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88章 肉

送走汲淵,趙含章找來聽荷,問道:「庫房裏還有什麼好東西?選一些來送去西涼軍,我們人雖不去,禮物卻得到。」

聽荷道:「除了各種木料和不能用的東西外,就還有四匹布。」

「那是特意留下給女郎和二郎出孝後做衣裳用的,」聽荷強調道:「是夫人讓人送來的,其中還有大公子的份。」

「母親不是做了衣裳送來嗎?這就足夠了,把我的那兩匹布送到西涼軍去,給北宮將軍的母親和夫人。」

「可夫人送來的衣裳都有些短了……」

趙含章這半年長得很快,超過了王氏的估算,王氏估計也是怕自己做的衣裳不合身了,所以除了衣服外,還送來布匹,想著要是不合身,聽荷還能裁剪。

趙含章道:「不是說留了一截嗎?把那截放開不就合身了?今年這邊就不要做新衣裳了。」

正說話,外面傳來人蹬蹬跑來的聲音,趙含章看向聽荷,「二郎怎麼回來了?」

趙二郎一臉興奮的跑回來,「阿姐,我聽說姐夫回來了。」

「他前腳剛回來,你後腳就到了,你消息怎麼這麼靈通?」

「咦,姐夫這麼慢嗎,我午時就聽人說他回家了,怎麼這會兒才到嗎?」

聽荷道:「女郎,現在卯時了。」

趙含章就看了一眼滴漏,這才發現到傍晚了,只是外面日頭正好,艷陽高照。

「時間過的好快……」趙含章就催促聽荷,「趕緊把布料送去西涼軍。」

聽荷應下,行禮後便退下。

趙含章問趙二郎,「那你呢,你駐地在新安,雖說新安離洛陽近,可你也不能隔三差五的跑回來啊。」

「我只在姐夫回來時回來。」

趙含章一頭黑線,「為何?」

「因為姐夫回來會有好吃的,阿姐,今晚有肉吃嗎?」

趙含章一楞,反應過來,忙叫住才退到門外的聽荷,沈吟片刻道:「家裏不是還有兩只羊嗎,把那兩只羊也送去。」

聽荷小聲道:「女郎,那兩只羊是買來端午時宴客用的,您忘了,端午您要請各位將軍和官員用飯。」

趙含章道:「再買就是了。」

聽荷:「錢……」

趙含章問道:「我們差錢嗎?」

聽荷:「這才月初,差倒不至於差,只是買了這兩只羊,家裏這個月的月錢就花得差不多了。」

趙含章只咬了咬牙就揮手道:「送過去吧,總不能一家團聚了,飯桌上連個肉菜都沒有吧?」

她擡眼看向趙二郎,「這個月沒事兒你就在軍中用飯吧。」

趙二郎傷心,決定為自己爭取一下,「那姐夫回來的時候……」

「也沒你的飯吃。」

趙二郎耷拉下腦袋,「好吧。」

聽荷連忙去送東西,趙含章對北宮純很看重,那布料又貴重,她決定親自去送。

廚房從聽說傅庭涵回來便自主殺了一只雞,待傍晚飯菜都快要好了,聽說二郎君也回來了,於是廚房就又站在了後院一個籬笆前,看著裏面只剩下的五只雞沈思。

最後廚房還是沒舍得殺雞,而是摸出十個雞蛋去加菜。

晚上,大部分的肉都進了趙二郎的肚子裏。

傅庭涵給趙含章夾了一個雞腿,把另一個夾給趙二郎,「鍛體需要吃肉,吃吧。」

趙含章就把雞翅腿給他,還一連夾了兩個,「你動腦筋更得吃肉。」

她道:「回頭我去河裏抓魚給你吃,魚肉補腦。」

趙二郎也喜歡吃魚,「我也要。」

趙含章:「你自己抓去。」

趙二郎埋頭苦吃,趙含章就看著他嘆氣,「二郎,你下個月再回家吃飯,知道嗎?」

趙二郎不甘願的道:「軍中好久才有一次肉吃,將士們肚子裏沒有油水,都提不起力氣。」

趙含章哼了一聲道:「不是有豆腐嗎,還有豆油,我這邊的人也沒肉吃的。」

「豆腐也少,更不要說豆油了,那麼大一鍋菜,夥夫就舍得放一點點油,說是軍需給的豆油極少。」

趙含章就道:「這也怪不得軍需,這麼多人呢,還有馬,都要吃豆子,現在市面上的豆油也很貴的。」

自他們做出豆油之後,它只經過了一段非常短暫的低迷期,然後就飛速的被人認可,到現在已經成為一個比較奢侈的食品調料了。

因為,豆油不好捶榨,有的油坊做的不好,出油率還不高,而百姓們通過吃油發現頭發變得更加的粗壯黑亮,連肌膚都亮了一些,力氣還會變大,整個人都比之前有勁兒,還容易飽肚。

於是貴族們開始大量吃油,百姓們更不用說了,於是油價上漲,連帶黃豆的價格都上漲了不少。

士兵們屯田種的糧食裏,大豆是最多的,但就是這樣也不夠軍隊消耗,除了榨油,大豆還會製作成豆粉,做成豆餅成為士兵們的幹糧。

曾經趙含章在戰場啃的掉渣的幹糧,就是六成豆粉,三成麥粉,一成麥麩製作成的。

硬得能讓你直脖子才能咽下去。

除了人,他們的戰馬也需要大豆,不然它們哪兒有力氣上戰場?

榨油剩下來的豆渣會拿去餵馬和餵豬。

想到豬,趙含章口水快速分泌,「他們養的豬,出肉率還是太低了,明明都閹了,怎麼還要養七八個月才能出欄?」

「豬苗不好吧,得調。」

在西平吃過閹豬肉的趙二郎立即把到嘴邊的話咽下去,好奇的問,「怎麼調?」

他對於一切有關於肉的活動都感興趣。

趙含章道:「就這樣那樣,那樣這樣,配出各種各樣的混血豬,然後養著,看哪種豬最愛長肉。」

「但這也沒有三五年調不出來,算了,交代底下的人去做吧,我還是去給你抓魚吧。」

傅庭涵笑道:「水磨坊要是能建起來,到時候我再加建一個榨油坊,也用水力工作,大豆剛好收獲,可以試一下它的效率。」

趙含章眼睛亮晶晶的,「好啊,除了榨油,我看豆腐也可以在裏面做,現在軍中缺肉,補充蛋白質基本靠的黃豆,做豆腐的人很辛苦。」

傅庭涵表示沒問題。

趙二郎在一旁插不上話,就要把話題拉回來,「阿姐,我們軍中養的豬才那麼大,不知何時才能吃,你們軍中的多大了?」

「唉~」趙含章一聲嘆息回答了趙二郎。

傅庭涵看著好像,道:「作坊那邊養的豬倒是有九十多斤了,再過兩個月應該就可以殺了。」

趙含章:「太瘦,還是再養養吧。」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