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37章 惱羞成怒

他們自然是想回到并州去,他們在那里住了近百年,不僅他們,就是他們的父輩都是在并州出生及長大的,早將并州當做第二故鄉。

趙含章雖然沒有立即答應,但言語間已經動搖,給他們一種她就要答應的感覺,匈奴人們的臉色更好了些。

對一直堅持不肯投降的匈奴,趙含章也沒有強攻屠殺的意思,依舊希望劉乂等人能勸降他們,為此,她制定了一系列勸降計策,這些計策,大半需要匈奴人去實施。

劉乂他們帶出來的人中除了士兵,還有不少匈奴普通百姓,妙的是匈奴五部的人都有,他們彼此間沾親帶故。

此時他們就在燕國的安樂縣外,守安樂縣的是匈奴國的光祿大夫劉延,以及劉聰的長子劉桀,而劉聰此時已從潞縣退到了狐奴縣,就在安樂縣之東。

潞縣已經被北宮純攻占,此時就在狐奴縣南進攻,而趙駒在狐奴縣東,只要趙含章攻下安樂縣,那劉聰就要被圍死在狐奴縣里了。

對了,狐奴縣北面是狐奴山,大軍可不好過呀。

劉乂聽從命令,讓人去找來幾十個跟守城的將士沾親帶故的婦人,就站在城門下勸說他們開城投降。

“阿金,你阿娘被落在了家鄉,你忍心丟她一個人在故鄉嗎?”

“呼延辛,你家中兄弟四人,如今就剩下你一個了,再打下去,你家便絕戶了,”一個老婦人大聲喊道:“你就當是給你家中留一條血脈,投降吧。”

城樓下的呼喚聲讓城中的匈奴士兵心情浮躁起來,心緒不由地跟隨他們喊的話去想,他們也有家人,或還跟著大軍移動,或是在半路上走丟,甚至就在并州沒有出來的。

此一戰,他們不知生死,便是能活著,也很難在關內生活,更不要說回到并州了。

所以此一別就真的可能是永別了。

他們不懂上位者的考量,也不懂那些政治斗爭,只是想,這一仗打到現在,再繼續下去的意義到底是什么?

他們英明的陛下死了,新帝才登基不到三個月就又換了一個,大將軍雖然厲害,但比起高祖皇帝還是差遠了。

至少高祖皇帝不會接連丟失國土,到現在,他們只能龜縮在兩座縣城中,還被趙家軍給圍了。

他們真的可以突圍出去嗎?

突圍出去去何處呢?

還不如就像北海王說的那樣,投降趙含章,她會給他們一塊土地,讓他們像祖先一樣生活,不過是回到過去罷了。

他們愿意回到過去。

士兵們心緒被撥亂的同時,守城的兩位將軍正面色凝重,劉桀當即下令道,“弓箭手準備,將城下那群妖言惑眾的人全部射殺!”

劉延連忙阻止道:“大殿下不可呀,那都是我們的族人,若射殺,恐失民心。”

劉桀厲色問道:“什么同族?他們現在全是叛徒,早已投降趙含章,非我族人了。莫非,劉大夫要學陳元達嗎?”

提起陳元達,劉延心中傷感,卻沒敢再強烈反對,只是小聲提了一個建議,“不如將他們驅趕離開,威懾一番即可。”

劉桀偏不,他要殺雞儆猴,不僅警告投降的匈奴人,也警告他們這邊守城的將士們,只要有人敢投降,他就殺!

他不信,懸刀之下,還有人敢投降!

城樓上的弓箭手一出,曾越立即敲鼓令人后撤,說客們一看,立即呼啦啦的轉身往回跑。

城上的匈奴士兵雖然收到了命令,但射箭嘛,有準的,也有不準的,于是,這一次全都不準,箭矢還沒到他們跟前就刷刷的扎在地上,離人還老遠呢。

劉桀看了大怒,“爾等敢陰奉陽違!”

當即有士兵辯解,“卑下不敢,這是……”

一語未畢,就被劉桀拔刀砍殺了。

他握著刀,一臉寒意的盯著他們道:“無用之人也該殺,最后一次,爾等會射箭嗎?”

士兵們臉色大變,聽命令拉圓了弓弦,將箭射出……

箭先飛上半空,然后遠遠的扎下去,得到曾越命令的士兵扛著盾牌迎面跑上去,越過那些婦人,將盾牌架起來,落下的箭矢就鐺鐺鐺的落下,絕大多數被盾牌攔住了。

零星幾支箭飛躍盾牌,但也被趙家軍揮刀砍落,沒有傷到人。

這點功夫,她們已經跑遠,遠離了弓箭的射程。

見她們面色沒多少變化,還能湊在一起嘰嘰喳喳的說話,跑去和劉琨要獎勵的糧食,曾越便不由道:“不愧是匈奴人,還真是膽大。”

劉琨被一群中老年女子圍住,只覺得汗臭味撲鼻而來,他只能屏住呼吸喊道:“錢在那里,一個一個來。”

他不想干這種雜活,連忙叫來自己的長隨,讓他代為發放獎勵。

劉琨擠出人群,離得老遠才敢呼吸起來。

他低頭嗅了嗅自己的袖子,一臉嫌棄,他已經半個多月沒洗澡了。

劉琨去找趙含章。

趙含章正坐在地上寫寫畫畫,和將軍們商量作戰事宜呢,看到劉琨來,便問他,“效果如何?”

“劉桀惱羞成怒,要殺雞儆猴,好在她們跑得快,一點油皮都沒蹭掉。”

劉琨蹲在地上看了一下她在泥地上畫的圖,問道:“何時攻城?我愿領一軍。”

趙含章:“去爬云梯嗎?”

劉琨沒吭聲。

攻城,要是沒有奇計,那就只能把握攻城的節奏了,作為將軍,這有什么好請戰的,他又不會自己跑去爬云梯。

趙含章見他悶悶不樂,就拍了拍他的肩膀道:“不急,我們有的是機會,我一定讓你上一次戰場。”

劉琨眼睛微亮:“果真?”

趙含章點頭。

不讓他上一次,他怎么知道自己幾斤幾兩重,愿意老老實實地去徐州呢?

趙含章決定給他選個好對手。

她道:“劉桀既然惱羞成怒了,說明是有些效果的,晚上繼續,兄長的樂隊可以用起來了。”

劉琨特意訓練過一支樂隊,奏的是匈奴人家鄉的小調,用的是胡笳、胡琴等樂器。

趙含章還讓劉乂給他找來一百多個長調唱得特別好的匈奴人,原汁原味的,晚上夜深人靜時,他們就在城外奏樂唱歌。

既然他能用胡笳退敵,自然也可以用胡笳降低人的戰意,使城中的人想要投降。

趙含章物盡其用,人也盡其用。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