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八十章 說和

范子衿最后還是沒和兒子算賬,因為穆揚靈事后說的一句話很對,“孩子們年紀還小,他們哪里知道什么?今兒喜歡像我這樣的,明兒我揍了他,他就又喜歡另一類型了。.XshuOTXt.CoM”

齊浩然直覺不能讓倆人吵起來,所以樂呵呵的道“不錯,不錯,我小時候還覺得女人麻煩,沒必要娶媳婦呢,可你們看,我一長大就跟阿靈成親了,而且還過得挺好。”

范子衿直接給他一個白眼,穆揚靈則贊許的看了他一眼;

齊浩然此時只隱約猜到了倆人是為孩子起分歧,卻還不知道范子衿說穆揚靈的那些話,待到晚上問過穆揚靈后才氣得從床上蹦起來,怒道“子衿怎么能這么說你?你哪兒不好了,爺怎么就懼內了?”

穆揚靈躺在床上敷面膜,眼睛都不睜開的道“行了,別裝了,我又不生他的氣,用不著你在這兒假裝義憤填膺。”

齊浩然的身子一僵,討好的盤腿坐在她身邊,低聲道“其實他就嘴硬,其實心里是軟的,他還說嫌棄爺呢,結果我的事他都是放在第一位,你看我們家鋪子里的事,凡是解決不了的他是不是比我們還急?”

穆揚靈將自制的面膜抹勻,漫不經心的道“那是為你,可不是為我。”

穆揚靈拿過帕子插手,抬頭仔細的看了看他,嘆氣道“子衿對你那么好,你也別總是沖他發脾氣,也體諒他一點。. ’”

“……”齊浩然吃味,覺得自己冤得很,他這不是先發制人,擔心阿靈因此惱了子衿嗎?到頭來卻是他枉做壞人,早知道剛才不多話了。

齊浩然無意識的戳了戳她的臉頰,嘟嘴道“那你答應我不生他的氣,大家還跟以前一樣。”

穆揚靈無奈,拍掉他的手道“我不是說了不生氣了嗎?”

“心里也不準生氣!”齊浩然強調。

“我是表里不一的人嗎?”

齊浩然微微放心,握著妻子的手深情的道“阿靈,你心真好。”這樣都不生氣,那他今年出門應酬的時候是不是可以多喝一點酒,留得晚一點?

穆揚靈再次把他的手拍掉,道“你把我臉上的面膜都快蹭掉了。”

齊浩然回神,聞了聞手上沾上的東西,好奇的道“我怎么聞到了一股清香味?你之前不是敷牛奶的嗎,怎么換方子了?”

穆揚靈道“這里面摻了蜂蜜和桃花粉,自然清香;”

齊浩然看看這顏色怪異的面膜,扯過她身上的帕子擦了擦手,默默的道“其實我覺得還是敷牛奶或羊奶比較好,是不是牛和羊產的奶不夠?要不再給莊子上添幾頭?”

“不,這個方子是皇嫂給我的,是宮里的秘方,不僅美白養顏還除皺。”

但齊浩然覺得太麻煩了,以前她睡前也就往臉上拍一些水,連香脂都不抹,隔十天半個月才往臉上抹一次牛奶或羊奶,也快得很,不到一刻鐘就完成了。

可今天晚上從回來她就開始倒騰她這張臉,不僅要調配這叫面膜的東西,還把這顏色怪異的東西往臉上涂,最過分的是她一會兒還要用牛奶洗過一次臉,但他現在就想睡著怎么辦?

等穆揚靈弄好,兩刻鐘就過去了。

穆揚靈盤腿坐在齊浩然對面,把臉頰往他面前湊,問道“是不是比之前的白,比之前的嫩了?”

齊浩然看了半響,最后直接張口咬上去,一把將人扳倒壓在身下,低頭就去親她,“嫩不嫩得吃過才知道……”

穆揚靈想將人推開,卻被齊浩然一把抓住手按在一邊……

齊浩然心滿意足的親了親她的臉頰,笑道“的確又白又嫩,還更滑了。”

穆揚靈哼了一聲,在他懷里找了個舒服的位置閉上眼睛。

齊浩然就摸著她的頭發問,“怎么突然想起來倒騰自己了?”

穆揚靈嘆氣,“以前不太留意,今兒虎頭和小獅子說起我才想起原來我已經老到會讓他們想起更年期了。”

齊浩然一呆,問道“什么是更年期?”

穆揚靈不理他,繼續說道“我覺得這幾年光圍著他們轉悠了,這顯然是不對的,我決定從今兒開始要好好的倒騰自己,就算我已到而立,依然堅持保持在二十五歲,過四十也保持在二十五,就算到了五六十,我依然要年輕如昔,永遠二十五!”

齊浩然驚呆了,“那不成了老妖怪?”

穆揚靈在他的懷里掐住他腰上的軟肉一轉,齊浩然立刻義正言辭的道“虎頭和小獅子胡說的,你往外一站,隨便扯個人來問,是個人都會說你最多二十五;”

穆揚靈滿意的松手,側過身抱住他的腰身找了個舒服的位置睡了。

齊浩然就緩緩的呼出一口氣,伸手擦了一下額頭上的冷汗,真是太險了。

第二天是年初三,他們不得不出門走親戚了。

第一站要去的就是范府。

齊家在京城的親戚并不多,至少屬于齊浩然他們這一脈的親戚實在是不多,認真算起來也就范府一家。

而齊浩然的二哥三哥那邊,過年的時候大家也就見面點個頭,齊浩然連飯都不想留下來吃,而那兩家顯然也知道他們關系不能再修好,而又不能得罪齊浩然,因此巴不得他快離開。

往年如此,今年齊浩然干脆只往兩家送了年禮,齊浩然這個做弟弟的都不上門,齊少盛他們更不能上門來了。

因此今年他們只需要出去走范家這一門親戚,剩下的就是呆在家里等別人來拜年了。

這就是身份高的好處,除了用長輩的身份壓他,不然他還真的不用出去拜年。

就是去范府,范思文也不再當他是當年的外甥,而是當他是親王一樣迎進家里。

齊浩然笑呵呵的,讓小熊領著弟弟妹妹們給范思文和夏氏磕頭拜年。

范思文在小熊跪下的時候要上前扶他,齊浩然就一把抓住他的手,笑道“姨父,這是他們該行的禮,我們經常不在京城,他們也沒磕過幾次頭,這次正好補上。”

范思文見夏氏安坐著不阻攔,也只好坐回椅子上。

小熊就領著一串弟弟妹妹砰砰的磕了三四個響頭,看得一旁范家的子孫都覺得額頭疼。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