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18章 死亡

閻亨知道自己活不了了,他看了眼靜待他選擇的將軍親衛,目光下落,掃了一眼托盤上的東西就拿起其中的匕首,輕笑一聲問:「將軍沒有這樣的溫情,這是誰準備的?」

親衛垂下眼眸,有些許傷心,但還是穩住了,他低聲道:「是管家吩咐的,說讓閻先生走得爽快些,好歹留個全屍。」

閻亨一聽,有些恍惚,半晌苦笑一聲道:「沒想到將軍竟是要取我腦袋,連具全屍都不留給我,我伴將軍多年,最後卻還比不上石勒對王衍。」

石勒還留了王衍全屍,沒有讓他見刀兵呢。

閻亨將匕首抽出來,垂眸看了一會兒後道:「我有幾句話,勞煩你傳給明先生。」

親軍連忙彎腰:「先生只管說,我一定將話傳到。」

閻亨道:「這一局,我輸了。」

「我高看了自己,也認錯了將軍,」他道:「他不是真正的清凈純直之人,讓他歸隱山林去吧。」

親衛張了張嘴,想要替茍晞說幾句話,但閻亨已經一狠心,將刀狠狠地紮入胸口,只留下刀柄在外。

親衛瞪大了眼睛,撲上前去要捂住傷口,閻亨卻一把抓住他,眼睛狠狠地瞪著他道:「你去,去告訴他,莫要忘了我們的初衷,莫要忘了……」

親衛淚流滿面,連連點頭,「閻先生放心,我一定告訴明先生,一定告訴他。」

閻亨這才放下心來,手一下垂落,眼睛也合了起來。

明預奔進將軍府時似有所感,一跟頭栽在地上,心口一痛,哇的一聲吐出一口血來。

下人們嚇了一跳,連忙將他扶起來,焦急的送到廳中。

茍晞聽說明預吐血,連忙奔來看他,「先生病重,何故出門呢?」

明預連忙起身問茍晞,「將軍,不知閻先生現在何處?」

茍晞臉上的擔憂頓時一變,他丟開明預的手,冷著臉問:「明先生是為閻亨而來?」

「正是,」明預道:「還請將軍饒過閻亨,他也是真心實意為將軍打算。」

「放屁,他在信中辱我,罵我,這也是為我好嗎?」

「若不是將軍行錯,他怎會上諫?」明預連忙道:「我等身為幕僚就是要為將軍正身,避免行差踏錯……」

茍晞目露譏諷,道:「明先生,你們是幕僚,要做的是聽本將命令,為本將出謀劃策,你們又不是禦史,更不是朝中官員,談什麼正身不正身的?」

明預很想和茍晞辯一辯,但想到閻亨,他還是將火氣壓了下去,只溫聲問道:「但不知閻先生現在何處,可還好?」

「他已經死了。」

明預一怔,不可置信的看著茍晞。

茍晞瞥了他一眼,很幹脆的沖管家道:「去將他的屍首帶上來讓明先生一觀吧。」

明預嘴巴微抖,臉色一下變得蒼白無色,他顧不得尊卑,抖著手指去指茍晞,「你,你此舉豈不比桀紂嗎?」

茍晞一聽,臉色大變,怒道:「我自殺閻亨,與你何幹,值得你重病來勸我,竟然還將我比作桀紂,你也想去與閻亨作伴嗎?」

管家生怕將軍把明預也殺了,連忙上前扶住搖搖欲墜的明預,看到親衛將屍首擡上來,立即道:「明先生,您將閻先生帶回去安葬了吧。」

明預僵硬著轉身去看被白布覆蓋住的屍首,顫抖著上前掀開,待看到他面白如紙,胸前一個血洞,頓時大慟,一口血就噴出來。

他有許多的話想說,有許多的話想罵,但血紅的眼睛一擡起對上茍晞淡漠的臉色,他激憤的情緒就消散了,只余心灰意冷。

他擦了擦嘴上的血,扶著下人的手起身,沖茍晞微微彎了彎腰,然後道:「將先生擡上,我們走。」

明預只帶了一個下人前來,管家連忙讓親衛們幫忙將屍體擡上,然後小心偷看了眼將軍,也躬身退了出去。

茍晞看著明預離開的背影,抿了抿嘴,心中有些許的後悔。

明預跌跌撞撞地扶著下人的手跟在擔架後往外走,在大門處正巧碰到急匆匆趕來的黃門。

黃門看到擡著的擔架,一驚,連忙問道:「這是誰?」

親衛小聲道:「是閻先生。」

黃門一悲,「我等竟來遲了。」

明預這才擡頭看向黃門,見他手上拿著聖旨,目中了然,問道:「誰與皇帝請的旨意?」

黃門連忙低頭道:「是趙尚書入宮請的,雜家一路趕來,馬都差點跑死了,沒想到還是遲了。」

鄆城皇帝居住的皇宮距離將軍府又不遠,怎麼可能跑死馬?這不過是邀功之言罷了。

明預扯了扯嘴角,卻實在說不出應付的話來,只揮了揮手道:「有勞趙尚書和陛下了。」

說罷,也不等黃門反應,踉踉蹌蹌地帶著人便下臺階,他對擡著屍體的人道:「送上車,你們回去吧。」

親衛將屍首搬上馬車,退下來時站到了明預身邊,小聲道:「明先生,閻先生有話要傳給您。」

明預這才看向親衛的臉,認得出他是茍晞身邊的親衛,說起來,閻亨還救過他呢。

閻亨說話很直,脾氣不算好,但那是對茍晞,勸誡時方那樣,他對底下的人卻很溫和;

相反,茍晞對上位者溫和,但對底下的人卻很嚴苛,尤其是身邊的人,只要犯一點錯,哪怕是小錯也會重罰。

這親衛就曾經惹惱過茍晞,差點兒被打死,因為是小錯,閻亨就求情,這才免了他許多杖刑,活下一條命來。

明預走近了些,親衛這才小聲道:「閻先生說,他高看了自己,也認錯了將軍,他不是真正的清凈純直之人,讓您歸隱山林去。」

親衛頓了頓後道:「但最後閻先生又拉住我說,讓您不要忘了你們的初衷。」

明預怔住,半晌後點頭道:「我知道了……」

他踩著凳子要上車,才擡腳身子就一歪,差點從車上落下,最後還是親衛半抱著才把人給抱上車。

明預就靠在車壁上,垂眸看著躺在他腳邊的人。

馬車走動起來,他許久才顫著手去打開白布,眼淚一滴一滴的砸在閻亨身上,下人見他哭得不能自抑,偏一點聲音不露,不由著急,「先生,您哭出聲來啊,您哭出聲來,哭出來就好了。」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