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七十六章 挖坑

安德烈如約帶著安東尼奧上門拜訪,齊浩然知道幾個孩子等著看稀奇,也樂得睜一只眼閉一只眼。*.

安德烈和安東尼奧一進門就見到了笑得得體的小熊和他身后一位小公子。

安德烈見過齊浩然和范子衿的所有孩子,這位公子一看就不是兩家的孩子。

昨天回去后安德烈特意讓人去了解了一下大齊的風俗,知道年初二也是個重要日子除了女子回娘家,就是比較重要的客人才會上門。

而這位沒見過面的公子氣度不凡,又能以主人的姿態站在這里,顯然不是閑雜人等。

想到齊浩然的地位,安德烈對這位小公子很重視的點點頭。

小熊笑著介紹“這是我堂弟,正使大人和安先生不如先到花廳就坐,我父王現在要事纏身,須得等待片刻。”

安德烈表示理解。

齊文謙姿態矜貴,不失溫和的以主人的身份招待倆人。

安德烈和安東尼奧才在位置上坐下,齊文謙就借口有事要先離開一會兒,小熊笑意盈盈的點頭,主動挑起話題轉移倆人的注意力。

齊文謙一退出花廳就跑起來,沖著抱廈跑去;

齊文謐正焦急的轉著,見三哥進來,忙迎上去問道“怎么樣,見到洋人了嗎?”

齊文謙興奮的點頭,“原來這世上真的有人的眼睛是藍色的,不過他們身上的味道的確很重,不知道戴了多少香料,難道他們真的不洗澡?”

齊文謐瞪大了眼睛,“洋人這么有錢?”

要知道香料的價格可低啊,寧愿用香料遮味也不愿意洗澡?

虎頭和小獅子不厚道的笑了,意味深長的道“你們要是聞過不戴香料包的洋人身上的味道,你們就會知道他們洗不洗澡其實并沒多大區別了。,,。”

小寶一巴掌拍過去,“少取笑人,人后論人長短不是君子所為。”幾個小的立刻立正站好,但還是不停的擠眉弄眼,顯然不稀罕當君子。

小寶很是無奈,齊文謐卻已經興奮的蹦上來,喊道“接下來到我了,大哥快帶我去。”

小寶只能領著他們去花廳。

小寶雖只在廣州呆過半年的時間,但安德烈依然記得他,見他又帶了一個看稀奇的小孩過來,嘴角不由微抽。

是的,看稀奇。

雖然齊文謙表現得彬彬有禮,看著他們的目光也不算失禮,但他和安東尼奧又不是傻子,自然看得出那孩子亮如星辰的眼睛里滿是好奇,也留意到了他不經意的打量。

好容易那小子走了,現在又帶來一個小孩,所以他們這是被當做稀罕物參觀了?

安德烈還好,他是商人,滿世界亂跑,自然經常被當做稀罕圍觀,所以只是一笑就安坐在椅子上讓那小孩圍觀;

但安東尼奧不一樣,他是第一次出使東方,在西方諸國,他的身份尊貴,大家都長那樣,只會被人尊敬的注視。

到了東方國家,不僅上門拜訪接待的是小孩,甚至自己都成為被小孩圍觀的對象,因此他的臉色一下就難看起來,幾乎是陰鷙的看向齊文謐。

文謐小朋友還是第一次看到這樣的眼神,嚇了一大跳,要不是時刻提醒自己要注意皇子儀態,只怕當場就要失態了。

小寶不動聲色的上前一步擋在文謐面前,對安東尼奧笑道“這位就是西班牙的正使大人?久仰大名。”

小熊也放下茶杯,臉上雖還帶著笑,但眼神卻有些冷冽,他對安德烈道“這是我大堂兄,安先生應該不陌生吧,他也是當朝的太子殿下。”

安德烈和安東尼奧一愣,顯然沒預料到小寶的身份。

再仔細看他,果然見他身形與宮宴上的太子殿下相仿。

西方使團的位置太靠后了,不僅是齊文謹他們看不清楚這些西洋人,這些西洋人同樣沒看清坐在前面的人。

安德烈能夠一眼看出齊浩然與穆揚靈,一是提前知道他們就坐在那兒,二是雙方實在是太熟悉。

而其他人,特別是小孩,他們還真沒留意。

既然這位堂兄是太子,那剛才那位和現在這位的身份呢?

安德烈和安東尼奧一下就猜出了這兩人是皇子,安德烈立刻滿臉堆笑,只希望這位太子殿下不要介意剛才安東尼奧的態度。

小寶不可能不介意,文謐是他弟弟,不過是好奇的看了對方一眼就被對方如此恐嚇,孩子是自家的好,小寶在護犢子上跟他爹有的一拼。

小寶決定,不管他們此行的目的是什么都輕易不滿足他們。

安德烈要是知道小寶心中所想只怕要哭死。

安東尼奧見時間差不多了,就問道“不知我們何時能見到榮親王;”

小熊掏出懷表來看了一下時間,笑道“快了,我父王應該已經過來了。”

他們之前就商量好了時間,他們稀奇也看過了,應該撤下換齊浩然上,但他們現在改變主意了。

小寶瞥了小熊一眼,小熊與小寶合作多年,只一個眼神他就看明白了。

小熊立刻轉換模式,挺直了腰背,身子微微朝前傾斜,注視著安東尼奧問道“不知正使大人找我父王所為何事,”小熊一笑道“我和太子殿下去年就開始參與政事,或許我們能幫忙周旋一二。”

才晃蕩到門口正要進去的齊浩然聞言腳步一頓,想了想,站住不動了。

而屋里的安德烈和安東尼奧對視一眼,都有些猶豫,這兩個孩子實在是太小了,他們不確定對方是否能做主。

小熊就笑著解釋,“正使是在介意我們的年紀?安先生這些年一直往來大齊應該知道,我們這個年紀在大齊不算小了,已經可以齊家治國,而我去年就跟著我父王出征,太子殿下更是已經開始監國。”

安德烈對安東尼奧微微點頭,漢人孩子在他們這個年紀的確已經開始接觸外事。

安東尼奧一笑,對倆人的態度更好了一些。

相比與老成謀算的榮親王談判,他們自然更喜歡這兩個初出茅廬的小孩子。

他們去年才開始接觸政事,一定急切的想做一些事來證明自己,這樣的小孩他見得多了,安東尼奧被圍觀后的心情總算是好了些。

小熊目光流轉間看了小寶一眼,兩人的目光相碰一下即默契的分開。

他們年紀輕,但他們的經歷可不少,而且論起默契,眼前這倆人根本比不上他們。

門外的齊浩然站著聽了一會兒就轉身離開,走出老遠就招手叫來一個下人,道“你去花廳,就說爺有急事出去了,讓那兩個洋人有什么事和世子爺先說,回頭轉告與我就行。”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