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六十六章 定下

和趙嬪有同一想法的妃嬪不少,如果皇子推遲到十六歲才知人事,那不是得十六七才納側妃

可這個年紀都能娶正妃了。

后宮的妃嬪除了皇后都出自小戶人家,她們的家世并不能與皇子相匹配,就算她們是皇子的生母也不可能讓兒子娶自家的侄女做正妃,所以只能寄希望于側妃。

而且是能產下長子的側妃。

因為之前廢除藩王制的事,后宮的嬪妃對榮親王一家就各種不待見了,聽說這次的事源頭也是王府,心里都堵得慌。

不過大家不像趙嬪表現得那么明顯,去和皇后請安的時候雖然也表達了異議,臉上卻不像趙嬪這么難看。

李菁華嚴肅的道:“這是我大齊皇室的規矩,是我和皇上深思熟慮定下的。”潛臺詞是,你們遵守也得遵守,不想遵守也得遵守。

嬪妃們臉色一變,沒想到皇后于這件事上這么強勢。

趙嬪張嘴就要質問,眼睛余角瞥見低頭的徐嬪幾人,心思一轉,立刻閉上了嘴巴。

憑什么每次都是我出頭

好處沒我的份兒,壞處卻落了一大堆。

趙嬪閉上嘴巴,也低下了頭。

皇后見了微微挑眉,先頭的火氣倒是消了一些。

等人都走后和文翠感嘆,“趙嬪難得聰明了一回兒。”

文翠想到趙嬪的性格,搖頭道:“只怕不長久,到時候還是苦了二皇子。”

李菁華不置可否,“皇上對皇子們一視同仁,能苦到哪里去”她在意的是剛才嬪妃們的神色,她們對她還算恭敬,只怕都怪到了阿靈頭上了。

想到前段時間齊浩然拉的仇恨,皇后就不由一嘆,“榮親王和阿靈得罪了人只怕還不自知呢。”

文翠笑道:“娘娘不用擔心,在皇上的心里,后宮所有的妃嬪加起來都沒有王爺和王妃重。”

“話雖如此,但小人難防,何況這些人還是皇上的枕邊人,她們還有兒子”李菁華嘆道:“我是擔心以后的事。”

就算皇上和齊浩然能一直兄弟情深下去,但他百年后呢

這些妃嬪只要在她們兒子邊多說幾句,就算皇子們加起來都撼動不了齊浩然的地位,但肯定也有不少麻煩事,到時候事趕事,誰知道會發生什么

說到底這件事還是他們的疏忽,他們要是提前溝通好,廢除藩王制的一事由別人提出來,或是直接就由皇帝直接提出,就免了這許多的麻煩了。

但有錢難買早知道。

李菁華只能在心里憂慮一番。

皇宮的這些動作并不大,因為齊修遠對皇宮的控制很強,他只要不想后宮中的消息傳出去就沒人能往外傳遞消息。

因此他和李菁華定下的皇規外面的人竟然一直不知道,還是快要過年的時候,太子主持宮宴經常出現在大臣們面前,大家這才驚覺太子已經長大,翻過年去就十五了。

然而太子不僅一個側妃沒有,連侍妾都沒有,這在歷來早婚的皇室中顯然是不正常的。

憂慮者就向東宮的屬官打聽,這才知道太子這么大了連個通房都沒有,也就是說太子這么大了卻還不知道人事。

眾臣看向太子的目光中都有些憂慮,借著御書房議政,幾名大臣就隱晦的向皇上提起太子該說親事了。

說親事之前肯定要有人教導太子人事,這也算隱晦的提醒了。

誰知道皇上聽了卻一笑,明言道:“我齊氏子弟不宜早婚,朕與皇后已商定好皇子成婚都不得低于十七歲。”

“皇上,各皇子娶正妃前都可先納側妃及侍妾多名,不如先給太子殿下安排側妃”嚴渡提議。

齊修遠淡笑道:“那是前朝皇室的規矩,我大齊為何要去守前朝的宮規”

御書房里一靜,皇上的意思是皇室的規矩都要改

齊修遠已道:“我大齊皇室沒有娶正妃前先納側妃的規矩,既然嫡妻是結發之妻,自然沒有先立一個側室的道理。”

那侍妾呢

大臣們看向齊修遠,這個可不需要什么名分,總不能讓皇子們成親前都當童子**

齊修遠一笑,開始談起養生之道,隱晦的表示,他是一個注重養生的皇帝,希望他的兒孫們也如此,所以為了身體健康著想,皇子們十七歲后會由宮廷安排侍妾,而后說親成親。

所以你們想的沒錯,十七歲之前皇子還真是童子雞。

大臣們:“”

有人想要反對,這并不是皇家的私事,皇子十七歲后才成親,那生孩子肯定晚,這對大齊來說并不是好事。

齊修遠只感慨了一句就堵住了他們的嘴巴,“算起來他們的日子算好的了,遙想當年,朕是過了二十一才成親,而榮親王也是過了十八才迎娶榮親王妃的。”

眾人還能說什么,連開國皇帝和榮親王都那個年紀才成親,他們多大的臉才能要求皇子們早點成親

這事就這么定下來了。

齊修遠就順勢提起要修改律法中限定成親的年齡,女子一下就從十三歲提到了十五歲,而上限也提到了二十歲。

大臣們對視一眼,因為有了皇子成親年齡段推遲在先,這時候再提這條律法大家的反應都不是很大,稍微商量了一下就通過了。

小寶聽說后很高興,對父親道:“我和小熊還想過完年再上折提呢,沒想到父皇一句話的功夫就解決了。”

齊修遠有些自得,“這就是先揚后抑了,我要是先提這事,他們肯定得扯皮,最后年齡能往上提一歲就算不錯了,但因為先提了你們的事,相比之下,他們就會對此放松了。這件事就算過去了,你和小熊也別總把精力放到這上,等過完年你們就出去歷練去,到時候我給你們找個地方。”

小寶眼睛一亮,要求道:“父皇,我要去北地小熊說北地風光大氣磅礴,我還沒去看過呢。”

齊修遠思索了一下,緩緩的點頭道:“也好,那里有大片剛收回來的失土,百姓們的心肯定還未定,你去看一看也好。”

小寶高興,“小熊也會與我一起去嗎”

齊修遠搖頭,“小熊要去軍中,他和你不一樣,去的地方自然也不一樣。”

小寶有片刻的失落,但很快就被出京的興奮掩蓋了。

“快去準備宮宴吧,這次是勝仗后的第一個宮宴,要大辦,各國還有使臣來賀,你是太子,可別搞砸了。”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