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74章 重傷

趙仲輿讓人在后院給趙含章收拾出一個院子來,聽荷早就帶著行李去安置了,此時祖孫倆并肩走著,并不帶下人,一進二門,趙仲輿正要給她指院子的方向,就見趙含章猛的抬腳往前一踹,趙仲輿只來得及看到一道黑影往前一飛,啪的一聲摔在地上。

趙仲輿悚然一驚,下意識的大喊,“刺客!來人,有刺客!”

正在安排巡防任務的曾越聽到這聲叫,心頭一緊,立即帶著士兵們往聲音傳來的方向沖。

奶奶個熊,一定是茍純干的!

曾越沖進二門,就見趙仲輿黑著臉站在一旁,趙含章蹲在地上,她面前躺著哀哀叫的趙濟。

曾越忙問:“刺客往何處去了?”

月色中,趙仲輿的臉更黑了。

趙含章道:“沒有刺客,曾越,你過來看看大伯父是不是傷了內臟?”

曾越上前,根據衣服上的腳印摸了摸他的上腹,看了一下他的反應后道:“應該未傷到內臟。”

躺著的趙濟小松一口氣,捂著肚子正要和父親告狀,就聽到曾越小聲和趙含章道:“但肋骨應該斷了。”

趙濟:……

只是聽著就很可怕了,趙濟腦袋往地上一靠,就哀哀的呻吟起來。

趙仲輿又氣又恨,扭頭對趕來的趙典道:“還不快去請大夫!”

趙含章道:“快去抬張木榻來,或者木板也行,大伯父現在不能移動。”

等趙濟終于被抬回房間,大夫也到了。

他摸過脈,又摸過骨頭,確定道:“腹中有些微出血,肋骨斷了兩根,我給他開些止血的藥,待過兩天,血止住了再給他開續骨生骨的湯藥。”

趙仲輿問道:“性命無礙吧?”

“無礙,只是出腳的人踢的巧,正是人身上最疼的幾個位置,明天上腹應該會顯出印子,還疼,不過這都是表象,忍過幾天就好了,多臥床休息,盡量不要下床走動。”

趙仲輿點頭應下,讓趙典領著大夫去開藥。

趙含章老實的站在一旁,見大夫走了,立即上前,一臉歉意的道:“叔祖父,都怪我莽撞,沒看清人就出手,哦,出腳了。”

趙仲輿眉頭緊皺道:“此事不怪你,是他不知所謂,就算是在自家,也沒有躲在暗中窺視的道理。”

他道:“時辰不早了,你一路奔波勞累,先回去休息吧。”

趙含章:“那大伯父這兒……”

“自有下人伺候,你留在此處又能做什么事呢?”趙仲輿道:“你先走吧。”

趙含章便應下,行禮退走。

她一走,趙仲輿就氣呼呼地撩起簾子進到內室,站在床前盯著趙濟看。

趙濟這會兒已經不怎么疼了,總算可以說話,只不過還不能大聲,不然一旦牽扯到腹部就疼。

趙濟告狀:“阿父,我今晚差點喪于她手。”

趙仲輿沉著臉問道:“好好地路你不走,為何躲在樹后?”…

趙濟辯解,“我沒有。”

“你當我眼瞎嗎,三娘手上提著燈籠,我看著路呢,進了二門路前有沒有人我不知道嗎?要不是你突然從樹后竄出來,她會一腳將你踢飛嗎?”趙仲輿怒道:“你這是想嚇她,還是想嚇我?她年輕氣壯,又是武將,能被你嚇住嗎?你這是想嚇死我你好繼任族長嗎?你……”

“我只是想找您告狀,”趙濟忍不住委屈道:“我聽見您和她的說話聲了,就想躲在一旁聽一聽,她從進府到現在都沒有來給我問好請安,我聽見你要她去休息,便忍不住想跟你告狀,哪知道我才出來她就傷我了。”

“阿父,她一定是故意的,”趙濟道:“您也說了,她是武人,在戰場上殺敵要的就是眼明,她會認不出我嗎?”

趙仲輿:“你少胡思亂想,當時我連你影子都沒看到,黑乎乎的,她怎么認出你來?”

趙濟:“可這是我們趙家內宅,我不信以她的聰慧她會不知道出現在內宅的只會是自家人,您沒看到我,但她一定看到了,就是沒看到也能猜到。”

又說起今天趙含章進家門而不進前廳的事,“我好心讓人準備了飯食,特意等在前廳,結果她進了家門竟沒來拜見大伯,而是去見一個幕僚……”

趙仲輿揉了揉額頭道:“今天她進城門時正好和茍純面對面撞上了,倆人起了沖突,三娘槍指茍純脖子,差一刀的距離就能殺了他。”

趙濟抖了抖嘴唇道:“您,您是在用她威脅我,還是說,她會威脅到我?”

“我是在告訴你,不要把她當成內宅的一個小女郎,她已不是當年在內宅跟你旁敲側擊,爭風吃醋的趙三娘了,她是一個可以手執刀槍與你對陣,還能光明正大殺了你的趙含章。”

“她是汝南郡公,是豫州刺史,是大晉除了茍晞外最有權勢的人!”趙仲輿道:“你大伯在時,我就從來不在政事和家事上忤逆他,因為我知道,我沒有這個能力。”

“在朝中,他是中書令,是上蔡伯,名望盛大,他和我之間,朝臣和世人都只會聽他的,所以我只提建議,他若不采納,我也不忤逆;在家,家產、爵位由誰繼承也是他說了算,因為他在族中地位高,我遠不及他,我就是反對,他也能想辦法使我屈服。”趙仲輿語重心長的和這個蠢兒子道:“而今,趙含章之于你便如同當年你大伯之于我,三娘甚肖其祖,而你,遠不及我,所以你更要小心謹慎才對。”

趙濟氣血上涌,臉都紅透了。

他這會兒不僅肚子疼,心口也疼起來。

趙仲輿也怕把兒子氣死,見他這樣,又怕自己會跟著他一起被氣死,于是決定不再互相傷害,起身道:“你休息吧,一會兒下人會送藥過來,大夫讓你臥床,盡量不要走動,這段時間你就告假在家休息吧。”

說罷,趙仲輿甩袖就走。

趙仲輿捂著胸口道:“阿父,大郎來信說,他被派到陽安縣去當縣令,那陽安如此窮困,連二郎那樣的都做了郡守,我們大郎讀書好,人也聰明,竟然……”

趙仲輿不再聽,撩開簾子就走。

很快,父子倆在屋里的談話趙含章便知道了。

聽荷看了一眼趙含章的神色,小聲問道:“女郎,二太爺會不會不滿?”

趙含章道:“讓趙奕去陽安縣當縣令已經是我對他的優待了,他連考兩年都沒過招賢考,叔祖父心中有數,他不會不滿的。”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