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七十一章 上門

大年初一不出門,雖然王府沒有年老的長輩,但齊浩然依然打算依照這個規矩在家里坐一天,好偷偷這半日的閑暇生活。.

可范子衿沒有這個打算,才吃完早飯他就帶了兩個孩子從范府歸來串門。

齊浩然知道他是在避范思文,也樂得接待他,但就是忍不住嘴賤,把人迎進門的時候忍不住道:“虧得昨天晚上阿靈做了許多吃,剩的還挺多,不然你們這一大家子上門我還真沒吃的招待你們了。”

范子衿滿頭黑線,“我還真不知道你打算守這個不殺生,吃舊飯的規矩,要不我現在就走”

齊浩然忙把人拉住,嬉皮笑臉的道:“我這不是跟你開玩笑嗎”

“我沒有女兒,花錢少,為人小氣也是開的玩笑”范子衿氣憤的問道:“你要是不提前事我還真忘了,爺哪里小氣了小氣能給你當金庫,能給你借這么多銀子還有,憑什么爺沒女兒爺就不花錢”

本來還想過了今天再質問的,但耐不住齊浩然嘴賤,范子衿連珠炮似的質問他。

齊浩然滿頭大汗,范子衿冷哼一聲,甩袖就往里走。

齊浩然忙扯住悶頭也要往里去的小熊,低聲問道:“早上的事你范伯伯怎么就知道了”

小熊同情的看父親,“虎頭他們和小安小福比壓歲錢,用信鴿傳遞消息,說您給了他們一個大紅包,不小心就把話給漏出去了。”

齊浩然憤憤,“這兩個臭小子怎么什么都往外說,白瞎了我那兩個大紅包,而且信鴿是這么用的嗎才幾條街的距離竟然用到信鴿傳遞消息”

小熊繼續道:“才小安跟我說,范伯伯和范爺爺一大早就臭著一張臉,所以范伯伯才把小安和小福帶我們家里的。”

得,合著他是撞槍口上,正好成了出氣筒。

齊浩然撓撓腦袋,最后推了推大兒子道:“你去跟你娘要窖存的西鳳酒,就說我請你范伯伯喝的,快”

窖存的西鳳酒只有兩壇,是從大金皇宮里抄出來的,足有二十年份,二十到三十年的西鳳酒最醇最香也最烈,在大金皇宮中保存最完好的也不過十幾壇,其他的年份或高或低,或是保存得不夠好,當場就被齊修遠分給功臣們了。

剩下的這十幾壇齊修遠自己留了三壇,給了齊浩然兩壇,子衿兩壇,剩下的也賜給了袁將軍等人。

范子衿的那兩壇才到手沒多久就被齊浩然給喝光了,他自己的兩壇卻一直寶貝的收起來舍不得喝。

穆揚靈還以為他要留到三十年滿才舍得喝呢,聽小熊說要,她還懷疑的看了他兩眼,直到確認不是這小子想偷喝這才拿了鑰匙親自去地窖取酒。

“你爹怎么那么舍得,他惹你范伯伯生氣了”穆揚靈不確定他得做錯多大的事才舍得把這兩壇酒拿出來。

小熊嘿嘿一笑,將今天早上的事說了,一點也不在意暴露了父親的私房錢,他不認為爹爹的私房錢能瞞過母親。

果然,穆揚靈壓根沒留意私房錢的事,只是好奇的問:“虎頭和小獅子怎么那么說你范伯伯平時對你們挺大方的呀,而且花錢跟有沒有女兒有什么關系”

小熊一笑,道:“范伯伯現在朝堂上有玉面閻王的稱號,說他錢多人卻小氣,把戶部的錢銀卡得很緊,各部申報上去的數額總是被打回,最后能撥下來一半就算好的,有三分之一他們就不會再往上申報了,實在是從范伯伯手里摳錢太困難了。”

穆揚靈哈哈大笑起來,很是樂了一會兒,然后嚴肅的和小熊道:“你范伯伯不是小氣,要說這世上誰對物價最了解,非你范伯伯莫屬,他各行各業都有涉及,又是戶部官員,他既然打回去,那就說明那些人的申報有多少水分。”

“說起來你范伯伯可比你父親寬容多了,他都能打回去一半,甚至三分之二的數額,可見各部申報的費用摻了多少水,要換了你父親”只怕錢沒撥下,人先砍了。

“所以這樣的話不許再說,小心你們父親知道其中緣由揍你們。”

小熊沒想到其中還有這么多彎彎繞繞,不免蹙眉,“那要是審核的人不像范伯伯這么厲害豈不是被那些官員糊弄過去了”

穆揚靈笑道:“不是誰都能在戶部審核這些東西的,吏部和御史臺也不是吃素的,不過他們不會像你范伯伯卡得這么緊而已。”

穆揚靈捧著酒親自給倆人送去,范子衿正翹著二郎腿在喝茶,齊浩然在一邊滿頭大汗的解釋那兩句話真不是他教孩子們說的,至于虎頭和小獅子為什么會那么說他是真的不知道。

范子衿輕哼一聲,老神在在的表示他小氣,所以讓齊浩然把欠的債換上,一會兒又問齊浩然,“憑什么我沒女兒我就不會花錢

虎頭和小獅子見父親額頭都出汗了,不忍心,跑上前七嘴舌的解釋道:“我爹說要給妹妹準備很多嫁妝,每年都花好多錢買了東西存放起來。”

“我娘說有閨女的人家都是這么干的,從小就得給準備嫁妝,”小獅子補充道:“我們家的錢得拿出一半來給妹妹準備嫁妝。”

“二伯你沒閨女不用花錢,把錢都藏在被窩里了,你又小氣,怎么會舍得把錢給我爹爹”齊浩然沒來得及捂住虎頭的嘴巴,只能懊惱的看向范子衿。

范子衿整個人都傻掉了,愣愣的看著眼前虎頭虎腦的虎頭,一下覺得這小子跟二十多年前傻傻愣愣的齊浩然重合了。

范子衿的心情一下就好了,同情的看了齊浩然一眼,拍著他的肩膀道:“原來是像你,那你任重而道遠,辛苦了。”

說罷,轉身就要走。

穆揚靈正拎著酒壇子進來,見了笑道:“我已叫人準備飯食了,酒也給你們拎來了,你要是這時候走了我不是白忙活”

范子衿想到自己出了這里也不知道去哪里,轉身就跟穆揚靈去花廳。

齊浩然已經回過神來,瞪了兒子一眼,氣鼓鼓的跟在倆人身后。

虎頭和小獅子滿頭霧水,忙拉住也要走的小安,“你爹爹的話是什么意思”

小安同情的看了虎頭一眼,道:“我爹說你跟你爹一樣傻,你爹要要把你養大,養懂事,任務重大,道路艱難卻遠。”

虎頭傷心了,“我不傻,我爹也覺得我傻嗎”

小獅子立刻安慰他,“才沒有,爹爹是在表示憤慨呢,范伯伯說你像爹爹,那你覺得爹爹傻嗎”

虎頭歪了歪頭,覺得小獅子說得有道理,哼哼道:“我以后會像爹爹一樣成為大將軍的,讓范伯伯看我傻不傻,哼,傻子能當大將軍嗎,傻子能跟我一樣讀書識字,武功高強嗎”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