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58章 質問

夏收結束,洛陽和豫州各地都開始征發勞役,每戶皆要出一個壯丁服役一月。

但豫州和洛陽都經歷過戰事不久,尤其是洛陽,有壯丁的家庭根本沒有多少,多是老幼和婦人。

趙含章只能再發公告,有償征召短工,並鼓勵各縣收攏流民以修水利,並且,各地除精兵外,其余駐軍皆要幫扶地方修建水壩池塘溝渠等水利設施。

為免地方做無用功,浪費人力物力,趙含章還決定回陳縣一趟,親見趙銘,大家開個會,定好章程。

她和傅庭涵汲淵等人商量過,每一裏最好有一口深井,一個可以澆灌的水壩或是大池塘,以深為要,這樣可以更好的儲水。

選擇的位置特別重要,深井要易出水,一定要找準位置;而澆灌用的水壩或池塘不僅要考慮澆灌覆蓋面積,還要綜合已有的溝渠,盡量將它們都連通利用起來。

這樣一來,他們就需要大量會算術的人才下到基層。

豫州各縣學堂,尤其是西平學堂的學生直接被征召,所有通過三級算術考試的學生都需要到各縣衙報到。

當然,目前還只是命令,各學堂收到命令,正在準備考試,首名能跟著先生去陳縣面見使君。

所以命令下到各學學堂,學生們都瘋了一樣學習算術,暫時將其他課程都放到了一邊。

為了更好的討論學生管理條例,趙含章把趙程也給叫上了,要一起帶回陳縣開個會,見一見學生代表們。

趙瑚知道時,他還在洛陽城內四處逛著,一聽下人稟報說趙程收拾了東西要回陳縣,他立即丟下要帶他去看商鋪的牙人,直接跑回趙宅。

「趙含章,趙含章——」趙瑚氣勢洶洶的闖進院子,卻在書房門前被攔住,不管他怎麼逼近親衛們都一步不讓,他再靠近,親衛們手握刀柄,目光寒冽,大有出鞘砍人的氣勢。

不知為何,趙瑚就覺得他們敢砍他,於是沒有再進一步,只是在親衛面前憤怒的大喊,「趙含章,我知道你在裏面,你給我出來!」

書房裏,趙含章歉意的對眾人笑了笑,讓他們安坐,然後起身走出去,趙程臉色不太好看,也跟著往外走。

其他人都只是微微欠身便坐著沒動,等她處理後回來繼續。

明預眉頭緊皺,很是不悅,等趙含章出去後便扭頭問汲淵,「使君都如此縱容族人嗎?」

他很怕趙含章會是下一個茍晞。

汲淵卻對他笑了笑道:「明先生不必憂慮,使君是個很有原則的人,將來還請先生多提點使君,要對族人優厚一些。」

明先生微訝,竟還要優厚?

汲淵目光掃過不動如山的北宮純等人,和明先生道:「七太爺是長輩,別看他現在聲音大,不也沒能闖進書房嗎?」

明預一想還真是,若是茍晞,他的親衛還真攔不住茍純。

但或許是因為茍純年輕,而趙瑚已經年長?

不,不,趙瑚還是長輩呢。

明預不由豎起耳朵聽外面的動靜。

趙含章一出門就加快腳步,幾乎是小跑著下來,對親衛贊許的點了點頭,然後面對趙瑚一臉寬容的微笑,「七叔祖怎麼來了?」

趙瑚很氣憤,「你把我從西平騙到陳縣,又從陳縣騙到洛陽來,結果我在洛陽,你又讓趙程回陳縣,你是何居心?」

趙含章一臉迷茫,完全沒料到他是為這個生氣,她還擔心是新錢換舊錢這等大事出問題了呢。

「七叔祖,程叔父只是因為工作暫時回陳縣一趟,又不是不來洛陽了,您只管在洛陽安心住著,放心,他跑不了。」

趙程:……

趙瑚一臉不相信的看她,還

瞥了一眼趙程,道:「你說他不跑,他便不跑嗎?誰知道他回了陳縣會不會再去其他地方?」

趙含章有些疑惑,「七叔祖,從前程叔父到處遊歷,也未見你如此憤怒啊。」中文網

趙瑚就一臉幽怨的看著她道:「從前是從前,從前我在西平,他跑就跑了,我再生氣也無奈。可現在我都追到洛陽來了,他再跑,我這一趟豈不是白走了?」

他道:「山不來就我時,我去就山,結果我到了山腳下,山又長腳跑了,你說我氣不氣?」

說得好有道理,趙含章無言以對,於是回頭去看趙程。

趙程默默地與她對視,想要不動,但趙含章一個勁兒的使眼色,趙程無奈,只能和趙瑚道:「父親放心,我還會回洛陽來的。」

趙瑚不放心,「我聽人說你這次還要帶著正兒。」

趙程點頭道:「正兒雖年少,卻於算學上有些天賦,所以我打算帶他回去歷練一番。」

「洛陽不也要興修水利嗎,正兒在這裏也能歷練,為何非得帶回陳縣?」

一旁的趙含章微微點頭,覺得趙瑚說得對。

趙程道:「洛陽這裏有曹掾史等人,並不缺計算之人,倒是豫州下轄的郡縣很缺人,正兒跟著我,能做的更多。」

這個的確是的,趙含章也點頭,覺得趙程的打算沒錯。

「呸,你就是不想正兒跟著我,洛陽這麼大,每日收進的人這麼多,趙含章天天喊著缺人缺人,我就不信偌大的洛陽城裏安排不進一個趙正,」趙瑚氣得臉都紅了,「豫州已經三次招賢考,加之各郡縣開辦的學堂,會算術的人只多不少,還缺趙正一個嗎?」

趙瑚氣得眼睛也都紅了,「你就是不想正兒跟著我,不許我們祖孫好。」

趙程臉色沈凝,沈默著沒有說話。

趙含章連忙打圓場,「七叔祖誤會程叔父了,洛陽是大,但豫州豈不更大嗎?底下這麼多郡縣,別看舉行了三次招賢考,但還是極缺人手,正弟算學是真的好,庭涵都誇獎過的,可以一當十。」

趙瑚沖著她冷笑,和她道:「反正你就是騙我的,既如此,余下的錢我不換了。」

趙含章:……

說罷,他冷冷看了趙程一眼,甩袖便走人。

趙程皺緊了眉頭,扭頭問趙含章,「換錢之事幹系重大,要不要我……」

「不必,」趙含章微笑道:「七叔祖是氣話,我與他已經簽訂了合約。」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