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59章 吊蘿蔔

趙程道:「他可不是會遵守合約之人,若是他一意孤行,你……」

趙含章卻搖頭道:「程叔父,這就是你對七叔祖的誤會了,他的確不是什麼好人,但在商言商,他會遵守合約的,若是不遵,那他也得賠我違約金。」

她道:「要是賠違約金,我也不虧。」

趙程:……

他很懷疑,「他會賠違約金?」

趙含章沖他笑道:「會的。」

趙程卻突然跟她犟上了,「他要是就不賠呢?」

趙含章道:「七叔祖或許不是一個好父親,也不是一個好人,但他一定是個好商人,只是依仗趙氏那點威望,他便能積累下一份僅次於我祖父的家產,若不守信,如何能積累下如此家資?」

「我相信他,他若毀諾,一定會賠違約金的。」趙含章頓了頓後看向趙程,「倒是程叔父對七叔祖誤會良多,何不趁此機會解除誤會呢?」

趙程道:「我與他之間沒有誤會。」

趙含章微微搖了搖頭道:「儒家以孝為先,程叔父熟讀詩書,各家之中最推崇儒道兩家,便是七叔祖有過錯處,他若肯改,程叔父為何不給他一次機會呢?」

趙含章想到趙瑚的為人,不由一頓,然後苦笑道:「我這樣勸說程叔父並不是為了七叔祖,而是為了程叔父。世人只看到您冷待父親,他們不會去想七叔祖曾經做過什麼,是什麼樣的人,以至於您如此;而是會想您如此待生父,是為不孝,您人品有瑕,進而會懷疑正弟的教養,就連您的其他學生也會被懷疑。」

趙程眉頭緊皺,抿了抿嘴,這樣的話,趙銘也勸過他,只不過他雖放在心上,但依舊改不過來。

可現在趙含章也說,而趙寬等人陸續出仕,他不能真的一點不考慮這些孩子。

趙程心中好似燒開的滾水一樣沸騰起來,又悶又熱,很是難受。

趙含章似有體悟,伸手拍了拍他的肩膀,不似晚輩,倒像是兄弟一樣道:「我理解您的心情,但您有沒有想過,您如此冷待七叔祖,其實還是沒放下,這樣煎熬的不僅是七叔祖,還有您和正弟。」

她微微笑道:「若已經想開,何必在意外在形式呢?您對他冷言冷語,所以內心不曾動搖半分,但您內心不曾動搖,又何必在意對他溫聲細語呢?」

趙程沈默了一會兒道:「我聽人說你剛回宗族的時候與他針鋒相對,不知何時,竟對他寬和溫厚起來,原來,你的內心從未變過嗎?」

趙含章沖他微微一笑,並不作答。

趙程一下就明白了,她還真的從未變過。

他一下沈默起來。

趙含章站在一旁陪了一會兒,見他似是想通了,便笑道:「走吧,汲先生他們還等著我們呢。」

趙程就最後問了一句,「你不勸我把正兒留下嗎?」

趙含章搖頭,沖他眨了眨眼笑道:「清官難斷家務事,這樣的家事程叔父還是自己拿主意吧,我就不摻和了。」

說句比較的話,趙程在她心裏可比趙瑚重要多了,真的必須得站一個人,在無關正義的情況下,她還是偏向趙程的。

趙程突然釋懷了許多,和趙含章入內。

大家沒有問趙瑚來幹嘛,他聲音這麼大,想不聽都難,所以大家只能裝作沒聽見,繼續討論起事情來。

等他們討論完各項事務退出書房時已經過了用午食的時間,趙含章現在窮得很,但依舊請他們留下吃了午食才走。

其實就是一碗面,裏面只有一把青菜和一個雞蛋,面還是摻了麥麩揉出來的。

趙含章一邊吃一邊炫耀道:「水磨坊磨出來的,很細,你們嘗嘗。」

眾人紛紛點頭表示贊同。

趙含章就對谷城縣令譚季澤和陳午道:「谷城中有河流經過,也可以沿岸建一間水磨坊,如此方便許多。」

譚季澤溫聲應下,陳午則是問道:「是縣衙建還是我們建?」

趙含章就對他笑道:「這個您和譚縣令商量著來。」

陳午目光掃過北宮純等人,遲疑了一下還是道:「趙使君,此次水利建設,我們乞活軍出的人能不能和招募的短工一樣拿工錢?」..

趙含章挑眉。

陳午有些許心虛,卻盡量真誠的看著她道:「我們不似趙家軍和西涼軍,還分了精兵和普通士兵,我們可是全都去挖泥巴,都是力氣活,靠那點糧餉吃不飽啊。」

趙含章想了想後笑道:「水利覆蓋不在你們屯田範圍內的,我按照短工給你們錢。」

陳午一想,那水利建設要是在他們屯田裏,受益的也是他們,於是點頭應下。

雙方都很高興。

吃過面,大家互相告辭要離開。

譚季澤多留了一會兒,問趙含章:「使君為何要答應陳午?他受我們雇傭,本就要聽我們調遣的。」

趙含章道:「其他駐軍陸續都發了一些軍餉,又有軍功賞賜,屯田所分也更多,日子比乞活軍要好很多,這次修建水利設施也的確是體力活,不必對他們太苛刻。」

趙含章叮囑他道:「對他們溫和些,這次派工,你讓縣衙裏的吏員多與他們接觸,多提一提趙家軍普通士兵的待遇,告訴他們,趙家軍歡迎他們。」

譚季澤:……

趙含章:「還有,等他們把自己屯田的水利修好以後,讓人放出風聲,要是有一日我不雇他們了,這些屯田他們是要還回來的,到時候他們得離開谷城,那些田地會分給新的駐軍。」

譚季澤:……

他咽了咽口水,突然想到了自己和兄長。

他大哥本想讓他對趙含章使美男計,但趙含章看到他時並沒有感覺,甚至都沒有多看一眼,而他也的確不太想出賣色相。

所以即便被大哥裹挾,他依舊老老實實地參加招賢考,謀職時也是盡量離趙含章遠一些。

但他沒想到他會被調來谷城,以至於他大哥又升起不好的想法,也跟著跑到洛陽來,為了增加他的分量,讓他在趙含章面前露臉,往返於洛陽和谷城,勞心勞力的幫他打理谷城。

今日看,總覺得和她收服乞活軍的手段有異曲同工之妙。

譚季澤不由的去看傅庭涵。

傅庭涵很淡定,擡起眼眸看了他一眼後和趙含章道:「我回去收拾東西了。」

趙含章對他點頭,臉上的笑容多了溫度,更燦爛了一些,「好。」

他們明天就回陳縣。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