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6章 送行

趙仲輿轉身正要走,一輛車中傳來嗚嗚的聲音。

趙含章腳步一頓,偏頭看去,就見簾子輕動,她眼尖的看到吳氏咚的一聲撞在車壁上,然後被裏面的婦人拽回去固定好。

趙含章收回了目光,目不斜視的上馬。

趙仲輿卻是微微皺眉,不願她如此鬧騰,要是傳出去,只怕會被外人探究,於是低聲吩咐道:「你們先出城等著,給她熬一碗安神藥。」

「是。」

趙含章耳朵尖聽到了,她嘴角微翹,昨天她將祠堂圍的水泄不通,為的可不是防著家裏人,而是防著外面的人。

趙仲輿和趙濟既然要去做人質,那這個人質自然是越重要越好。

趙仲輿也明白這一點兒,所以一路上祖孫兩個並肩齊騎,言笑晏晏,看著關系就很好。

待到了宮門前,趙含章還親自送趙仲輿和趙濟去見皇帝,在皇帝面前,趙含章對趙濟都一臉溫和,一掃之前視而不見的敷衍態度,她關心的道:「鄆城氣候不同中原,大伯身體不好,可要好好照顧自己,顧好自己才有余力照顧叔祖父啊。」

皇帝聽到,不由笑道:「趙將軍放心,一路有太醫照顧,趙尚書不會有事的。」

趙含章一臉感動的行禮,「臣多謝陛下照拂。」

趙仲輿也是一臉感動,和她一起謝過皇帝的恩典。

趙含章笑著看向茍晞,「茍將軍,一路有勞了。」

「趙將軍客氣,我們路上等著趙將軍好消息,希望你盡早從石勒手中救出朝中大臣。」

趙含章點頭道:「我已派荀修出去尋找石勒的蹤跡,一有回音,我立即領大軍去救人。」

茍晞不知她說的是真是假,但依舊點頭,她要是拖延不出,到時候讓陛下日日催她唄,一來二回,傳出去,她一個不遵聖命的名聲也就出去了。

茍晞請皇帝上車架,趙含章領著傅庭涵北宮純等人送皇帝上車,她會一路送出城去,目送他們離開。

只是她沒想到的是,和她一起站在路邊目送他們離開的人竟然不少。

趙含章稀奇的左右看看,問傅祗,「傅祖父,您不去鄆城嗎?」

傅祗瞥了她一眼後道:「不去,我要去長安。」

趙含章張大了嘴巴。

傅祗酸溜溜的道:「活該你們此時才知道,庭涵,你在洛陽有家,家不在梧桐街,而是在大柳街。」

趙含章和傅庭涵這才想起這事兒來,傅庭涵臉微紅,趙含章也不自在的摸了摸耳垂,然後笑嘻嘻地道:「庭涵並不是忘記了,不過傅祖父前兩日在宮裏住著,那宅子許久不住人,有些潮氣,所以我就沒讓他回去。」

傅祗哼了一聲。

傅庭涵輕咳一聲,低聲和趙含章道:「我家房子被燒了。」

所以哪有什麼潮氣?

趙含章恍然大悟,立即道:「傅祖父,您和我祖父是知交好友,祖孫兩個住著到底寂寞,不如暫且搬到我家來住一段?」

傅祗並沒有拒絕,還示意她去看和他一起留下來的人。

這一看,發現留下來的人也不少。

「都是不願意跟著陛下去鄆城的人,但願意留在洛陽的人也不多,」傅祗道:「他們會在洛陽停留幾天,然後離開,所以你的時間不多了,把握好機會吧。」

趙含章的目光就落在遠處的夏侯晏身上,「傅祖父說的不錯,我的確要把握機會。」

傅祗順著她的目光看去,也看到了夏侯晏,他嘆息一聲,她眼光的確老辣,一選就選了個最好的。

他道:「夏侯晏可不好請,據我所知,他明天就要走。」

趙含章一楞,問道:「走去哪兒?」

「聽說是要去張景陽。」

趙含章眼睛一亮,「張協?」

傅祗看了她一眼後點頭。

為您提供大神郁雨竹的《魏晉幹飯人》最快更新,!

第536章 送行免費閱讀:,!

『』 ,最快更新最新章節!

張協,是當初她報喪時最先趕到的名士,就是他坐在趙家門前把東海王大罵一頓,逼得東海王的人不得不放行。

趙含章嘴角微翹,她也正想去拜訪這位名士呢。

「他在何處?」

傅祗就遙遙指了一座山道:「在山裏,但山這麼大,誰知道在哪一處呢?」

「沒事兒,明天和夏侯晏一起就知道了,他既然要去找張協,肯定知道張協在哪裏。」

明明是他的建議,但傅祗還是有些心堵,於是轉身就走。

趙含章連忙跟上,「傅祖父,你此去長安危險,不然我也給您派一隊親兵吧。」

「不必,陛下給我留了人手。」

「哎呀,那些人怎能和我這些身經百戰的親兵相比呢?」趙含章道:「何況這還是庭涵的孝心,傅祖父,您就別拒絕了。」

傅庭涵沈默的跟在後面,看著她歪纏傅祗,一定要他收下她的人手。

傅祗背著手往回走,不搭理她,趙含章笑嘻嘻的道:「除了親兵,我再給您兩個對長安熟悉的長隨如何?他們都是跟著北宮將軍在長安住過的,對裏面的人比較熟悉。」

傅祗腳步慢了下來。

傅庭涵跟在後面,聞言搖了搖頭,失笑起來。

在趙含章表示要為傅祗準備一些程儀之後,他終於抵不住誘惑停下了腳步,問道:「你想要什麼?」

趙含章就笑瞇瞇道:「我想要一張出關文書。」

傅祗微楞,問道:「你要出關文書做什麼?」

趙含章就看了不遠處的北宮純一眼道:「北宮將軍思鄉,他一直想要回西涼去,我想為他們求一張出關文書。」

傅祗心中一動,問道:「你舍得?」

趙含章笑道:「我不強留人,我知道遊子歸鄉的迫切,所以我不會阻攔,還請傅祖父成全。」

傅祗垂下眼眸想了想,還是同意了,「我可以給你開。」

趙含章翹起嘴角,「那長安那頭。」

「待我去到長安,自會為他們打點周全,拿著文書要是出不去,盡管來找我。」

趙含章連連作揖,「含章代西涼將士謝傅祖父。」

「你先別急著謝我,拿著文書的人須得是西涼將士,要是其他人,這文書可沒用。」

「您放心,我一定不挪作他用。」

傅祗勉強相信她。

北宮純離得遠,沒聽到,但汲淵聽到了呀,他心裏有些不安,總怕趙含章說服不了北宮純,到時候真的把北宮純給放跑了怎麼辦?

多好的將啊,就這麼跑了的話,想想就心痛。

但他同樣不舍得就此放棄,北宮純要是願意留下,此事過後,整個西涼軍對趙含章只會死心塌地,那他們擁有的可不止一支西涼軍的戰力啊。.c

由他們養出來的兵,將會和他們一樣勇猛善戰,想想就激動。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