我知道了,你不是有意的,行了,這事就這么過去了,與西班牙談判的事交給那三個孩子,天色也不早了,你回去吧。”

范子衿忍不住吸了吸鼻子,轉身就走。

還沒出宮門就撞上了齊浩然。

齊浩然跳下馬,見他眼眶都紅了,忙著急的問道“你怎么了,差事辦砸被皇兄罵了?”

范子衿赤紅著眼睛問他,“你來干什么?”

齊浩然聽到他問,這才想起自己來這兒的目的,握拳憤憤道“戶部那兩人欺瞞你了?如此碌碌之人,他們是怎么躲過你眼睛混進去的?”

范子衿神情一緩,緊盯著他的眼睛問,“你相信我是被蒙蔽的?”

“當然,”齊浩然一愣,繼而憤怒道“是不是那些大臣在皇兄面前說什么了?真是胡言亂語,你一向無私,怎么可能會故意安排,這可是涉及一國利益,何況你要想做什么直接和皇兄說便是,用得著這么麻煩的下這一步棋?”

范子衿吸了吸鼻子,紅著眼睛道“就是,爺想要做什么直接和皇上說便是,爺的兒子想出頭還用得著這么算計?”

齊浩然也看出來范子衿在傷心了,極力道“就是,小安可是你的世子,他就是什么都不干,以后也是郡王,是鐵帽子王!”

范子衿眼睛微濕,撥開齊浩然就扯過他的馬騎上去跑了。

齊浩然張大了嘴巴,喃喃道“那,那是我的馬……”

能在宮里騎馬的除了皇帝和太子,也就只有齊浩然,因此他身邊的侍衛沒一個帶馬進宮,現在他的馬被搶走,齊浩然只能施展輕功去追;

天色已暗,守宮門的侍衛眼神不是很好,遠遠的看見榮親王的馬急跑過來,也沒仔細看馬上是不是榮親王,見他不減速就知道這位王爺心情不好,立刻打開宮門放行。

因此范子衿騎著馬一溜煙的出去了,直到跑出老遠,守宮門的侍衛才后知后覺的道“馬上的人好像不是榮親王。”

眾侍衛“……”

“這位好像才是榮親王。”一個侍衛愣愣的看著一個輕功跑到跟前來的人。

齊浩然喊道“你們看錯了,我是安郡王!”

一句話未完,人已經飛出宮門,追著那匹馬遠遠的去了。

眾侍衛“……”

侍衛統領“呵呵,原來安郡王的輕功也如此厲害。”

眾侍衛一臉血的看著統領大人。

宮門處發生的事很快就傳到了皇帝耳朵里,齊修遠很快意識到自己誤會范子衿了,不過他此時沒來得及找他解釋,而是立刻將萬公公找來,下令道“傳話給今天守宮門的侍衛及統領,今天的是不準往外傳一個字,再讓人沿著浩然子衿出去的那條路一一去尋找,朕不允許有任何的閑言碎語傳出。”

范子衿在宮里縱馬飛馳,這事說大不大,說小不小,但他決不允許他因此事被攻訐。

萬公公直到落燈時才處理完一切,沒辦法,看見安郡王騎馬飛奔,榮親王輕功后追的人實在是太多了。

他偷眼看了一眼皇帝,揣度了一下圣意,小心的問道“皇上,要不要派人去找一下安郡王?”

齊修遠搖頭,“不用了,有浩然在他不會出事的,等他明兒來我再跟他道歉吧。”

范子衿一口氣跑出了皇城,等他將眼里的淚水逼退,回過神來時已經出了皇城,范子衿知道自己闖了禍,干脆就往自己的新府邸而去,那里空曠卻沒人,正好給自己擦眼淚用。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