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七十四章 勸說

太子收到飛鴿傳書時臉上的表情有片刻的空白,然后才面無表情的將信交給文謖,讓他拿去給兩個弟弟。*.

齊文謙和齊文謐本來已經對近距離接觸西洋人不抱希望了,沒想到機會又這么來臨了,頓時興奮起來。

倆人不敢耽誤,馬上去找父皇請假出宮。

齊修遠有些無奈的看著兒子們,“洋人有什么好看的,在宮宴上你們不是已經見過了嗎?”

“可虎頭哥哥說洋人的眼睛有綠的,還有藍的,宮宴時他們離我們那么遠,我們只看得出他們的衣服和頭發膚色不同,哪里看得到眼睛?”

兄弟倆眼巴巴的看著父皇,低聲道“大哥和二哥都見過那些洋人了,我們也想看一看。”

所以您快一碗水端平吧。

齊修遠無奈的點頭,“讓你們大哥二哥陪你們出去,只許去你們四叔那里,不準亂跑。”

兩個孩子歡呼起來,馬馬虎虎的和父皇行了個禮就往外跑。

得知自己大年初二也能出宮,文宸決定原諒弟弟們占用信鴿的行為。

大年初二回娘家。

夏氏沒娘家了,而祝家遠在福建,回不去,而小夏氏的娘家不巧剛好搬來京城,所以范子衿只能在這一天陪妻子回娘家走一趟。

小安在入睡前去找母親,抱歉的道“先生放假前額外加了作業,讓我學著制藝,但這幾天我玩瘋了,只有了丁點頭緒,我不知道能不能在收假前完成;”

小夏氏心疼了,忙抱了他道“那明天你留在家里寫作業,娘帶弟弟去外祖家,時間要是不夠我幫你請兩天病假?以后可不準這么貪玩了,該完成的作業要按時完成……”

小夏氏絮絮叨叨的說了半天,小安全都一一應下,最后為難的道“可爺爺家吵得很,堂弟們也總是來找我,我根本安靜不下來,娘,我想去四叔家做作業,那兒有我的小書房,而且有四嬸在,虎頭弟弟們不敢來打擾我,我要是有不懂的也能問錢先生。.”

小夏氏想起這兩天公公和丈夫的爭鋒相對,家里總沒有一刻安靜,大房的幾個孩子總是跟在小安屁股后面跑,當著他們的面時討好,背過身去卻偷偷的欺負小安。

她想也沒想就道“好,明兒一早我送你去你四叔家。”

小安暗地里松了一口氣,扭頭去見父親正慢慢的將書合起來微笑的看著他,眼里盡是了然。

小安沖父親討好的一笑,低下頭去看腳尖。

范子衿就放下書本,起身道“好了,我送小安回他的院子,你準備歇息吧。”

小安落后父親半步往外走,范子衿直接把人送回到房里,拿起他桌上的課本看了看,問道“你怎么不愿意去你外祖家?”

這小子的確在學制藝,先生也的確給他額外布置了作業,但他每天都檢查他的功課,自然知道那篇制藝他已經完成大半,而現在離假期結束還有五天,根本就不必擔心完不成的問題。

所以這小子說謊就是不想去他外祖家。

范子衿可不認為他是因為想和虎頭他們玩耍才撒謊不去夏家的,知子莫若父,這小子不是因為玩就忘掉正事的人,何況跟虎頭他們玩什么時候沒空?

范子衿目光炯炯的看著兒子,小安壓根就撒不了慌,他低下腦袋,嘟嘴道“我去外祖家,舅母總是讓表姐表妹和我玩,但我不喜歡和她們玩。”

小安想了想道“我知道她們是想讓我娶表姐或表妹,但我不要;”

范子衿挑眉,感興趣的問道“為什么不要?”

小安撇撇嘴,“我不喜歡她們,我喜歡四嬸那樣的,以后我要娶就娶那樣的。”

“等等,”范子衿打斷兒子的話,瞪大了眼睛看他,“你這是什么審美觀,她有什么好的,你就是娶也應該娶你娘這樣的!”

