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5章 處置

當天下午,趙仲輿就將趙濟一家叫到了跟前,吩咐道:「將大娘的行李取出來,你們兄妹四人留下,跟著三娘回豫州去。」

趙和婉驚訝的擡頭,趙奕松了一口氣,不過還是紅著眼眶看向吳氏。

吳氏捏緊了手中的帕子沒說話。

趙仲輿道:「你已經定親,我即刻修書一封去南鄉郡,讓鐘家在今年之內選定日子,你從豫州出嫁。我和你父母路途遙遠,就不能回來送你了,讓大郎送你出嫁。」

趙和婉低頭膽怯的應了一聲。

趙仲輿指著桌子上的一碗藥和吳氏道:「喝了吧。」

吳氏軟倒在地,臉色發白的道:「父親,求您饒了我,我再也不敢了,再也不敢了。」

「大郎,你求一求你祖父,求一求你祖父啊,大娘,二娘,四娘,你們快幫阿娘求一求祖父。」

趙奕連忙跪下,也眼巴巴的看著趙仲輿,「祖父,您饒母親一命吧,她若是不解氣,孫兒願意替母親償命。」

趙二娘和趙四娘也連忙跪下,趙和婉遲疑了一下,也跟著跪下。

「你以為她下午來找我是為何事?」趙仲輿道:「她就是來求情的,是來釋恩怨,而不是為了再結仇。」

「大郎,她也是你妹妹,大房和二房的利益之爭是我們做長輩的沒做好,這才讓你們卷入其中,而現今天下大亂,你只有獨身一人,又無高才大能,怎能支撐門庭呢?」他道:「只有團結三娘,二房和大房同心協力,方有一線生機。」

「連王衍這樣的大才,一夜之間也落於羯胡奴隸之手,王氏頃刻間失一俊才,你比之如何呢?」他看向地上臉色蒼白的吳氏道:「現在,吳氏是橫亙在你們之間的釘子,若不能除之,將來這釘子就會使傷口腐爛,那死的就不是一個人了。」

「可她是我母親啊。」

「所以才由我來動手,」趙仲輿面無表情的道:「做錯了事,總要付出代價。」

「家族之內,爭權奪利可以,我也不拘著你們各施手段,但人命和宗族名聲是底線,」趙仲輿目光落在吳氏身上,「吳氏,你越線了,你們都是她的孩子,我希望你們能記住今日之事,今後不得再犯,不然,不管你們是不是我趙氏血脈,我都決不輕饒。」

吳氏就知道大勢已去,她軟倒在地,趴在地上連一絲力氣也撐不起來。

一直靜靜候著的長隨端了藥上前,吳氏沒有伸手,他就端藥給她灌下去。

吳氏下意識的掙紮,但還是喝下大半,她驚恐的捂住胸口,想要摳喉嚨,趙仲輿道:「不必費事了,這藥並不會讓你立即暴斃,我既然讓鐘家選日子,那在大娘出嫁前就不會讓你死了。」

吳氏的動作一頓。

趙仲輿道:「這是三娘網開一面。」

吳氏卻突然激動起來,大叫道:「這叫什麼網開一面,讓我日日被死亡折磨著,還不如現在就殺了我呢,她好毒的心腸,大郎,她是故意的,她是故意的……」

「閉嘴!」趙仲輿見她竟然挑撥起他好不容易才緩和下來的關系,立時大怒,「把她嘴巴給我堵了。」

長隨立即拿了一塊布上前堵住吳氏的嘴巴。

趙仲輿氣得團團轉,來回轉了兩圈,還是沒忍住指著她大罵,「蠢毒的東西,此時挑撥三娘和他們兄妹四人的關系於你有什麼好處?你的兒女將來皆要仰仗於她……」

趙仲輿越說越氣,一個轉身,一巴掌就打在趙濟臉上。

正發呆的趙濟被一巴掌拍到地上,他不可置信地擡頭看趙仲輿,不明白吳氏氣他,為何要打他。

趙仲輿既心累又生氣,指著他道:「你的妻子你來教,瞧瞧你這麼些年都教了她什麼,好的全沒學到,盡學了你的愚蠢。」

「蠢材,蠢材,我怎麼生了你這麼個蠢材,竟能幹出把你大伯棺槨丟了的事來。」趙仲輿捂著胸口喘不上氣來。

趙奕四個嚇了一跳,連忙上前扶住,「祖父,您消消氣……」

「你們滾出去。」趙仲輿終於留意到他們,也顧不得犯了在孩子面前教訓父母的忌諱,父母如此,也沒必要避著了,但他還是把他們四個給趕了出去,然後在屋裏將夫妻兩個破口大罵了一頓。

趙奕四個楞楞地站在院子裏聽著,半晌,趙二娘轉頭問趙大郎,「大弟,西平是怎麼樣的,我,我已經不記得西平是什麼樣子了。」

趙奕呆呆地搖頭,他也忘了。

吳氏的爆發讓趙仲輿看到了隱患,於是趁著還沒走,他連夜把兄妹四人身邊的人全換了,換上了他的人,還把身邊的長隨留下來給趙奕管事。

其余人等,全都跟著他去鄆城。

第二天,趙宅內外一片悲戚,趙奕四人要和父母分開,下人間也是父母子女分離。

他們彼此心中都有數,這一別,很有可能就是永別了。

只有趙濟心中沒數,他叮囑趙奕,「待回了西平,你好好的跟在趙銘身邊學習管理族務,族中之事,不要事事依賴趙含章,別忘了,現在我們這一房才是族長。」

趙奕擡眸復雜的看著他爹,經過昨天,他已經意識到,他爹是當不了族長了,甚至他,都有些懸,不然,此去鄆城,祖父不會什麼都不交代。

那些話都交代給趙含章了吧?

趙奕滿心苦澀,就聽到規整的走路聲,他回頭看去,正是趙含章帶著眾人來相送。

趙含章給他們派了一隊親兵,「叔祖父,鄆城太遠,讓他們護送你們吧。」

「有茍將軍在,路上應當不會有危險。」

趙含章卻一臉關懷的道:「東海王手中兵馬也不少,不也遭遇了石勒嗎?所以還是小心謹慎些,讓他們一路護送吧。」

趙濟很戒備,一臉警惕道:「不必了,若是連茍將軍都抵擋不住強敵,這麼點親衛又能做什麼呢?」

趙含章理都不帶搭理他的,趙仲輿則是警告的瞥了他一眼,點頭收下這些人,還和趙含章道:「你也要小心,茍晞和皇帝讓你從石勒手上搶人,不過是想你和石勒互相鬥爭,他們好坐收漁利。」

趙含章笑著頷首,「叔祖父放心。」

她往後退了一步,手一揮,親衛們立即進入隊伍中,重點保護趙仲輿的那輛馬車。

她笑道:「叔祖父,我送你們去宮門口和陛下匯合吧。」

趙仲輿頷首,「好。」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