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8章 乞活軍

石勒被攔在了河東郡一帶,就是在洛陽的北邊,距離上黨不遠的地方。

荀修發現他們的蹤跡後立即派人將消息傳回洛陽。

王彌離開的那三千兵馬成功繞過石勒的兵馬,直直往並州而去,打算趁著石勒消息不通時先安穩並州。

所以石勒還不知道洛陽的情況,攔住石勒大軍,跟他們死磕的乞活軍更不知了。

他們就是覺得石勒是胡人,帶的也都是胡兵,看這架勢是要對洛陽不利啊,雖然他們自己都沒吃沒喝,但他們依舊死死地咬住石勒,就不給他們去洛陽。

荀修一邊往回傳消息,一邊遵照趙含章的命令讓人把洛陽的消息傳到對方軍中。

但哪裏用得著他們,他們的消息還沒遞出去,石勒軍中便收到了洛陽來的消息,汲淵比他快了一小步。

所以他們傳出去的消息晚一步到石勒軍中,倒是很快到了乞活軍軍中。

乞活軍是一支官民組合的軍隊,悍勇善戰,但是……他窮!

窮得吃不上飯,他們原先是跟著司馬騰從並州逃出來的軍民,一路奔逃,到最後為了活著,並州的官吏、士大夫們便收攏流民,組成軍隊向冀州一帶乞食。

都到乞食這個地步了,官吏和士大夫們自然也不能再維持自己的地位和體面,一切為了活著,他們身上的寬袖士袍都換成了窄袖,甚至因為窮困,也是補丁累著補丁,勉強用甲衣掩蓋了一二。

隨著轉戰和乞討的地方越來越多,軍中的官吏和士大夫越活越少,到最後除了零星幾人外,其余都是不斷收納進來的流民,於是他們也變得和流民一樣了。

因為絕大部分是流民,所以軍中拖家帶口,除了為首幾個領頭的人外,全軍上下找不出一副完整的戰甲來,衣服都是一層補丁累著一層,腳上基本上是自己搓的草鞋。

他們的目的只有一個——活著!所以叫乞活軍。

不管是誰,除了匈奴和鮮卑、羯胡等外來勢力,凡出得起錢和糧食的,請他們打誰他們就打誰。

所以今天東海王出錢讓他們從茍晞手裏搶些地盤,他們就去打茍晞,明天茍晞又拿出糧草請他們去揍東海王,他們又轉頭去揍東海王。

所以他們的目標非常明確,錢和糧草。

也是因此,許多人都雇過他們,也都看不起他們,至今沒有一個勢力願意完全接納他們。

都是幹完活,結算了錢和糧草就把人轟出去,乞活軍就這麼四處流浪,偶爾義務和劉淵石勒等胡軍作戰,阻擋他們的掠奪。

聽說隔壁來了一支晉軍,乞活軍將軍陳午立即叫來陳川和馮龍李頭,問他們:「你們誰願意去打探一下情況,軍中沒多少糧草了,須得暫時找個食主。」

馮龍和李頭立即道:「末將願往。」

陳川不願意去撒潑打滾,也推薦他們兩個去,「讓他們去,我去前頭守著。」

「行,你們兩個去吧。」

於是馮龍和李頭就扒下身上的甲衣,露出一身補丁衣服就要走,陳午卻覺得他們還不夠寒磣,叫來兩個親兵,讓他們把身上的衣服脫下來和他們換。

「對面那麼多騎兵,盔甲似乎也不少,一看就是有錢的,你們表現得慘一些,說不定能要到糧草。」

馮龍和李頭覺得他說的有理,都是一群十幾天不洗一次澡的軍漢,誰也別嫌棄誰。

於是,一身襤褸的兩個參將站在了荀修面前。

「乞活軍?」荀修皺了皺眉,還是擠出笑容,溫和的問道:「不知兩位所來何事?」

「前面是石勒大軍,荀將軍此來是阻擊石勒嗎?」

剛才進大營的時候他們已經打聽出來領兵的是豫州荀修,不過豫州距離這裏挺遠,不知道他們為什麼跑到這裏來。

因為都是晉軍,雖然荀修不太看得起他們,但依舊和他們交流了一些信息,互通有無嘛,他們也正想知道石勒大軍的情況。

於是荀修知道他們在這裏阻攔了石勒五天,石勒還推出了不少晉臣殺著玩兒,逼迫乞活軍退後。

不過被抓的晉臣並不能給乞活軍錢和糧草,他們在乞活軍心裏也沒有洛陽重要,所以陳午由著他們殺,他們就是不退開。

馮龍道:「那裏面還有王衍王太尉,荀將軍是來救王太尉他們的嗎?」

李頭在一旁暗示道:「我們有五千余士兵,皆驍勇善戰,可助將軍一臂之力,只是我們饑荒數日,氣力有些不足。」

荀修只當沒聽見,他們雖然帶了糧草,但也只夠他們半月所用,還是從皇宮裏的士大夫們手上強買的糧食,怎麼可能給乞活軍?

吞噬

糧草是沒有的,但信息還是給出了不少。

比如,王彌死了,死在了他們使君趙含章手裏!

比如,劉聰被打敗了,敗在了他們使君趙含章手裏!

再比如,皇帝得救了,他們使君趙含章封了汝南郡公!

最後,現在洛陽是他們使君趙含章在治理!

荀修隱瞞下皇帝跟著茍晞遷都的消息,只說他們使君讓他們來救被石勒抓去的晉臣。

馮達和李頭回到乞活軍中,和陳午道:「小氣得很,一鬥糧都不願出,說是來救晉臣,但我看他完全沒有救的意思,就屯兵在側,將軍,他不會是想讓我們打白工吧?」

陳午想了想後搖頭,「那裏面有王衍,王衍聲威遠大,又有大才,要是他回到皇帝身邊,振臂一揮,天下世家半數都會聽他號令,恐怕那趙含章不想他活著回去,可能皇帝也不願,所以……」

「所以他們這是想要逼死王衍?」馮達啐了一口道:「這些人的心可真夠臟的,那將軍,我們還留在這兒嗎?」

陳午問道:「他當真一鬥米都不願意給?」

「李頭提了三次,他都不搭話,顯然是不願意給錢的。」

陳午就嘆息道:「算了,既然他們來了,就把石勒讓給他們,我們明天就走。」

他道:「軍中沒多少糧草了,再省要省出事來,我們去往西去走一走,聽說鮮卑偶爾會進犯長安等地,看南陽王要不要雇我們。」

「是。」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