小安倔強的看著父親。

范子衿堅持道“你娘又溫柔又善良,又賢淑又能干,你四嬸……”那就是個母夜叉啊!

顧忌兒子是晚輩,范子衿到底沒有口出惡言,但態度明顯得很,他看不上穆揚靈那樣的。

小安很驚奇,“爹爹,你不是很喜歡四嬸嗎,怎么這么反對?”

范子衿忍不住翻了一個白眼,“你哪里看出我喜歡你四嬸的?我要是喜歡她還了得,你四叔不得跟我拼命?”

小安撓撓腦袋,苦惱的斟酌了一下詞語,道“你不是一直和四嬸相處得很好嗎,為什么會不喜歡她?”

“我那是看在你四叔的面子上,何況我們從小一塊兒長大,這么多年都相處下來了,還談什么喜歡不喜歡?又不是我跟她一塊兒過日子。”范子衿覺得要不是齊浩然,他肯定不會和穆揚靈成為朋友的。

小安卻覺得父親屬于死鴨子嘴硬的類型,話過耳不過心,他直接順著自己的意思往下說,“四嬸也溫柔善良,也賢淑,更能干,我就喜歡她這樣的。”

范子衿胸膛急劇起伏了兩下,吐氣道“你都還沒滿十一歲呢,現在說喜歡什么的太早了,等你再長大一點肯定不會再喜歡四嬸的。”

范子衿苦口婆心的對兒子道“你別看你四叔四嬸現在過得還行就覺得四嬸多好,你四叔心里苦著呢。”

小安滿臉的不相信,“四叔每天都樂呵呵的,我就沒見他苦過。”

“那是你只看到了表面,沒看到本質,你四叔這一輩子都只能被你四嬸壓著,他能過得多好?”范子衿數落道“你看看他,小熊都多大了,他身邊連個妾室都沒有……”

“你也沒有;”小安迅速的接話。

“誰說我沒有?那是你沒印象了,爹爹在嶺南的時候有過一個妾室,何況我身邊還有兩個通房呢,你四叔呢,身邊貼身伺候的連個丫頭都沒有,全是小廝,難道你以后也要一輩子被妻子壓著?”

小安猶豫,“如果我心甘情愿……”

“還不能隨意花錢,”范子衿快速的截斷他的話,“你看看你四叔,每個月的月錢就二百兩,還沒過中旬銀子就花光了,不敢和你四嬸張口,只能從我這兒拿,然后下個月發了月錢意志堅定時還上,意志不堅定時繼續往我這兒借,你四叔這么多年從我這兒借支的銀子我都不記得有多少了,至于欠了多少,”范子衿沉默了一下,然后搖頭,“我是真的不記得有多少了,但肯定不少。”

“而你八歲開始我就不拘著你從賬上支錢,我問你,你以后愿意過這種捉襟見肘的日子嗎?”

小安面上更猶豫了。

范子衿心里幾乎快要歡呼起來,面上繼續嚴肅的勸說,“兒子,你自認為你的功夫怎么樣?”

“還行吧,撂倒二三人不成問題。”

“那和虎頭比呢?”

小安閉嘴不說話,這還用比嗎,用眼睛都能看得出來,自然是虎頭厲害。

“那你四嬸和虎頭比呢?”范子衿問道“你要找個跟你四嬸差不多的,那以后你們要吵架了她揍你怎么辦?爹老胳膊老腿可救不了你,你的輕功逃得掉嗎?”

小安沉默下來。

范子衿就輕輕地呼出一口氣,拍著兒子的肩膀道“兒子,我知道你一直長在王府,對你四嬸有孺慕之情,但這和娶妻生子的感情不一樣,這世上只有一個你四嬸,也只有一個你四叔,也只有你四叔這樣的人才能跟你四嬸把日子過下去。”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