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七十二章 同樂

范子衿是從范府過來的,這些年他和范思文的關系一直不好不壞。.XsHuotXT.

他不在京城的時候按時往范府送節禮,該有的禮數一步不少,但多的一分沒有。

在京城的時候過節就回范府吃頓飯,不樂意見范思文的時候干脆跑到皇宮里跟齊修遠他們過,齊修遠也樂意幫他遮掩,范思文拿他一點辦法也沒有。

他不是不想用身份壓他,別的不說,他只要稱病,用孝道一壓范子衿就得回府去晨昏定省的伺候他,然而有什么作用?

他的本意是想拉近父子關系,如此一來反倒把兒子推得更遠;

這個兒子城府極深,對著你的時候笑瞇瞇的,轉身卻把萬般手段用在子蕭身上,到最后受罪的還是他。

范思文看著二兒子飛黃騰達,從一個進士一躍成為國公,又從國公到郡王,軍師,知府,戶部侍郎,他幾乎可以預見范子衿下一個官職就是戶部尚書,而又由戶部尚書拜入相閣,名留青史。

而他的大兒子現在依然只是一個監生,不能依靠他出仕,也不能借二兒子的勢力,甚至整個范家都被他踩在腳下,范思文心里就跟火燒一樣難受。

偏他不管做什么夏氏都會阻攔,如今在范家,夏氏說話都比他管用,而夏氏一心幫范子衿,連他出門坐個車都要說清楚去哪里。

范思文本來就憋了一肚子的氣,一早看見養得精致漂亮的小安,再看見了小安兄弟有些躲閃的大孫子,腦袋一熱就忍不住指責范子衿不念宗室,不顧手足之情,自己都是郡王了,自個的親兄弟卻還是出仕找不到門路的監生。. 小說

雖然范子衿最后把話堵回去了,但心情還是受到了影響,用過早飯去書房里悶了一會兒就帶上兩個兒子出門了。

范子衿和兩個兒子在王府里自在得很,要不是初一在外留宿不好他還真想今天晚上就住在這兒了。

而可憐的小夏氏必須留下伺候公婆,現在還在范府掙扎著,不過有夏氏在也吃不了虧。

范子衿見桌上菜不少,齊浩然連最寶貝的兩壇酒都拿出來了,頓時樂道“不錯,倒是有模有樣的。”

招呼穆揚靈道“看看有沒有剩的新鮮羊肉或牛肉,切成細片并一些瓜蔬,我們吃鍋子,那樣才熱乎。”

虎頭垂著腦袋進來,聞言立刻滿血復活,剛才被范伯伯和父親打擊的負面情緒立刻消失殆盡,舉手喊道“我知道,我知道,廚房昨天殺了兩只羊放在檐下凍著呢,還有前幾天大哥和爹爹去山里打的野鹿,田莊每天都往府里送新鮮蔬菜,今天的肯定也到了……”

范子衿抓著筷子一愣,看看口水橫流的虎頭,忍不住哈哈大笑起來;

齊浩然也笑罵道“你這是每天都盯著廚房?比你娘知道的還清楚。”

小獅子立馬表示他也知道,得意洋洋的道“我們打算下雪后到外面去圍個鍋子,邊吃邊賞雪,自然要提前打聽好廚房有什么好吃的。”

小安點頭表示他對四叔家的廚房同樣了解。

齊浩然看看外面滿滿往下飄的小雪,再低頭看看桌上的菜,立刻道“那就擺兩桌,一桌擺在聽雨軒那里,一桌擺在傲梅園,我們在聽雨軒里吃,你們就去傲梅園。”

清溪是流經王府注入大湖的溪水,水從山上而來,水質清澈無垢,以前并沒有名字,甚至前朝秦芳建造秦相府時也沒給這條河命名。

相比這條小溪,府中的大湖更引人注目。

但穆揚靈卻更喜歡這條小溪,連寶珠也愛它甚過大湖,天氣炎熱時常往這里跑。

齊浩然就在傲梅園西北,小溪邊上建了個軒閣。

聽雨軒共有兩層,二樓開了四個大窗,一樓則四面都敞開,是觀景的好地方。

此時天氣寒冷,聽雨軒并不是好選擇,但如果在二樓四個窗上都掛上透視的帷幔,烤著火吃鍋子就不會覺得冷了。

而且坐在二樓不僅能看樓下清澈的溪水,還能眺望遠處的大湖,看厭了水還可以轉身看另一邊傲梅園里的梅,和坐在梅園里頂著雪花吃鍋子的小屁孩們。

齊浩然說干就干,立刻吩咐人去辦。

范子衿知道他是想看幾個孩子吃癟,似笑非笑的看了他一眼,倒也不阻止。

家有下人就是不一樣,齊浩然只是說了一句話,半刻鐘后慢悠悠的往聽雨軒過去,到那兒的時候立春和谷雨就帶著人把東西都準備好了。

還貼心的在桌上擺了一些熟食,二樓的四角放著炭盆,窗簾一放,屋里不說溫暖如春,也比外面溫度上升了十度不止;

而小熊他們則去了傲梅園,頂著天上飄下來的小雪守著鍋子的水開。

齊浩然沒讓龍鳳胎去湊熱鬧,讓人把兩張榻合在一起,鋪上厚厚的毯子,把玩具倒在上面讓他們玩。

范子衿見了就把小福也給抱過來了,讓他跟小豹子和寶珠玩。

小福最喜歡比他年齡小的孩子,見了小豹子和寶珠立刻把大哥哥們忘了,樂顛顛的和他們一起坐在毯子上玩。

齊浩然站在窗口往下看他們,見本來還圍著鍋子流口水的幾個孩子都跑玩了,或繞著梅樹你追我趕,或是干脆折了梅花要插瓶,也只有小熊和虎頭還留在遠處對著冒煙的鍋子流口水。

齊浩然微微有些失望,穆揚靈就笑道“你還真以為他們單純饞火鍋?除了虎頭是真的想吃火鍋,其他幾個只怕都是為了找個理由去玩。”

“就是,以為誰都跟你似的一根筋兒?”范子衿邊把東西放進鍋里,一邊滿足的喟嘆,“還是在你這兒舒服,今天早上我吃早飯都差點壞了胃口。”

穆揚靈蹙眉,“要不要我叫人把表嫂也接過來?”總不能你們逍遙自在了,留她一個人在范府受罪吧。

范子衿撇撇嘴,道“有我母親在呢,我父親再不忌諱也不會跑到兒媳婦面前讓她端茶送水,放心吧。不過你們得初三的時候就去我家,早點拜完年我也早點回我的國公府。”

范子衿的郡王府還沒建好,預計得到秋天才能搬進去,因此現在還是住在原來的國公府里。

“我只在范府呆到初三,”范子衿道“我可不想過完年就被御史彈劾,所以還是早點搬出來。”不然真和范思文吵起來,聲音傳到外面去,過完年御史肯定會彈劾他不孝。

齊浩然沉思的點頭,“行,初三我就去拜見姨父姨母。”

范子衿滿意了。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