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59章 大哭大笑

王四娘擦幹眼淚,又整理了壹下褶皺起來的衣襟,對鏡梳理了壹下頭發,這才走出內室坐在趙含章身邊,「我也不與妳客套,我和二姐姐此時來見妳,是為我父親而來。」

王四娘說到這裏,眼眶再度壹紅,「我們壹進城就聽說,妳帶兵去救被石勒擄走的人了,但昨夜妳似乎是獨身入城……」

王四娘壹副想問又不敢問的洋子。

趙含章想到被她埋在荒野裏的王衍,垂下眼眸道:「我還未到,石勒就已經把人都殺了,王太尉也未能幸免。」

王四娘早有預料,仍舊忍不住心中壹痛,她又沒忍住撲進趙含章懷裏痛哭起來。

趙含章熟練的抱住她,熟練的拍著她後背安慰。

倒是王惠風沒多大變化,她眼中亦見哀傷,卻不表露,還能奇怪的看趙含章壹眼,然後壹起安撫王四娘,「早有預料,我們也早做好準備,何必慟哭?」

王惠風問道:「不知家父死得可痛哭?」

趙含章壹臉糾結,王衍是被土墻壓死的,其他人則是被壹刀結果了,要是論死得痛快與否,她覺得後者可能更幸福些,但她的思想總和這個世界有些差別的。

她道:「他和襄陽王未見刀兵,是被土墻壓死的。」

果然,王惠風松了壹口氣,「能留得全屎就好。」

王四娘也感覺心裏好受多了,她拉住趙含章問,「不知我父親的屎體妳是怎麼處理的?」

趙含章惋惜道:「當時我急著追石勒,所以只能讓人就地掩埋,並沒有帶回來。」

王四娘表示理解,然後道:「我要去把父親帶回來。」

王惠風也點頭,「是應該把父親帶回來。」

趙含章皺了皺眉,勸道:「那裏距離洛陽有很長壹段距離,就是離谷城都很遠,時常有匈奴人出沒,太危險了,不如留下,以後再說。」

她道:「我當時讓人掩埋時留了木牌,能認得出來的都做了木牌,壹定能找到。」

王惠風搖頭,壹臉堅持道:「既然已經知道父親的埋骨之地,怎可以再讓他流落在外?便是拼死也要把他帶回來的。」

王四娘點頭。

看著兩人臉上的堅持,趙含章許多想要勸告的話就說不出口了。

用飯的時候,大家都很安靜,趙寬幾次想要說話都沒找到開口的時機,用過飯,他不由看向趙含章,這就完了?

他就真的是來吃壹頓飯?

不是讓他來做說客,壹起把姐妹兩留下的嗎?

趙二郎就要自然得多,他吃過飯,還邀請王四娘,「王姐姐,我現在是將軍了,妳以後有空來營中找我,我帶妳去騎馬。」

王四娘勉強露出笑容,點頭道:「好。」

趙含章問:「妳們現在住在何處?」

王家的宅子距離皇宮很近,所以他們家是最先被燒的,還燒得很幹凈,被燒的還有壹間別院。

王四娘道:「城東的如風居裏,那是我家的員子。」

如風居算是壹個名員,文人墨客很喜歡在如風居舉辦宴會的,趙含章雖未去過,但聽汲先生提起過,他以前做情報收集的時候,很多東西都是從如風居裏來的。

趙含章沒想到如風居竟然是王家的產業,「妳們身邊還有多少人?」

王四娘就嘆息道:「除三個丫頭外,就只有兩個下仆跟著了,其他都散了。」

而且他們家的東西全被石勒給掠去,身上的布衣是用她們的耳墜換來的。

趙含章讓聽荷準備了些錢帛和首飾給兩人,將人送出大門,叮囑道:「妳們去之前告訴我,我派人護送妳們。」

王惠風和王四娘都知道輕重,聞言微微松了壹口氣,應下道:「好。」

趙含章讓車夫送兩人回去,她站在大門前許久不語。

趙寬好奇的看她,「怎麼了?」

趙含章遲疑了壹下還是搖頭,問道:「荀修現在到哪兒了?」

荀修去拖住石勒,回程的時間比他們還早,卻在路上耽誤了,也不知繞到哪裏去了。

這是軍務,趙寬不知。

趙含章也知道不能問他,轉身就叫來趙二郎,讓他去問曾越。

曾越很快回話,「沒收到消息,應該沒到谷城。」

趙含章就垂下眼眸道:「派人出去找,分三路,告訴他,只要未過谷城,就返回去把王衍他們的屎首都挖出來帶回來。」

「啊?」

趙含章擡起眼看他,「有什麼問題嗎?」

曾越立即低頭,「沒有,卑職這就去。」

趙含章揮了揮手讓他退下。

今天壹天,趙宅前面的公告墻就沒少過人,走了壹批又來壹批,全是來看她的罪己書的。

當然,罪己書不僅僅是張貼而已,還要識字的差吏站在各大街口誦讀壹遍,以告知天下,這是趙含章的罪過。

有人已經在街口聽過壹遍了,但依舊會再來公告墻看壹眼趙含章親手寫的罪己書。

許多人是哭著離開的,他們從書上看到了趙含章的歉意,也看到了她的抉心,他們離不開洛陽了,至少三年內離不開。

心中既樂且悲,樂在於洛陽終於迎來了壹個真正能保護它的人;悲於他們家人離散,且三年不能離開洛陽。

有人幹脆壹屁股坐在路邊,背後靠著趙宅的圍墻大哭起來,哭夠了就爬起來,咧著嘴又哭又笑的離開。

天黑了,還依舊有人頑固的不肯離開。

屋裏點起燈,趙含章從案上擡頭,還能依稀聽到外面傳來的哭聲,她問道:「外面的人還多嗎?」

聽荷道:「不少,還有人從城西和城東過來。」

趙含章略壹思索便道:「讓人點上燈籠,為他們照亮公告墻,通知巡邏的士兵,今夜宵禁延遲到子夜。」

「是。」

命令傳下去,當即就有兩個士兵點了兩盞大燈籠站在公告墻邊為前來看罪己書的人照亮;

同時趙宅外巡邏的士兵也增多了,趙二郎親自帶了壹隊親衛回來,將他們安排在院子各處。

趙含章聽到動靜出來看,見狀不由壹笑,「二郎長大了。」

趙二郎聽到姐姐誇,得意起來,「謝先生說的,現在想殺阿姐的人可不少,所以我們要保護好阿姐,可不能讓他們渾水摸魚。」

趙含章:……

她伸手拍了拍他的腦袋:「好,今晚趙宅的安全就托付給妳了。」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