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62章 調解

趙含章沒有回答是為什麼,這是為了保持住在趙銘心目中的美好形象。

她還能為啥,當然是為了錢啊。

她卻不知,在趙銘心中,她的形象就從來沒有美好過。

他淡淡的瞥了她一眼,沒再繼續這個話題。

一家子難得團聚一起吃個飯,依舊是分席而坐。

在趙淞和趙瑚面前,王氏顯得很低調,看見女兒也只是眼睛微亮,再看到趙銘就起身微微躬身行禮。

趙銘與她點了點頭,然後在自己的席位上坐下。

趙含章坐到了王氏下首。

這是家宴,她是小輩,所以要坐在這裏,倒是傅庭涵,因為是趙氏的「女婿」,被安排在了上座。

他扭頭看她笑。

趙含章擡了擡下巴,讓他自去坐,傅庭涵這才走到趙銘對面坐下。

趙淞和趙瑚坐在主位上面。

趙瑚對趙含章視而不見,也不管趙程,直接沖趙正招手,「正兒,到祖父身邊來。」

趙正看了一眼父親,拱手道:「祖父,上位乃長輩所坐,孫兒不敢逾越,我在父親身邊服侍就好。」

趙瑚有些生氣:「你就服侍他,不服侍我嗎?」

趙正一臉糾結的看向趙程。

趙程目光掃過趙含章,抿了抿嘴,還是對趙正道:「你去吧。」

趙正驚訝,沒想到父親會讓他去。

趙正知道的,因為祖父不著調,父親生怕他跟著祖父養壞性子,所以一直不喜他與祖父親近。

這也是趙程一直被人詬病的原因之一。

阻止父親含飴弄孫,享受天倫之樂,這是很大的罪過呀。

在現下世人的眼中,這比無後的罪過還大。

趙正停頓了好一會兒,確認父親不是玩笑後便走上去,側跪在祖父的一邊。

趙瑚卻也嚇了一大跳,他就習慣性的跟兒子過不去提了一句,誰知他竟然真的讓正兒上來了。

趙瑚仔細去看趙程的臉色,見他面上沒多少表情,心中不免忐忑。

趙淞不管他,直接道:「你們忙了一日,早餓了吧,讓廚房上菜吧。」

今天中午趙含章說的那番話早傳出來了,趙淞是個很支持趙含章事業的人,所以今天晚食廚房端上來的權勢摻了麥麩的雜糧饅頭。

其他人還罷,趙瑚卻是皺緊了眉頭,他也直言不諱,直接問道:「五哥,你家中沒錢了?怎麼吃這樣的饅頭?」

趙淞道:「三娘倡儉。」

「她儉她的,我們為何要跟著她受苦?」趙瑚道:「我不吃這個,我要吃白面饅頭。」

趙淞就皺眉。

趙瑚道:「我牙不好,咽不下這粗糙的饅頭。」

趙含章好心提心他道:「七叔祖,您這是喉嚨不好,不是牙不好。」

趙瑚還在生她的氣,掀起眼皮來看她一眼,哼了一聲便轉過頭去。

趙淞便盯了他一眼,這才對下人點點頭。

下人連忙跑到廚房,問道:「可做有白面饅頭?七太爺要用。」

「有,有,」廚師立即掀開蒸籠,從裏面撿了一籠白面饅頭,問道:「只七太爺要嗎,其他人不要?」

「其他人不要。」

下人將饅頭端到飯廳換下趙瑚的粗糧饅頭,趙淞這才執筷開始用飯。

等吃過晚食,趙淞就留下趙含章和趙程說話,趙瑚也自覺的留了下來。

趙淞是給他們做調解的,他從青年時就開始做調解類的工作,早已經駕輕就熟。

他先問趙含章,「三娘,你和老七是怎麼了?他不

好,但也是長輩,你讓著他一些……」

不等趙淞把話說完,趙瑚已經跳腳,「五哥,怎麼就是我不好了,您都沒問清楚發生了什麼。」

趙淞就沒好氣的道:「那你說發生了什麼?」

「她把我騙去了洛陽,轉頭卻又把子途遣回陳縣,這不是故意讓我們父子分離嗎?」

「你去洛陽又不是為了子途,」趙淞道:「你去洛陽不是為了新錢嗎?」

「說到新錢,」趙淞皺了皺眉,不太贊同的看向趙含章,「三娘,你不該鑄造新錢的,若是缺錢,你可以和朝廷上書,請鑄造之權,依照朝廷的錢幣鑄造,結果你竟然私鑄錢幣不說,還在那錢幣上打上「趙」字。」

趙含章還未來得及說話,趙瑚已經快嘴道:「趙字怎麼不好了,那新錢上面要不是有個「趙」字,我還不換了呢。」

他道:「她那新錢比舊錢要輕,雖然她說在洛陽和豫州一帶新錢舊錢價值一樣,可這錢在市面上流通,這個市場又這麼大,她管天管地還能管住每一個人?要不是那上面有個「趙」字,就算是一比一二,我也不會換的,最少得一比一五才行。」

趙含章:……

趙淞:……

趙淞憤怒,「你何意?」

趙瑚道:「還不簡單嗎?這錢一拿出去,外頭的人就知道錢是我趙氏鑄的,我是誰?我是趙瑚!我姓趙!就憑這錢,外頭的人便能看到我趙氏的勢力,總會忌憚一二,我就可暢行無阻。」

趙含章連連點頭,忍不住拍手給他牌面,「七叔祖說的極是。」

「你少拍馬屁,」趙瑚扭頭和趙淞道:「五哥,你可得好好的說一說她,族人之間本就應該坦誠一些,偏她專門對著族人坑蒙拐騙。」

趙瑚說到這裏幾乎要流下淚來,「我本來生氣,不願再和她換錢,結果我才發現,之前我們簽訂的合約上,我若是不換夠錢還得付她違約金,簡直豈有此理。」

趙含章喊冤道:「七叔祖,那違約金我提醒過您註意的,本來我要的違約金只是一點點,還是您把違約金提高的,說我要是不能在規定時間內鑄足量的新錢與你交換,我要賠你的。」

「這權利都是相互的,我違約要賠您違約金,您若是違約,自然也得賠我,是吧?」

趙瑚就和趙淞道:「所以您不必為我們調解,合約已定,該給她的我都會給的,但要讓我給她好臉色,休想!」

趙淞被噎得半死,就扭頭去看趙程,「那你們父子兩個呢,又怎麼了?」

趙瑚一臉迷茫,「我們父子不是向來如此嗎?」

哪裏一樣,這次回來的人分明一個一個都不一樣了。

趙淞去看他兒子,想要得到他的支持,卻見趙銘不知何時坐下了,正優哉遊哉的捧著酒自酌,見他爹看過來,他就悠悠道:「阿父,這等瑣事交給三娘便是,您何須操心?」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